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军事法规”

2018年05月02日09:04  来源:新华社
 

    我军新一代共同条令于5月1日正式施行,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引起强烈反响。《内务条令》课题组组长冯定汉表示:此次修订历时3年,课题组学术准备充分,调研覆盖全部典型部队,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了坚强的纪法规保障。

2015年3月,成立了以军事科学院为主的共同条令修订课题组,在3年的修订过程中,课题组深入学习理解习近平强军思想,紧跟国防和军队改革进程,围绕习主席和军委首长关注、改革急用急需、官兵反映强烈的33个重大现实问题,形成了49份专题研究成果,并对23个典型问题进行了试点试验,采纳吸收全军部队意见建议1500多条,数易其稿后,经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党委审议,形成新一代共同条令。

学术准备充分,调研覆盖典型部队

“受领任务后,课题组面对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学术准备是否充分。”冯定汉介绍说,“共同条令在学术界素有‘军中小宪法’之称,足以体现共同条令在军事法中的地位与价值。”

在广泛收集资料的过程中,课题组对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国家公共档案馆以及各大院校的图书馆进行了充分的检索与咨询。

“我们不仅找到了党的历代领导人关于共同条令的重要论述、历代条令修订过程中的修改说明,甚至包括早期领导人的手写批示。”《纪律条令》课题组组长聂文新介绍说,“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充分体现了历代军队领导对共同条令的重视与关心。”

课题组还收集整理了我国古代军事管理相关古籍资料。关于“内务”称谓的最早使用,有些专家认为是我军参考借鉴苏联的《内务条令》,但实际上,早在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清政府发布了《军队内务条例》,这是我国军队近代以来第一本内务条令,也是第一次使用“内务”一词。

“《纪律条令》是共同条令中颁布最早的一部,也是修订次数最多的一部。”聂文新介绍说,“遗憾的是1930年我军颁布的第一部《纪律条令》原本与影印本都遗失在战火之中。”在此次修订中,课题组还对具有代表性的外军法律法规进行了充分的研究。

调研活动覆盖了全军各类典型部队,尤其是针对军改之后的新需求,课题组又专门组织大型综合调研,充分听取部队的意见与建议。

“印象最深的是到海防旅进行实地调研,官兵提出了非常具有特点的装备使用和管理问题。”聂文新介绍说,“课题组运用大数据分析方法对问卷数据进行分析,梳理出近千条共同条令修改意见,形成综合调研报告,在此基础上最终形成了我军新一代共同条令。”

着眼强军思想,突出备战打仗

此次新条令的修订,最重要的一个改点是将习近平强军思想写入条令,以军队基本法规的形式固化下来,为全面从严治军、加强军队正规化建设、统一全军意志和行动提供了根本指导和基本遵循。

新条令专门增设“聚焦备战打仗”条目和军事训练管理章节,将备战打仗思想贯穿全篇,很多细节的规范都体现了这一原则。

“作训服前置,就是备战打仗思想的一个重要体现。”冯定汉说。在上一代条令中,作训服的位置在礼服和常服之后,在对部队的调研过程中,部队官兵强烈反映日常巡逻、训练、执行任务都要着作训服,很少有时间穿常服。

“随着部队实战化训练走向深入,迫切需要将作训服的地位在新条令中予以体现。”冯定汉介绍说,“虽然此次修订只是将作训服的位置前置,但体现的是中国军队备战打仗的意识。”

中国是礼仪之邦,营门卫兵也一直采用挂枪姿势,枪身在胸前约成45度,枪口向上。而特种部队则普遍使用双手持枪姿势,与挂枪姿势的区别在于枪口朝向左下。在对部队的调研中,战士们强烈建议营门卫兵在执勤的时候,也应采用双手持枪姿势。战士们对两种持枪姿势进行了对比,在处理遇袭特情事件时,双手持枪姿势要比挂枪姿势进入瞄准状态少4秒。

《队列条令》课题组组长赵晓冬说:“最终,课题组采纳了部队的建议,规定营门卫兵持自动步枪时,可双手持枪或者挂枪。虽然只是持枪姿势的变化,体现的却是新条令突出备战打仗的特点。”

适应时代要求,回应官兵呼声

纪念章是对个人经历资历的证明和肯定,体现的是军人荣誉和人性化关怀。上一代条令规定,授予铜质、银质、金质国防服役纪念章的服役年限分别为满10年、20年、35年。按此规定,在士官退役人员中占比最大的中级士官在退役时,就无法获得银质纪念章,带着遗憾离开军营。

“针对这一需求,新条令将授予标准下调为8年、16年、30年,让更多的士官在退役前能够获得国防服役纪念章。”聂文新介绍说,“虽然只是一枚纪念章,但代表的是军队对于他们献身国防的褒扬,体现的是军队对官兵的人文关怀。”

类似的官兵呼声还有非因公外出着军装、留营住宿、手机和互联网使用等等。针对这些与官兵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课题组都予以充分的考虑。

“即使是一个小众群体的个性化问题,课题组也都进行了研判,能落实到新条令中的都进行了相应的规范。”冯定汉说,“新一代共同条令的制定与颁布,也体现了我军的文化自信与制度自信。”(刘济美、黎云、赵琳)

(责编:邱越、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