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特点规律

2018年02月27日08:13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探索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特点规律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要点提示

●从世界主要国家建军实践看,所谓世界一流军队,就是要有世界一流的军事理论、军事制度、武器装备、人才队伍和训练水平。

●军事硬实力和军事软实力密不可分。硬实力是软实力的物质基础,软实力是硬实力的黏合剂和倍增器。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是一个动态的历史过程,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建设标准和实践路径。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借鉴世界主要国家的经验教训,可从以下方面思考世界一流军队的建设问题。

准确把握世界一流军队的内涵特性

从世界主要国家建军实践看,所谓世界一流军队,就是要有世界一流的军事理论、军事制度、武器装备、人才队伍和训练水平。衡量军队的建设水平是否达到世界一流,关键要看这支军队能否政治可靠,坚决听从指挥;能否有效应对安全威胁,切实维护国家利益;能否与世界一流对手比肩抗衡。

同时,世界一流军队应当是一个历史性、综合性、比较性的范畴。从历史性看,昨日的世界一流军队并不必然是今日的世界一流军队,今日的世界一流军队也不能保证其明日仍会是世界一流军队。以苏军为例,二战时期苏联红军统率有力、组织严明、装备精良、士气旺盛,经过浴血奋战,彻底打败德国法西斯,展现出了世界一流军队的风采。但20世纪80年代后,苏军凝聚力与战斗力江河日下,不仅未能在阿富汗战场取得胜利,甚至在苏联解体之际,都没有为维护自身生存奋力一搏,最终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从综合性看,世界一流军队是一个复合型概念。尤其在信息化条件下作战,一支军队要想成为世界一流军队,就不能存在军事力量体系和联合作战体系的明显缺陷。有的军队规模和军费开支在世界上较为靠前,但由于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上迟迟未能取得进展,加之装备研发能力不强等方面的原因,往往不被认为是世界一流军队。从比较性看,世界一流军队并不是自封的,它是战场交锋和战斗力比拼的结果。只有具备能够与世界强手抗衡、过招、打赢的军事能力,敢于亮剑、勇于斗争、能够胜敌者,才会成为众所公认的世界一流军队。以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军队为例,虽然自诩“世界第三”,但在海湾战争中,仅仅过了100小时,就被多国部队从科威特驱赶回伊拉克境内,沦为世人笑柄。

科学构建世界一流军队的指标体系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既需要明确具体的发展目标,也需要有一个科学的指标体系。可从以下角度思考和构建该体系:

作战与建军两个方面。从作战指标体系看,世界一流军队应当具备先进的军事思想与战略战术、高效灵敏的指挥与控制、实时或近实时的情报监侦能力、联合一体化的火力打击能力、实战化的训练水平、跨地区跨洲际的兵力投送能力、综合高效无缝链接的保障水平。从建军指标体系看,世界一流军队应当重视忠诚度、理想信念和价值观教育;具备先进的领导管理理念,集约高效的军事机构和组织;拥有世界一流的现代化装备,尤其是实现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复合发展;具备完善的军事法规条令条例体系;拥有丰富优质的军事人力资源,军人及文职人员综合素质高;实现军民深度融合,形成“全国家”“大国防”体制;拥有良好国际形象,国际化程度高。以上两方面指标体系相互支撑、相辅相成,由作战牵引建军,以建军保障作战。

硬实力与软实力两个层次。军事硬实力,主要指武装力量在物质层面构成的威慑力和实战力。军事软实力,则是军队的凝聚力、精神上的威慑力、形象上的感召力和组织管理上的创造力等。从硬实力看,世界一流军队通常应当具备世界领先的军费规模、武器装备数质量、军事人力资源等有形的东西。从软实力看,世界一流军队应当具备国际领先的军事文化传统、军事理论、组织机制、战斗精神、战略战术、军队形象等无形的东西。军事硬实力和军事软实力密不可分。硬实力是软实力的物质基础,软实力是硬实力的黏合剂和倍增器。

纵向与横向两个维度。一国军队在一个特定时空内,能否称得上世界一流,既要与自身过往经历进行纵向比较,更要与主要强敌进行横向对照。一支二三流军队,即便在某一时期较以往大幅提升了技战术水平,但如果对手在同期取得更为明显的进步,那它也难称世界一流。反之,某国军队即便在作战能力和管理绩效上进步不多,但如果同期他国军队遭遇了重大挫折,那它也有可能趁势崛起为一流军队。纵向进步与横向超越,是互相渗透但又相对独立的两个方面。

总之,可分别从上述三个角度入手,通过构建数理模型来描述世界一流军队的指标体系。例如,可以设定世界一流军队是因变量,军事硬实力和软实力指标分别是自变量。美国“全球火力”网站推出的“2017年各国军力排行榜”就采用了50多个实力指标,涉及人力、地面武器系统、空中力量、海上力量、自然资源、后勤、财政、地理因素等多个方面,并得出美、俄、中、印、法分列前五位。

积极探索世界一流军队的建设路径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是一个动态的历史过程,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建设标准和实践路径,但也有一些客观的规律特点可循。从我军建设实际来看,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应当把握以下几点:

首先,它应是一支中国特色型军队,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充分发扬我军的政治优势和光荣传统。在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过程中,要注意外军的军事制度和治军模式有其特定的国情军情,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解决方案”。我国国情、党情、军情,决定了我军必须坚持党的绝对领导。在这个根本政治原则问题上决不能有任何动摇、任何迟疑、任何含糊。

其次,它应是一支实战型军队,能够在海陆空天电网全域打赢现代化战争,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历史反复证明,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必须时刻牢记能打仗、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坚决按照打仗的标准搞建设抓战备,切实提高全域全维全谱全时作战能力,确保我军始终能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第三,它应是一支改革型军队,能够清醒评估战略环境和自身优缺点,及时校正发展方向。面对以信息化为核心的新一轮军事革命,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加紧推进军事改革,着力塑造新型军事体系,军事领域的竞争角逐日趋激烈。改革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军队赢得军事优势、把握制胜之道、掌控国家命运的不二法门。当前,美军酝酿对现行国防管理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进行重大改革,试图通过组织、技术和理论形态的全方位转型,确保其全球军事优势;俄军继续大力推进“新面貌”改革,以谋求对美非对称优势和重振大国地位。我军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必须紧紧抓住当前的“战略窗口期”,通过改革使国防和军队建设适应新军事革命的要求,缩小同世界强国在军事实力上的差距,掌握军事领域竞争的战略主动权。

第四,它应是一支效益型军队,能够科学、合理、高效地统筹军事资源,使军事投入效益最大化。比如,美军就十分强调优化管理机构、精简管理层级、完善战略规划、改进国防采办、借鉴先进商业方法,以提高作战效能和管理绩效,达到节资、增效、胜战的目的。我军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必须加快打造精细化管理体制,构建起适应部队发展的集约型管理模式。

第五,它应是一支国际型军队,不仅能够维护国家安全利益,而且能够为维护世界和平积极贡献力量,具有良好国际形象。世界一流军队不仅是一个力量概念,也是一个形象问题。中国传统文化讲求“以和为贵”“和而不同”“协和万邦”。今天的中国已深度融入世界,中国军队也日益成为国际安全合作的积极倡导者、推动者和参与者。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军队,需要在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同时,更加广泛深入地参与国际安全合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贡献。(肖铁峰)

(责编:俞奕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