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时代,国防动员如何实现真正的智慧动员

2018年06月27日08:49  来源:中国国防报
 

未来5G时代,人和人、人和物、物和物都将连成一体。5G技术,不仅会带来“超级网速”,还将为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智能家居、虚拟现实等新科技深度融入生活打开大门。恩格斯说:“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变革。”这一科学论断同样适用于技术对动员方式的影响。国防动员作为与经济社会密切关联的军事活动,怎样未雨绸缪,主动迎接5G新技术,而不是被新技术强制性倒逼,应得到重点关注。

国防动员作为与经济社会密切关联的军事活动,会在5G时代迎来哪些机遇和挑战?国防动员如何拥抱5G时代实现创新发展?

6月24日,本报记者专访陆军指挥学院战略战役系副教授薛志亮,进行探讨分析。

依托5G编织智慧动员网,机不可失

从2012年开始,各省市国防动员系统借助当地智慧城市建设之机,打造智慧动员模式,以新概念动员促进动员能力的新突破。虽然这股浪潮的热度至今未减,但是国防动员理论界对何为智慧动员、智慧动员是否能实现仍存争议。

薛志亮对此一直进行研究和关注。作为国防动员理论界的专家,他认为实现智慧动员势在必行,但是现阶段智慧动员并不“智慧”,即使有些城市在动员潜力数据实时更新、为动员决策指挥提供信息支持上实现了智能化,但是在更为复杂的资源组织调配、供需对接、输送交接等方面或环节上,智能化程度还比较低。

“真正的智慧动员需要一个具有互联互通、信息实时交互和自组织功能的智能网络作为支撑。5G技术将使这一条件成为可能。”薛志亮说。

5G,就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缩写,其基础支撑是5G网络。与4G网络相比,5G网络具有速率和可靠性更高、带宽更宽、时延更低等优势,瞬间就可下载一部甚至几部高清电影,能够保证多元用户终端之间实时组成超密集异构网络,实现万物互联。比如说,围绕某一产品,设计者可依托5G网络直接与智能化生产控制终端相联,实现即设计即生产;高速公路、铁路、航空、航海之间既可实现路路相连,又可实现陆空、陆海、海空相联,甚至车与车、车与船、车与飞机、船与飞机之间也可相联成网。

薛志亮告诉记者:“在这样一张万物互联网中,移动云计算、情境感知、网络自组织、信息智能化分发等颠覆性技术让智能制造、无人驾驶、异构数据共网智能管理等行业应运而生,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这就为构建真正意义上的智慧动员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支撑。”

他说:“客观上讲,目前国防动员领域信息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程度相对于经济社会发展而言,还很滞后。因此,依托5G网络编织智慧动员网,是实现国防动员跨越式发展的一次良机,机不可失。”

定制化直达式敏捷动员,呼之欲出

如果有朝一日,中国的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遭受威胁,国家机关将如何行动?公民和组织的权利将受到哪些限制,并要对国家承担什么义务?如果前线战争陷入胶着状态,物资补给从哪里来?

这都是国防动员需要考虑的问题。从本质上来说,国防动员就是以满足战争需求为取向的活动,要解决的主要矛盾就是动员供需矛盾。薛志亮告诉记者,以往动员供需主要靠人工作业,即使近些年实现了人与计算机的结合,各动员领域建立了数据库,但总体上还是概略运筹、粗线条管理。这与信息化战争是不相适应的。

薛志亮认为,基于5G技术的智慧动员网一旦构建起来,将使动员形态发生根本变革。他举例说,5G时代智慧动员网的顶端是一团由供给与需求、生产与输送、条件与要求等各类数据信息联结而成的“动员云”,供需双方可依托它实现供需信息实时匹配,生成定制化动员任务清单,并直接把清单传递给生产、仓储、物流等各相关主体,形成以动员任务为中心,多类主体、多个领域、多种要素之间的有机协同,实现从市场到战场、从车间到阵地的直达式供给。

薛志亮将这一新型动员形态称为“定制化直达式敏捷动员”。简而言之,这一动员形态将使需要动员什么、什么可以动员、从哪里动员,以及动员周期和时限要求如何、动员生产和输送方式怎样等一系列问题都能清晰把握和实时调控,从而确保动员精准高效。

“这种动员形态会不会取代人的作用?”面对记者的疑问,薛志亮解释:“这一新型动员形态不能取代人在动员中的决定作用,反而对人的因素提出更高要求。简单地说,只有了解5G网络并能够熟练运用相关技术的人去筹划、组织或参与动员,才能使智慧动员网真正‘智慧’起来,定制化直达式敏捷动员才能得以充分实现。”

更新观念顶层设计,时不我待

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说过,一个拿刀的武士,在给了他一支步枪后,把步枪当作刀挥舞,他还是一个武士,只有他拿着步枪向两百米外目标瞄准开枪,他才转变为战士。这说明转变思维定式的重要性。

“5G时代,国防动员人的首要任务应是转变思维定式,不能简单认为5G技术只是通信技术的一次变革。必须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要被动接受新技术带来的改变。”在薛志亮看来,未雨绸缪的关键是做到以下两点:

一是尽早研究和掌握5G技术对传统动员形态的颠覆性影响,敢于用新技术来一场头脑风暴,率先构建起关于新型动员形态的认知模式和思维观念。当新技术已现端倪,能够被人们认知时,就应该充分发挥观念创新的主观能动性,宁让观念等技术,勿让技术等观念。

二是尽早筹划顶层设计,重点围绕构建新型动员形态的目标方向、功能效用、要素构成、技术标准、运行规则以及建设模式、实现途径等全局性、根本性问题开展课题攻关,形成可行方案,进行试点检验,为时机成熟全面铺开做好准备。

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必由之路

国防动员是联结经济与国防、军队与社会、市场与战场、平时和战时的桥梁与纽带。业界普遍认为,国防动员的本身就是军民融合的重要领域。

从本质上讲,军民融合是生产力与战斗力的融合。5G时代,生产力的社会化、市场化、专业化、智能化程度都将大大提升,这将使动员基础更加广泛,可动员的资源更加丰富,动员的实现方式也更加智能、精准和高效。

薛志亮认为,想要这种“愿景”变成现实,首先需要国防动员领域军地双方、供需两端共同构建智慧动员网,把智慧动员网融入5G网络,并确保安全稳定和保密;其次,要依托5G网络和智能生产技术在重要产品、重大项目中更精准、更广泛地贯彻国防要求,实现民用和军需的更深融合;第三,要军地协同开展基于5G网络的国防动员潜力信息通用和专用编码的识别认证,为“国防动员云”提供可靠数据支撑;第四,可率先尝试依托陆、海、空域运输网络和车辆、船舶、飞机等智能运载工具、各类智能仓储设施,建立战时智能物流储备。

“当然,5G网络真正建立起来,能够实现的要比现在能够想到的多得多。”对于即将到来的5G时代,薛志亮充满希望。(程荣)

(责编:张凌博(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