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弹阵地,"升太阳"成为"东风第一旅"特有仪式

2018年04月26日10:48  来源:解放军报
 

(上图:长剑傲苍穹 冯根锁摄)

茫茫戈壁,高山密林,“龙宫”深处……4月中旬,记者踏访火箭军座座导弹营盘,总能清晰地触摸到一种战略导弹部队特有的战地文化印记。

战地文化,作为强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战化军事训练中为鼓舞兵心士气、提升训练水平发挥着重要作用。战略导弹部队50余载的砺剑征程中,不断加强战地文化建设、打造战地文化平台、完善战地文化保障、强化战地文化精神支撑,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战地文化体系,其中蕴涵着“长剑不语人不寐”的执着定力,彰显出“一声点火天地惊”的豪迈底气,助推倚天长剑的一次次浴火飞天。

大山深处的阳光

“‘升太阳’仪式现在开始!”岩层深处,随着火箭军“东风第一旅”发射二营教导员何海卫一声口令,营长钟昆龙把一幅鲜艳的“太阳画”挂在了洞壁上。

大山深处的导弹阵地,阳光是难得的奢侈品。曾几何时,为慰藉新战士对阳光的渴望,一名班长画了一幅“太阳”。久而久之,“升太阳”成了“地下龙宫”里特有的仪式。

其实,“升太阳”并不是这个导弹旅的“专利”。“阵地山连山、头顶一线天”,官兵经常几十天见不到太阳,画一个红彤彤的太阳,每天清晨准时“升”起在战位上,这一特有的仪式成为火箭军不少部队战地文化的一个缩影。

守山如家,爱山无悔,阵地就是战场。战略导弹部队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与大山为伴,一代代官兵将强军报国的信念融入大山、铸进阵地,逐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战略导弹部队战地文化。

这里是连绵群山之中的一座导弹工程兵营盘。记者在工区入口看到6块普通却又非同寻常的岩石。它们有的被称作“忠诚石”,有的叫“血性石”,有的被命名为“砺剑石”,每块石头背后都有一个壮美的故事。比如“忠诚石”。战略导弹部队组建之初,开国功臣王佑林的儿子王文强从军入伍,他不恋机关钻深山,成为常年与岩石作伴、与寂寞为伍、与危险同行的导弹工程兵。在一次掘进塌方的危险情况下,为掩护战友安全撤退,王文强不幸被石块砸中,牺牲时年仅19岁。此后,官兵带着这块浸着英雄鲜血的“忠诚石”转战南北,每到一处都会把它擦拭干净,安放在工区最醒目的位置。

行走在火箭军营区,你会发现,一块石头、一句口号、一幅标语、一种精神往往见证的是强军历史,彰显的是火箭军战地文化的鲜明价值取向。这种无处不在的熏陶感染,将官兵“能打仗、打胜仗”的勇气和决心内化于心、外化于形。下士刘聪说,充满军人血性的战地文化氛围,是激励他们牢记使命、奔赴战场、勇于牺牲的精神磁场。

发轫于火箭军某团的“红川精神”,就是生动一例。起初,官兵走进这里,仿佛一下子进入了一个封闭的世界,内心对这片军事禁区抱着一种敬畏交织的复杂情绪。针对大家这种心理状态,这个团着力打造“红川魂”文化工程,组织“感动红川”人物评选等文化活动,将“红川魂”与战地文化融为一体,以文化认同促进价值认同,在官兵中间激起强烈共鸣。至今,官兵说起连续五届高票当选、现已退休的高级工程师许家启,依然叹服:他40余年扎根红川没挪窝,而且把军校毕业的儿子也带到这里,成为“红川文化”的标志性人物。

镇国重器静卧深山,文化涵养坚守之美,这是官兵立之当世、传之后来者的忠诚之美。

悄无声息中点燃心灵火焰

“九州驭铁骑、全域展锋芒”。近年来,伴随着火箭军部队跨越发展、转型重塑,战地文化建设如影随形:车行万里孕育“车厢文化”、长途拉练活跃“背囊文化”、野外演兵呈现“帐篷文化”……时时处处淬炼打赢之志、血性之气、奉献之美。

常年在寂寞中行走的导弹押运兵,对“车厢文化”感触最为深刻。某铁运营组建50余年,执行押运任务2000余次,车厢成为官兵“流动的家”。这里,收音机、口琴、吉他、“流动图书箱”等是伴随官兵业余生活的重要“装备”,班排故事接龙、三两人的文艺演出、一个人的独唱音乐会不时上演。

那年中秋,班长宋义忠和上等兵杨鹏前往某偏僻地执行任务。仰望明月,小杨思乡心切。宋义忠找来两个馒头,夹上花生米和白糖,美其名曰“押运兵月饼”,俩人对月当歌,留下一路豪迈。宋义忠说,如此“节目”,是班长教他的。这种代代相传的简单快乐,在官兵的记忆里是那样朴实淳厚。

战地文化并非无源之水,它伴随强军备战的铿锵步履不断发展,在悄无声息中点燃官兵心灵的火焰。作为战略军种,火箭军担负着独特的作战使命,也正是这种特殊性,铺就了其战地文化的独特背景。

