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名女子特战队员极限训练,向艰难的未知发出挑战

2018年02月26日08:4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战场玫瑰红

峻岭以西,彩云之南。一片不起眼的山林间,24名女子特战队员掀起积尘,用铁衣包裹柔情。她们在这里学会打仗,也将从这里奔向战场。

这一年,军队改革如火如荼,历史与未来之间架起了一个飞翔的弧度,集团军第一支女子特战队在这里组建。七彩云南大地,从此绽放着女兵多姿多彩的青春梦想,奏响着铿锵激越的青春乐章。

春城,雨后凛寒。

抓着冰冷铁架,王婷正一格一步负重攀登,刚结痂的手掌又磨出了血茧。她张大嘴呼吸,挤进肺部的氧气变成断戟,在全身血管里游走。眩晕突如其来,她眼前一黑,直直从11米高墙上往下栽。

在卫生室醒过来时,指导员吴文娇很生气。“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恐高?”

“因为不需要说,我直接去克服就好了。”王婷觉得,只有迈出第一步,才能克服恐惧。刚刚恢复,她便倔强地站起来。“走,回训练场!”

咬牙,攀爬;再咬牙,再攀爬……在汗与泪的交织中,王婷克服了恐高症,靠一根拇指粗的麻绳攀上13米高的楼房,完成基础攀登课目训练。看着“活”过来的王婷挣扎着一级级登顶,负责这次特战专业集训的副参谋长杨建松由衷点赞说:这姑娘好胜要强!

入伍前,王婷是抱着屠格涅夫泡图书馆的文艺青年,读大学时担任学院文学社责编,很会写文章。2015年,王婷的学姐当兵入伍后考上军校,回学院作报告。看着学姐在台上一身笔挺军装的飒爽英姿,王婷觉得有一束光照亮了梦想。那年夏天,王婷毅然投笔从戎。

入伍之初,在通信保障岗位上工作,王婷时常感觉到心里隐隐的不甘。2017年6月,集团军特战旅成立,王婷发现自己心中追逐的那束光,越来越清晰。对于这个喜欢舞文弄墨,更喜欢舞刀弄枪,外表柔弱却内心刚强的女孩子来讲,特战,是心底的梦。

从梦想到现实,每一步攀登都是挑战。特战“零基础”、体能偏弱,特战课目的每一次训练对王婷来说都是考验。练倒功,因为害怕,她总是很犹豫,每次倒下都是手和膝盖先着地,磕破了皮,磕出了血,血肉和衣服粘在了一起。

晚上睡觉前,班长齐珍珍帮她上药,无意间一撸袖子,王婷才发现班长的胳膊上也都是瘀青和疤痕。面对王婷心疼的追问,齐珍珍说得轻描淡写,身边的战友哪个身上没有伤? 既然选择了特战路,就要忘记自己的性别,唯一要记住的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强。

第二天,当王婷再次走上训练场时,她想起班长的话,心中仿佛有了一块压舱石,当听到“倒”的口令时,她毫无畏惧地倒了下去。这一次,她成功了,那一刻,她体会到一种突破自身极限带来的自信和自由。

擒拿捕俘、攀登滑降、杀蛇砺胆……在特战训练中,王婷一次次突破极限,向艰难的未知发出挑战,在战胜自我中,她感受到自己的青春在恣意生长。

吴昌洁进入特战队的第一件事,是把原来的齐肩秀发理成了“锅盖头”。她一开始感觉挺丑的,走在路上都觉得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但也是从那天起,她一点点撕掉自己身上原有的一个个标签:女人、柔弱、胆怯……直到在那一年的国际竞技场上,吴昌洁用脱臼的右手,给自己和自己代表的中国队,贴上了另一个标签:“中国军人!”

对于这群20来岁的大学生女兵,由于没有特战基础,体能又弱,拼的唯有意志。女兵们年轻的血液里跳跃着不甘平凡的梦想,拼搏是她们的青春宣言。

记得中澳美集训队组建时,吴昌洁果断报名。战友们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你这么瘦弱,跟特种兵压根就不沾边,行吗?”

