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过分陶醉于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

2017年10月13日08:38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不可过分陶醉于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如何理解和把握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一直关注的问题。早在1844年完成的《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就提出了自然是人的“无机的身体”的著名论断,强调人无论是在物质生活方面还是精神生活方面,都须臾不可离开自然,人与自然呈现为密不可分的一体化关系。而在《自然辩证法》中,恩格斯阐明了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并围绕着人与自然的关系主题,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观点,主要包括:其一,与动物只是消极地适应自然根本不同,人则通过劳动改变自然来维持生存、实现发展。其二,人类通过劳动改造自然不能只注重短期效益,而是要在遵循自然规律的基础上把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统一起来,否则就会遭受自然的报复。恩格斯明确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其三,要做到遵循自然规律,合理控制和调节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有正确的认识是不够的,必须彻底变革迄今为止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因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生产方式,都仅仅以取得劳动的最近的、最直接的效益为目的”。

恩格斯关于“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的告诫,主要是针对当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造成的人对自然界的无限制的开掘。自近代以来,伴随着知识力量的作用发挥和理性主体地位的确立,人们由古代社会顺从自然、敬畏自然,转变成现代以来人类以主人的身份操控、支配自然。特别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将追求资本利润的无限制增长作为唯一目的,更是加剧了对自然的盲目开发和攫取,因为要想使资本增殖,就得以自然资源为基础。但是,当资本家们津津乐道于他们所取得的胜利时,自然的报复也随之开始了,全球许多地方出现的森林消失、水土流失、沙漠扩大、江河枯竭、空气污染、气温上升等,严重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恩格斯认为,要彻底改变这种状态,真正确立起人与自然之间的合理关系,必须改变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其中,联合起来的人们共同支配和控制他们周围的生存条件,从而真正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只有在这个前提下,人们才能按照最有利于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的要求,合理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仅体现在发展的速度上,更体现在发展的质量上。近年来,我们党在领导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总结建设发展的经验教训,将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作为衡量经济社会发展质量的重要标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明确提出来,把良好生态环境视之为社会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把建设“美丽中国”作为中华民族追求的新的目标。习主席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系民族未来的大计,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坚持把生态文明建设与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水平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与可持续性发展联系在一起,提出“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多生态公共产品,提高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让老百姓在分享发展红利的同时,更充分地享受绿色福利,使生态文明建设成果更好地惠及全体人民,造福子孙后代。”这些要求既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在改革开放、发展经济过程中对自然规律和生态环境的越发重视,也高度体现了对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观的自觉遵循。

管仲在《管子·立政》中说,“草木不植成,国之贫也”,“草木植成,国之富也”。“行其山泽,观其桑麻,计其六畜之产,而贫富之国可知也。”完全可以说,人类自古以来,就十分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只有正确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才能使人类拥有幸福、赢得未来。(许恒兵)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