4月初,某导弹旅挺进密林展开驻训演练,迷彩伪装下的宿营地与山峦融成一色,而迷彩网下却“别有洞天”:既有沙土堆砌而成的“长城”,也有用泥土塑起来的“铁拳”,还有用废旧牛奶盒拼装而成的“导弹”,帐篷门帘上挂着充满战斗气息的楹联,“帐篷墙报”“床头格言”随处可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火箭军部队在“剑行天疆”的岁月里,不仅探索创新出多种野营文化形式,还按照“功能集成、携带便利、操作简易”的要求,研制出一批既满足文化需要又符合打仗要求的文化装备:野战文化智能影音设备,既能在线点播节目,也能实时收看电视,还能观看3D电影;野战文化携行包几乎可以装下一个“连队俱乐部”,能满足单兵、班、建制连队文化生活需要,“小块头”上演“大智慧”。

战地文化美如画,铸魂育人励官兵。走进战地营区身临其境用心感受,你就会被这种带有阳刚之美的战地文化深深吸引。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赵伟说,战地文化与战斗力生成提高密切相关、相得益彰,在这样的环境下驻训演练,官兵不仅有效缓解了疲劳,而且训练热情也被不断激发出来。

战地文艺在“实战大考”中彰显魅力

战地文艺,是战地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那年盛夏,某旅官兵在西北高原经过一个多月连续强化训练,即将迎来“实战大考”,个别官兵疲惫而焦躁。发射前夜,一场战地文艺演出拉开帷幕。

迷彩服、训练装组成的“时装秀”,在野战营盘绽放异彩;根据身边事创作而成的小品《发射前夜》,让不少战士惊呼“说的就是我”;颇有军营“吼歌”特色的军歌联唱,“吼”去一身疲倦……火箭军政治工作部一位领导说,在实战化军事训练中,抓好战地文艺的传统不能丢。在战略导弹部队波澜壮阔的砺剑岁月中,战地文艺不仅没有褪色消减,而且愈加鲜艳光亮。

中原莽莽群山深处,一场实兵演练结束,火箭军“文艺轻骑兵服务万里行”慰问活动火热登场。演员李丹阳放歌《强军路上大步走》,舞蹈演员徐成瑶表演的《边关情》,演员周炜的相声《梦飞翔》……歌声、欢呼声、呐喊声在深山久久回荡。

在火箭军强军文化建设实践中,基层官兵是最广泛的参与者与最大的受益者。目前所有旅团建有战士军乐队等多支特色文化队伍,形成“连有文体骨干、营有特色队伍、旅团有组织多样文化活动人才”的战地文化人才新格局。

仗剑挥金戈,文化润心田。近年来,火箭军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天啸》《红菩提》《羌红》等30多部文学作品,歌曲《练为战》入选全军10首战斗精神歌曲,《点火》《跟我上》《强军战歌最嘹亮》等7首歌曲获全军军旅歌曲创作比赛一等奖。

长剑不语,见证精神之魂

在火热的训练生活中,战地文化以其澎湃铁血、雄健风骨、豪迈姿态,深深熔铸在火箭兵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成为激励官兵精武强能的重要支撑。火箭军副政委唐国庆告诉记者,这些年火箭军战地文化建设围绕精武建功、科技创新、从严求实的价值取向,不断强化强军兴军的文化支撑,给部队学习新知识、钻研新装备、掌握新技能、创造新成果源源不断地增添精神动力。

在某导弹旅,记者遇到一位“老山沟”。他叫赵尚文,是该旅副旅长,也在这个旅工作生活了33年。即将脱下军装时,他动员儿子赵张旗远离繁华走进大山接过守护“国宝”的担子。这不是简单的“子承父业”,而是一种精神的薪火相传。近年来,火箭军独具特色的战地文化脱胎于血与火的演兵场,积淀形成的“高原火箭兵精神”“导弹工程兵精神”等具有地域、任务特色的强军文化精神,在千山万壑的军营中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海拔高,工作标准要更高;氧气少,奉献精神不能少;环境苦,我们苦干不苦熬”,这是代代官兵用牺牲奉献形成的“高原火箭兵精神”。前不久晋升为一级军士长的盛德华,被官兵称为这一精神的最佳“代言人”。盛德华入伍25年,始终像骆驼刺一样深深扎根在戈壁滩上。一次执行任务遭遇沙尘暴,他靠着半袋饼干和一瓶矿泉水坚守了两天;那年担负特殊任务,他几乎天天与死神打交道,但他总给人留下一种乐观和淡定的状态。他曾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被团中央表彰为“向上向善好青年”,原第二炮兵授予他“忠诚使命的高原火箭兵”荣誉称号。

近年来,火箭军党委把长期积淀形成的战地文化,概括为“爱导弹、爱阵地、爱本职”和“讲忠诚、讲打赢、讲严实、讲创新、讲奉献”,形成以“三爱”“五讲”为主旨的砺剑精神,专门编写《砺剑精神学习读本》,形成教育铸魂、文化培塑、舆论引导、实践养成的培育体系,成为火箭军官兵练兵备战的精神追寻和价值坐标。

回首导弹战车留下的道道辙印,仰望大国长剑绘就的恢弘弹道,你就会深切体味到其中蕴藏着战地文化积淀的精神之魂,它无时不刻在为国之重器淬炼利剑锋芒,为导弹精兵注入胜战之魂。(王卫东)

(责编:邱越、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