“没尝试之前,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但把自己逼到绝路,才知道我有无限可能。”吴昌洁说。

牵引横越,连续尝试6次都失败,因为男兵一句“我赌你过不去”,吴昌洁忍着腹股沟被绳子磨破、皮肉粘着迷彩裤的痛苦,流着泪爬到了终点。

正是一次又一次地逼迫自己,吴昌洁在训练中征服了一项项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课目。武装泅渡从最初“狗刨式”游四五米,练成能熟练掌握6种泳姿, 一次能游三五公里。野外生存,吴昌洁在深山老林里突破生理极限,在饥饿、寒冷的艰苦环境中扛过4天3夜。

经过1个多月血与火的淬炼,吴昌洁熟练掌握了十几种特战技能,与同连女兵罗科梅一起从集训队脱颖而出,成为10名正式队员中的2名女特战队员,代表中国征战联训国际赛场。

吴昌洁说:“走出国门,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

作为首次亮相“科瓦里”联训国际赛场的中国女兵,在进场的那一刻,吴昌洁深知在这里自己代表着中国军人的形象,不管遇到任何困难坚决不能给国家和军队丢脸。

那一天,在澳大利亚塔里河最湍急处进行速游,一个浪过来,直接将瘦小的吴昌洁拍到水下,她挣扎着浮起来,紧接着一个更大的浪,重重地将她砸到水底,右肩撞在石头上一阵剧痛,手臂当场脱臼。

队员发现异常,赶紧抛来救生绳,水流太急,吴昌洁没能抓紧,又被一个浪头卷了出去,她冷静下来,靠着平时刻苦练就的游泳技能和良好的身体素质,强忍着疼痛单手游到对岸。

医务人员跑过来,猛地一拽吴昌洁垂脱的手臂,咯噔一声,脱臼关节复位了。医生劝她停止参训留下观察,吴昌洁一听就急了,她对着医生用力挥舞受伤的右臂说:“你看,我没有任何问题。”

为了不耽误后续的演练,吴昌洁每天吃着止痛药参训,表现出非凡的意志力,最后被授予象征澳军四项精神之一的“尊重”奖杯。

载誉归来,战友们问她扬威国际赛场有什么感受,吴昌洁只有一句话:“去之前,没想过会被留下,去之后,就没想过会被淘汰。”

2017年6月11日,当金凤在国际演兵场上拼搏正酣之时,一纸转隶命令将她从工兵团调到了特战旅指挥通信连。

来到新单位,不光是岗位的变换,更是荣誉的清零。金凤不再是班长,不再是专业技术骨干,更不再是让男兵们都佩服的“金教员”。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开朗的她逐渐变得沉默。

一次走在队列里,喊口号时,她差点脱口喊出老单位的口号——“开路先锋、维和劲旅、救灾尖兵”,反应过来时,她当场就在队伍里哭了起来。但不服输、不放弃的性格让她很快投身到新的岗位中,如春风化雨般,慢慢绽放出新的花朵。

新单位组建后开展专业训练,4个特种兵和1个侦察兵作为一个小组,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20 公里定向越野训练。金凤是组里唯一的女兵。

一路上,金凤甩臂狂奔,就是撵不上队伍。穿梭在荆棘丛林当中,为了赶上队友,金凤只顾着加速,密密麻麻的荆棘来不及避开,脸上手上被划出道道血痕。

刚钻出荆棘林,就遇到一个1.6米宽的大坑,坑底被浑水覆盖。其他男队员都跳过去了,金凤驻足不前,地这么滑,她实在没有把握。

男队员在对面鼓励,做好了接应的准备,金凤一咬牙猛地前冲,对面男队员没抓紧,金凤整个人直接趴到坑底。

当时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她一赌气,放弃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似是灵光乍现,金凤脑袋里突然冒出一句话,不能忘记走过的路,更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她想着,曾经走过的路那么艰难,面对的困难那么多,自己都坚持了下来,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行了呢?

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既然选择了,就要为此负责。金凤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傲气,她自己从泥坑里爬出来,一边跑一边抹眼泪,咬着牙,硬是追上男兵,一起在终点撞线。

参加国际联训,进行游泳训练时,金凤被晒伤,从后背到手臂再到大腿,全部换了一层皮。训练结束后一周,金凤脸上已经蜕了一层皮,唯独鼻尖上有一圈黑色的皮肤没掉。那天她一走出门,让大家捧腹大笑。金凤索性对着镜子,硬将那块晒伤的皮肤扯下来,还冲大伙儿笑嘻嘻地摆了个潇洒的Pose。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经过高强度特训和高难度集训的一次次历练,一次次打磨,这群女兵们一个个脱胎换骨,在特战新岗位上实现换羽重生。她们掠过一束束质疑的目光,毅然从容地走向战场。风雨中,传来她们的歌声:“踏上这条路,攀马又弯弓,头枕九州月,脚下一天行,吃苦不言苦,有痛不说痛,人前的汗人后的泪,都装在行囊中,风也女儿行雨也女儿行,春也美丽秋也俏,一笑百花红。”(黄金建 王豪 贺周阳)

(责编:俞奕佳(实习生)、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