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转作风,纠治‘和平病’”系列谈之三

不让“思想的锈蚀”毁斗志

2018年01月11日09:22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不让“思想的锈蚀”毁斗志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享乐主义是“看不见的敌人”“温柔的陷阱”,对军队的根本危害是消解斗志、松弛备战

满清“八旗兵”入关前曾是“威如雷霆、动如风发”的精锐之师,入关后不过百余年,便“三五成群,手提鸟笼雀架,四处闲游,甚或相聚赌博”,变得不堪一击。“打天下”时励精图治,能征善战、所向披靡;“坐江山”时贪图享乐,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最终自己打败自己。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并不鲜见。

谈及和平积习对军队的影响,习主席深刻指出:“思想的锈蚀比枪炮的锈蚀更可怕。”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持续纠“四风”、改作风,享乐主义得到有效遏制。但是,和平环境和市场经济条件下,防反弹、防回潮任务依然艰巨。针对现阶段享乐主义“存量”,必须要好好摆一摆、挖一挖,来一个大起底、大扫除,让其无处遁形——

有的精神懈怠,感觉“狼”一时半会不会来,即便来也轮不到自己上,只想当个“和平官”光宗耀祖,或者当个“和平兵”丰富阅历;有的关注沙场少、关心市场多,进指挥所少、上招待所多,游离中心,渐渐忘却当兵打仗、练兵打仗的初心使命;有的安于现状,热衷于建“家园”、造“花园”,守摊子、混日子;还有的缺乏新动力,执行几次演训任务,有了几项训练突破,便想着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不愿再冒风险“吃螃蟹”,等等。

以上享乐主义的种种表现,看似是思想觉悟不高、自我要求不严的问题,实则是危害极大的慢性病,对战斗力的锈蚀犹如“温水煮青蛙”,在不知不觉中进行、在悄无声息中完成,也许比明火执仗的对手更具杀伤力。

享乐主义是“看不见的敌人”“温柔的陷阱”,对军队的根本危害是消解斗志、松弛备战。“三军以戒为固,以怠为败”。如果别人在磨刀霍霍,你却在醉太平中沉迷,把练兵备战抛在一边,敌人就会在望远镜后面窃喜。当前,我国正处在由大向强、将强未强的关键时期,面对敌对势力使绊子、卡脖子,甚至还有可能亮刀子的形势,我们如果耽于安逸、忘战怠战,以不打仗心态做打仗准备,就难以经受住政治考验、战场考验、时代考验。一旦战争打响,毁的是军队,最终坑的是国家、害的是民族、苦的是百姓。

一支军队如果贪图安逸、追求享乐,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斗志瓦解,精气神丧失。对于长期和平环境可能对部队战斗精神的影响,习主席的告诫一针见血、击中要害:和平时期,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革命军人还是要有血性。无论什么时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不能丢。

和平是对军人的最高奖赏,“和平病”却是军队的最大敌人。如果说战火硝烟的生死较量是对军人“刚性”的检验,那么和平时光的物质诱惑就是对军人“韧性”的考验。一刚一柔,是横亘在军人面前的两道关。跨过去才能所向无敌,跨不过就可能一溃千里。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反对享乐主义,彻底与享乐主义决裂。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抵制享乐主义,最根本的是要从思想上解决问题。要扎实开展“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常思什么是理想、什么是前途、什么是幸福的“人生三问”,践行在荣誉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质上不伸手的“三不伸手”精神,提高思想境界,摆脱低级趣味,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

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作战部部长什捷缅科大将说过一句话:“战争到来,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时期的将军。”这句话值得我们深思警醒、反躬自问: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会不会成为那批被淘汰的人?当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有没有信心和能力决胜疆场?作为一名革命军人,要充分认清军队和军人的根本职能和担负使命,自觉强化“本领恐慌”,主动走出“舒适误区”,集中精力研究军事、研究战争、研究打仗,扎扎实实把打仗本领搞过硬,切实担起该担的重任、扛起该负的责任。

气为兵神,勇为兵本。享乐主义与血性胆气是对立面,会让官兵软绵绵;艰苦奋斗与“两不怕”精神是好搭档,能让官兵嗷嗷叫。选择参军入伍,就告别了安逸舒适。当前抵制享乐主义、纠治“和平病”,要下大气力纠治“骄”“娇”二气,从身边那些见怪不怪的现象改起,把享乐主义赶出训练场;要强化战斗精神培育和战斗作风养成,探索部队、家庭、社会共育战斗精神的方法途径;要坚持厉行节约、反对浪费,铲除享乐主义滋生的土壤,形成崇尚“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这个军人特有的“风花雪月”的浓厚氛围。(杨振国)

(责编:俞奕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