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练三伏,只为能打胜仗

2017年08月07日08:22  来源:解放军报
 

新疆军区某红军团酷热条件下锤炼精兵

50℃,火焰山下练兵忙

本报讯 郑剑伟、孙振者报道:中伏时节,下午5时,新疆吐鲁番盆地仍然骄阳似火,阵阵热流扑面而来,灼烧得人脸颊生疼。随着一阵铿锵有力的呼号声,新疆军区某红军团官兵赶往火焰山脚下的某综合训练场,按计划展开野外生存、战术推演等课目训练,在烈焰升腾的极端环境中锤炼打仗硬功。

“‘烤箱模式’已开启,现在是锻炼耐热能力的最佳时机。”团作训股长杨伟鹏直言,入伏以来,驻地气温突破40℃成为常态,甚至创造了气温达50℃的新纪录。四连连长吕奇超从冒着热气的沙石路上爬起来,指着脚上的鞋说:“午休前刚洗的鞋,午休结束后就热得发烫。”

对决火焰山,苦练铸精兵。炮阵地上,榴炮三连炮长张强带着炮班进行操炮训练。为了保证精度他们没戴手套,每次接触炮管或零件就像触摸烧烫的铁块,但官兵一个个抢着上。炙热的氛围点燃官兵的训练热情,在冲刺声、呐喊声中,大家全身湿透,衣服与身体粘在一起。

九连列兵常兴旺第一次体验驻地高温:“身体不停出汗,衣服湿透后又很快被烘干!”二连下士唐玉璇则乐在其中:“一桶水十多分钟就晒热了,冲澡可带劲了!”

苦练不是蛮干。该团把科学练兵摆在首位,合理调整室内外训练课目比例,最大限度利用好早晨、傍晚时间,加大夜间训练力度,实现最大训练效益;每天不间断供水,调剂供应绿豆汤、盐水、菊花茶等,逐人发放便携式防暑药品盒,确保官兵身心健康。

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高温天气科学训练

60℃,放飞银鹰穿热浪

本报讯 邓栋之、特约记者胡晓宇报道:盛夏时节,有“火炉”之称的山城重庆热浪滚滚,气温直逼40℃,机场地表温度更是达到60℃。在此驻训的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一架架战机在滚滚热浪中依次升空,同步展开带战术背景的空战训练、新大纲补差训练和分流飞行员改装训练。

“官兵的训练热情和天气一样‘发烫’,但我们注重科学施训务求实效。”该旅副旅长、特级飞行员邢千里介绍说,面对高温天气,他们把握“上难度、增强度、提进度、服好务”的要点制订飞行计划,大项任务渐次推进,飞行课目难易交叉,新老员、长僚机、前后舱、师徒间科学搭配,极端气象条件下作战能力得到有效提升。

“蒸烤模式”下,飞行员刘亚波带领僚机灵活机动,成功突击摧毁“敌”高炮阵地。走下战机他不顾大汗淋漓直奔技战术讲评室,对照飞参、视频冷静总结方法要领。航医递上藿香正气液、人丹、清凉油等防暑药品,确保“空中骄子”再次升空前调整到最佳状态。

记者刚到热浪滚滚的机务保障一线,衣服便与肌肤粘在一起。数米开外,银色战鹰滑向机位,各类保障车跟进,加油、充氧、供电、充气……快速补给,有条不紊。

“飞机在高度湿热环境中连续飞行,容易诱发潜隐性故障,大家要严守安全法规,仔细检查,精益求精。”机翼下,代理机械师、三级军士长许文忠再三叮嘱机组成员检查重点部位。

机场热浪升腾,战机外壳烫得让人不敢触碰。许文忠全然不顾,摸管线、敲蒙皮、闻油味、看仪表、听声响,生怕遗留一丝安全隐患。

“战机在高温下高强度动用,必须以更高标准检修保障。”副大队长黄现迟介绍说,他们创新“增加点、扩大面,重量变、防突变,严标准、缩时限”的超常举措,提高战机抗高温能力,确保训练万无一失。

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官兵心无旁骛海上砺兵

63℃,“海上蒸笼”不惧热

本报讯 汪俊锋、邬林报道:连日来,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作战值班室每天向基层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但每年最热的这段时间,却是该旅海上专业训练的“黄金期”。上午不到8时,某海域热浪袭人,10余辆两栖坦克在岸滩一线严阵以待,做好下海训练前的各项准备。

对正方向、轰油门、加速……仅十几秒钟,合成二营装步二连驾驶员张俊便完成了海上驾驶训练最后一个课目——上下登陆舰。坦克在登陆舰上停稳后,张俊爬出驾驶舱意外地发现,几分钟前那条从他眼前跳上坦克防浪板的鱼,竟被烤成了鱼干!

脱下被汗水浸湿、汗渍斑斑的迷彩服,张俊进入驾驶舱熄火。当他坐上驾驶椅时,热浪瞬间包裹住整个身体,舱内的空气十分黏稠,让人呼吸都感到费力。燥热难耐的他抓起身边的电子温湿度仪,只见显示屏上显示温度:63℃,湿度:87%!

“海上训练时咋没感到这么热?”张俊驾驶坦克在海上行驶时,发动机高速运转只会让车内的温度和湿度更高,况且驾驶员与发动机之间只有一块隔热板防护,他几乎是坐在“火炉”旁驾驶。

戴上工作帽,重新发动车辆,张俊开始第二波次海上驾驶训练。这一次,他将电子温湿度仪摆在了正前方。可除了在车辆发动时瞟了一眼,其他时间他双眼都紧紧地盯在前方水上限制路和狭窄的登陆舰舱门上,双手和左脚随着海浪的拍打而不停变换操作节奏,当额头的汗水流到双眼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全身湿透。

“开车时精神高度集中,根本没空去管热还是不热!”走下训练场,张俊和战友都有同感:坦克发动机一运转起来,注意力便高度集中,每当自己登上登陆舰的那一刻,责任感便油然而生。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