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的积极性”背离集约高效

——增强带兵管兵的科学性有效性②

2017年09月04日09:22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有害的积极性”背离集约高效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管理创新是军事变革之翼。新体制下,人民军队正在进行一场以效能为核心的军事管理革命。

  没有军事管理上的脱胎换骨,就没有部队的集约高效,也难以发挥体制优势。从我军实际看,少数领导干部管理理念与时代发展不够同步,头脑中陈旧思想框框、工作路径依赖、习惯做法羁绊还一定程度存在。比如,评价部队管理效果还停留在“出门看队列,进门看内务”层面,基层管理还存在“管为看、管为查、管为不出事”现象。尤其是少数单位还存在一些“有害的积极性”,背离部队集约高效发展要求,背离我军以效能为核心的军事管理革命。

  一般而言,积极性越高对事业越有益,而“有害的积极性”则不然,这种积极性越高反而对管兵带兵越有害。有官兵抱怨,“不怕忙着练打仗,就怕忙着打乱仗”,生动地反映了大家对“有害的积极性”的反感。

  “有害的积极性”偏爱繁琐。本来很正常的工作,非得大张旗鼓、大造声势;本来很容易的事情,偏要举轻若重、反复折腾;本来法规很清楚的问题,却要另立新规、叠床架层;本来职责很明确的任务,却被越俎代庖、“一竿子插到底”。如此“繁琐哲学”,哪来集约高效?

  “有害的积极性”崇尚人治。集约高效的军队是法治化军队,军队管理方式的根本性转变是法治化。而少数领导干部喜欢人治,习惯以个人爱好实施管理,经常制定一些土政策、土规定,还有的打着创新的名号朝令夕改,让人难以适从。

  “有害的积极性”不讲精准。现代战争,以精确精准制胜。体现在管理上,也要以精准为导向。有些领导干部干工作喜欢笼而统之、大而化之,层层加码、级级提前,只想着在上面加分,不想着在下面得分。

  “有害的积极性”缺乏灵活。管理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它讲究原则性和灵活性的一致,严格管理与以人为本的统一。而那些“有害的积极性”,却用死板来代表正规。譬如,一强调保密,就禁止官兵使用个人电脑;一加强交通安全,就严禁干部开私家车;一强化人员管理,就严格控制官兵外出。诸如此类,看似部队管理从严,实际上偏离了现代管理以人为本的真谛,滋生出“死板化”的管理作风。

  综合来看,那些“有害的积极性”是典型的人治管理,缺少法治精神;是一种粗放式管理,缺少精确化理念;是一种繁琐式管理,缺少集约化思想;是一种结果式管理,缺少体系化思维。这样的管理模式,只会导致无序、忙乱、繁琐,与以效能为核心的管理革命、以精准为导向的管理体系格格不入。要想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必须坚决摒弃那些“有害的积极性”,不断提高部队专业化、精细化、科学化管理水平。

  现代管理,精准方有高效。从联合训练到日常管理,从后勤保障到装备建设,都是从单一到复杂、从局部到整体的精确化工程。任何一个局部、一个节点出现问题,都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只有从粗放管理模式中走出来,强化层级领导、分类指导,坚持定向施策、精准发力,做到精准谋划、精准规划、精准部署、精准落实、精准检验,才能保证平时管理高效率,战场打仗能制胜。

  大道至简,大简至美。平时工作程序繁琐,靠文山会海管理,到了战时就紧张不起来,何谈分秒必争、决战决胜?做到工作简明、程序简化、会议简短、发文简洁,才能实现简单高效,走上战场制胜之道。

  时代发展不停步,管理创新不止步。 防止那些“有害的积极性”,重在坚持“高效地做正确的事”。在工作指导上,把追求最佳效能作为军事管理的中心环节;在价值追求上,把提高效能当作军事管理生命力的源泉;在日常实践上,坚持基于效能要求设计管理措施;在考核评估上,确立以效能为核心的过硬标准;在管理目标上,聚焦提高军事效能特别是作战效能推进各项事业;在方法创新上,积极围绕效能需求发展先进技术和管理模式。

  (刘海涛 作者单位:71239部队)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