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救援,“失事”潜艇在哪儿

2018年01月26日08:38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深海驰援,目标潜艇在哪儿?

“南海某海域,潜航深海的某型潜艇突发险情,与外界失去联系。”1月15日,接到演习救援任务的南海舰队某防险救生支队多艘救生船和拖船快速前出,赶往疑似事发海域。

经过6个多小时高速航行抵达预定海域,救援官兵却忐忑起来:以往执行援潜救生演练,潜艇“失事”时都会释放指示浮标,大体可以知道“失事”潜艇的位置。而该“失事”潜艇并没有释放用于指示位置的浮标,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们熟知的失事潜艇,大多都没有释放失事浮标。因此,援潜救生的重点和难点就在于如何发现失事潜艇的位置。”演练指挥员、该支队支队长王文聪告诉记者,潜艇突遭险情来不及释放失事浮标本来就是常有的事。

大海捞针,谈何容易?潜艇潜坐海底,不会发出任何声音,想要发现它十分困难。更让官兵们措手不及的是,由于受强冷空气影响,海区浪高3至4米,给搜索目标带来更大困难。

演练现场,迎着巨浪,一艘救生船快速出击,运用声呐对疑似海区进行测扫。该型救生船装备了较为先进的声呐探测设备,但由于气象条件影响,装备优势受到限制。一遍、两遍、三遍……最后无功而返。

“失事”的潜艇,到底在哪儿?

在该救生船测扫的同时,救援指挥所迅速调整搜索方案:根据潜艇最后通信时间和位置,结合海区流速流向,重新划定3个疑似海区。该支队救生船和拖船被分为3个搜索群,各自在任务海域展开搜索。

波峰浪谷间,某救生船声呐操作员骆周游凝神静气,捕捉着来自深海的一条又一条信号。欣喜一次次爬上脸庞、又一次次消失,留下一片凝重。骆周游经验丰富,曾多次准确发现水下目标。他告诉记者:来自海底的信号很多,如何辨别有用信息是声呐操作员面临的一大难题,一个细小的失误就可能与目标失之交臂。

“发现疑似目标位置,方位×××。”某救生船声呐操作员贺伟经过多次对比,在杂乱信号中捕捉到一丝微弱的异常信号。指挥所迅即组织兵力进行确认,然而确认结果又一次让官兵失望。

海上指挥所再次调整搜索方案,以划定区域为中心,扩大搜索范围。3个搜救群从3个不同方向对划定海区展开拉网式搜索。

“报告船指,发现目标位置,方位×××!”声呐操作员骆周游的报告,打破了指挥室的宁静与紧张。与此同时,其他搜救兵力群也传来消息,直指同一水域。随即,两名潜水员接到命令后迅速下潜,对潜艇进行精确定位。

“发现目标潜艇,方位×××,能见度低于2米!”潜水员从海底传来相关信息。随后,8名潜水员紧急入水展开作业:供电、通气、输送食品,充气完成的潜艇开始慢慢上浮……

采访手记

把从难从严真正落到实处

去年11月,阿根廷海军宣布搭载40多人的圣胡安号常规潜艇失联48小时,阿根廷先后出动众多搜救力量,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对失事潜艇的救援是世界海军共同面临的难题,而如何发现失事潜艇,则是难点中的难点。

新年度一开训,南海舰队某防险救生支队就将该课目列为训练重点,体现的是大抓实战化训练的态度,反映的是新组建部队在改革强军中所展现的奋进姿态。

如今,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的导向愈发明显,但实战化训练要求提得高、标准落得低、实际收效打折扣等现象仍然存在,归纳起来主要原因是从难从严的标准没有真正落到实处。训练中,我们不妨像该防险救生支队那样,按照实战标准设定困难,主动练险练难,让演练直通未来战场。(赵阳 黎友陶)

(责编:俞奕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