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我军神枪手如何“绝地求生”

2018年01月30日08:4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33℃,神枪手“绝地求生”

无人机航拍狙击手精度射击训练。

1月23日晚,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夜间训练在-35℃的极寒条件下展开。

战场侦察课目展开后不到20分钟,参训官兵的睫毛已经结出冰凌。

能否应对极寒环境,考验一个狙击手的综合素质

北风呼啸,雪野茫茫。特战一连上士、狙击手山长权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等待目标出现:将枪自然搭在臂弯、蜷腿、抱臂、微微靠在刚刚挖好的雪窝棚内——这样既能快速转入接敌状态,也能最大限度地保存体力,应对严寒挑战。

接下来的5个小时,全旅包括山长权在内的100余名狙击手,将在方圆10公里的林海雪原中,仅凭一张手绘地图和身上的少许物资,完成搜寻目标、狙击目标、安全撤离等任务。

山长权曾多次参加狙击手比武,还是营里的狙击手教员。但这次演练,让他尝出了新味道:“不光要看打得准不准,最重要的是综合素质,要在极寒条件下完成野外生存、渗透、观察、伪装、反追踪等一整套动作。”

“太酷了,简直就和游戏‘绝地求生’里一样,班长咱俩能‘吃鸡’不?”山长权的副手、下士张宇今年刚刚被选拔为狙击手,第一次参加此类演练,显得异常兴奋。他口中的《绝地求生》是一款风靡网络的射击类游戏,“吃鸡”则是游戏中胜利的代名词。

山长权瞪了张宇一眼,指了指望远镜,刚刚张宇说话间的呵气,险些呼到镜片上。在这种极寒条件下,一旦呵气弥镜会迅速结成冰霜,这将直接造成任务失利。张宇赶紧调整呼吸,脸上的兴奋劲也逐渐褪去,慢慢地体味“寒将军”的威力。

“能否应对极寒环境带来的种种困难,考验一个狙击手的综合素质。”此次演练的策划者之一,特战二营作战参谋、全军优秀狙击手康英剑说,极寒天气给官兵体能、武器性能都带来了极大挑战,当狙击战术加上-33℃这个砝码时,一呼一吸都关乎任务成败。

现代战争中,狙击手代表着全新的作战理念

一寒生百难。低温条件下,狙击手的体能消耗巨大,匍匐时间一长身体便会冻僵;皑皑白雪,日光反射强,长时间瞄准容易造成雪盲;积雪中的行动轨迹不易消除,给雪野潜伏带来麻烦……

面对种种难题,近半的队员没到半天就被淘汰出局,根本没有机会打出那一枪。回过头再看山长权选择的狙击阵地就豁然开朗:位处山腰几块巨石间,顺风顺光,前方就是一片开阔地,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狙击优势。

“这仅仅是狙击战术中,选择狙击阵地这一项。”康英剑介绍,现代战争中,狙击手代表着全新的作战理念,不再仅仅是枪法准的战士,而是战技全面的特战精兵,有着一整套规范的战术流程。此次演练还将考察狙击手们在极寒条件下,确认目标特征、规划任务路线、伪装潜伏、侦察记录敌情、撤离转移等方面的战术素养。

在人们脑海中,“枪王”、“神枪手”等狙击手的传奇形象,集中诞生于二战时期。芬兰人西蒙·海耶,在1939年至1940年的苏芬战争中,3个月内击杀540多名苏联人。而苏联“神枪手”瓦西里·柴瑟夫,狙杀至少149名德军,成为电影《兵临城下》的主人公原型。

然而,随着现代战争形态的不断发展,今天的狙击手与传统的“神枪手”有着本质区别。狙击作战由一般的配合性行动,提升为独立的作战样式,甚至是决定性的作战样式。担负着破坏袭扰、侦查引导、狩猎狙杀、支援掩护和监视警戒等重要任务。而康英剑在去年带队参加国际狙击竞赛的过程中,淘汰的第一名队员,正是一名“神枪手”——

在去年的“狙击边界”国际比武竞赛集训中,下士小梁是大家心目中的种子选手,步枪300米卧姿射击能够稳定在95环左右,体能更是优异。但是性格却毛毛躁躁。在一次射击训练中,验枪时枪膛里还留存一发子弹,结果被淘汰出局。

一个合格的狙击手,不仅仅是单纯意义上的“神枪手”

“射击奥运冠军打得准,却不能完成作战任务。”康英剑用一个类比描述了心目中“神枪手”与狙击手的根本区别:能否运用好战术原则,狙击敌人。

这场演练中,为了促成官兵丢弃靶场思维,康英剑在最后环节安排了一份“大礼”——最终的狙击目标是几只活蹦乱跳的鸡。在目标动且带有俯仰角的射击环境中,让官兵寻找实战感觉。

“狙击手不能枪不见血。”这是康英剑更深层次的考虑。他至今记忆犹新,当年他在哥伦比亚狙击学校参训时,教员经常在就餐时间播放爆炸现场、伤者救护等血腥视频。训练中,教官还为木偶靶穿上制服并在里面塞满干草,然后把血浆袋放入靶头,就是让狙击手熟悉、适应目标被击中时的血腥场面。

一次训练,一名狙击手率先发现并击中目标。但他看到动物目标被子弹穿透,鲜血洒在雪地上,一时间愣了神,没能及时从狙击阵地转移,被判失败。

最终“吃鸡”的是山长权组。他们在狙击阵地旁7米左右的空地上设置了一个击发装置,拉动绊绳触动击发装置的同时,进行真正的狙击任务。他们成功地迷惑了负责查找狙击手位置的裁判,完成任务后顺利撤离转移。

-33℃,一场神枪手的“绝地求生”让记者开了眼界。一个合格的狙击手,不仅仅是单纯意义上的“神枪手”,更是伪装专家、生存专家、战术专家。这段从“神枪手”到狙击手的进化论背后,是现代战争的必然要求。

翻开新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训练条例(试行)》,记者看到,狙击手训练从4个课目变为6个课目,不仅标准、难度更高,还对很多以往浅尝辄止的实战化课目进行了标准化的规定。

枪声渐消,林海雪原重归寂静。康英剑依然步履匆匆,他准备带着演练中暴露出的问题,结合新大纲标准,制定下一步的训练计划。他告诉记者,今年的狙击手组训模式变化很大:狙击手们不再是面临考核比武任务时组织临时集训,而是变成了一份长达9个月的专业化、常态化初期培养计划。

这场“绝地求生”,仅仅是拉开帷幕。(魏兵 刘建伟 康子湛 孙伟帅 张艺藐 姜嘉霖 李大鹏 赵雷 孙伟帅 鲁赫 刘建伟 刘鹏 贺善文 孙浩 尚超)

(责编:俞奕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