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副急泪从何来

2018年04月27日09:13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此副急泪从何来

  即便演技再好,这些哭者也藏不住那颗谀佞之心。这是因为,他们的行为无一不是过情之举,错位得让人不解、令人不齿。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有的人眼泪说来就来,而且来势汹涌。

  《大唐新语》中载,宰相姚崇卧病在床,成敬奇登门看望。见到姚崇,成敬奇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把怀里的数只鸟雀一一掏出来,请姚崇拿在手里逐个放生,并说:“希望使您快速痊愈。”姚崇拒绝不得,只好勉而从之。成敬奇离开后,姚崇不满其谀媚,跟家中子弟讲:“此泪亦何从而来?”打这起,姚崇对其不复接遇。

  谢肇淛与姚崇有过同样的感慨。《文海披沙》中,他列举了几个例子。其中提到,高力士的父亲去世,左金吾大将军程伯献、少府监冯绍正前往吊丧,披发而哭,逾于己亲。对此,谢肇淛感到难以理解。在他看来,胁肩谄笑还可以通过伪装做到,“此副急泪,从何处得来”?

  即便演技再好,这些哭者也藏不住那颗谀佞之心。这是因为,他们的行为无一不是过情之举,错位得让人不解、令人不齿。为了扑向并牢牢抓住功名利禄,他们不惜抛掉人格尊严和道德耻感。那些常人不愿为、不屑为的事,他们可以义无反顾、孤注一掷,甚至做了还洋洋得意,自以为得计。

  唐代窦怀贞便是如此。韦皇后的奶妈王氏,本是一蛮婢,窦怀贞娶之为妻。当时,奶妈的丈夫俗称“阿赩”,窦怀贞每次面圣或写奏疏,都署名曰“皇后阿赩”。许多人嗤之以鼻,他却欣然自得。窦怀贞的谀佞并非偶然为之,他任职宪台期间,每次见到没有胡须的,就以为是宫中太监,必定百般讨好。这等倾巧进用、名利熏心之辈,结局可想而知。他自缢之后,唐玄宗将其改为“毒”姓。

  讨好成风,往往离不开小气候。武则天朝,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朝廷需要祥瑞,诸多谀佞也乘势而进。许多经不起推敲的荒唐事,成为载入史册、后人调侃的段子。

  一次,某地遭遇了三月雪。在凤阁侍郎苏味道等人看来,这是祥瑞,并准备草拟贺表,左拾遗王求礼认为不可。苏味道说:“这是国家大事,为何要阻止呢?”王求礼回答:“假如三月雪是瑞雪,腊月雷岂非就是瑞雷?”举朝上下都觉得王求礼的话有道理,贺表之事遂告停。

  另,有人在洛水中获得一块石头,此石白皮之上有数点赤斑。获石者要将石头献给武则天,面对大臣们诘问,他说:“这块石头有赤心,所以来进献。”李昭德怒叱:“这块石头赤心,难道洛水中其它石头都要造反不成?”大家一听,失笑不已。

  无论称三月雪为瑞雪,还是冠石头以赤心,都是有悖常情常识的,驳倒并不难。王求礼、李昭德的话精妙之处在于,他们把谀佞者的心态心理揭批得体无完肤,千古之后犹让人玩味不已。

  与骨鲠之士或谀佞之辈相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体验,宇文士及曾道出其中区别。一次,在宫中散步的唐太宗来到一棵树下,说:“这是棵好树!”宇文士及也跟着对这棵树赞不绝口。太宗听了,正色道:“魏征曾劝我远离佞人,我想不出谁是这样的人,心里曾怀疑过你,今天才发现你还真是。”接下来,宇文士及说了这么一番话。

  他一边磕头谢罪,一边讲:“群臣议事的时候,常常据理力争,让陛下您抬不起头。今天,我有幸陪伴陛下左右,若还不稍稍顺从一些,那么您虽贵为天子,又有什么意思呢?”可见,舍不得放下“坐轿子”的感觉,是许多为政者明知对方是贤者却不乐意接近,明知对方是佞人却不愿意远离的重要原因。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唐太宗从善如流、辨别忠奸,因而能够开创贞观盛世。代州都督刘兰谋反,被腰斩。将军邱行恭请旨,提出要“探心肝而食”。太宗责备他:“刘兰该如何处理,法典有明确规定,何至如此!如果吃谋反者的心肝就是忠孝,那么刘兰的心肝应该被太子和诸王所食,哪里还能轮到你!”太宗的清醒,可见一斑!(铁 坑)

(责编:陈程(实习生)、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