【老兵来信】之二十七

那块“没用”的上海牌手表

2017年07月31日13:25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作者(右)曾是一名侦察兵。

作者(后排中)兄弟五人三名军人,两名民兵。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正是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高潮,我应征入伍,作为老三届的学生能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真是非常幸运。

临到部队前,我的三姐送给我一块上海牌手表。后来,我当上了侦察兵。我二姐听说我参军到了西北贺兰山里,又给我寄来一双翻毛皮鞋,还有她为我织的一件三色毛背心。当时别提我有多高兴,战士们也很羡慕。

半个月后,指导员找到我问道:“听说你戴着手表,穿过几次皮鞋,还有一件毛背心是吗?”我一听,坏了,有人报告啦。我连忙回答说:“是的。”指导员又说:“连队是集合听号音,吃饭听哨声,你戴手表真的没用。你的翻毛皮鞋和毛背心不是部队装备,更不能在部队穿,再说,你穿毛背心,如遇紧急集合肯定行动会比别人慢,延误战机。另外被别人看见,对你今后成长进步也没好处。你尽快把手表等寄回家。我说这些话你若有什么想法,现在可以和我说说。”我站在那儿,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星期天连里休息,我赶紧把手表寄回了家,把翻毛皮鞋和毛背心藏了起来。

过了一年,我当了班长,才明白指导员给我讲的这些是我军的光荣传统。这件事给我深刻留下了印象,转业到地方后我也常讲给同事听。

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翻出老照片,不由得想起诸多往事。

我们家兄弟五人,三位军人,两名民兵。除了我,我的三哥和弟弟也是军人,

三哥1961年参军,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国家安全面临着严重威胁。我三哥高中毕业后放弃了中国科学院的录取资格,毅然应征入伍,当了一名骑兵。

我参军的时候,正值中苏珍宝岛战斗刚刚打响。我作为一名师属炮兵侦察兵,与战友们一起承担着坚守军事战略要地贺兰山的任务。

我弟弟是1976年高三毕业后应征入伍的,成为了一名喷火兵。

在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兄弟三人都扛起钢枪,担负起了保卫祖国的重任。在党和军队的培养教育下,我们都经历了艰苦环境的锻炼和严格的军事训练,并且都入了党,我哥和我多年后还成为了军队师团职领导干部。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兄弟三人陆续转业到地方,虽然已不穿军装、不住营房、不吃军粮,但我们仍保留着军人的性格、军人的衷肠、军人的脊梁,我们仍然关心着军队的发展和祖国的安危。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正是一代又一代军人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铸就了人民军队的军魂。一代又一代官兵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祖国的主权、尊严和领土完整,使人民得到安宁。他们是人民的卫士,共和国的脊梁。(宋建国)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