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份网络战略文件意欲何为

2018年10月18日08:21  来源:解放军报
 

 近日,白宫发布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国家网络战略》。这是15年来美国公布的首项内容全面的网络战略。而在此前,五角大楼公布了《2018国防部网络空间战略》,渲染美面临严重网络安全威胁。这两份网络战略文件都强调加快美国网络军事力量建设,进攻性色彩浓厚,值得高度关注。

谋求“唯吾独尊”

在界定、塑造和管理网络空间方面保持主导地位

《国家网络战略》呼应了美国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相关内容,如将保卫美国、促进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提升美国影响力列为四大支柱,并提出战略目标及实现举措。该战略的核心观点是,美国创造了互联网,因此美国政府必须在界定、塑造和管理网络空间方面保持主导地位,就像其在全球所发挥的作用一样。

《国家网络战略》提出,为“保护美国人民、国土及美国生活方式”,需要确保联邦网络与信息安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打击网络犯罪并完善事件上报机制;为“促进美国繁荣”,需要加速推进数字经济建设、培育和保护创造力、培养优秀网络人才;为达到“以实力求和平”目标,一方面需推动达成“负责任国家行为准则”以促进网络稳定,另一方面也要对不可接受的网络行为进行溯源和威慑;为“提升美国影响力”,应建设开放、互操作、可靠、安全的互联网,并与盟友、伙伴展开广泛合作。

《2018国防部网络空间战略》以“防御前置”“塑造竞争优势”和“做好战争准备”为关键词,提出“在任何空间作战并获胜,以先发制人、击败、威慑等方式抵御重大网络攻击,以及与盟友、伙伴合作”三大目标。为实现这些目标,该战略提出了“建设更致命的联合力量、开展竞争与实施威慑、强化联盟与吸引伙伴、在国防部内实施革新、培养网络人才”五大具体举措。

强调“防御前置”

在源头扰乱或阻滞网络威胁,包括那些未达到武装冲突层级的行为

以“大国竞争”为主基调,渲染所谓“4+1”威胁。美国今年1月出台的《国防战略报告》声称,当前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呈现“4+1”的基本格局,其中中国和俄罗斯是主要对手,朝鲜和伊朗次之,恐怖主义排名最后。鼓吹“大国竞争”的论调在此次发布的两份网络战略文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国家网络战略》强调新的战略设计源于“新威胁的出现和战略竞争新时代的到来”,认为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以及非国家行为体对美构成了不同的网络威胁。《2018国防部网络空间战略》则声称“我们处于与中、俄的长期竞争中”,把朝鲜、伊朗等其他行为体归为另一类,对之前同类文件中所强调的非国家行为体的威胁只字未提。

以绝对优势为目标,软硬兼施提升网络实力。《国家网络战略》开篇即重申“美国的繁荣与安全取决于如何应对网络空间的机遇与挑战”,内容涉及国土安全、经济、军事、外交等各领域,折射了特朗普政府借助网络力量“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意图。《2018国防部网络空间战略》则更加直白,表示既要参与日常网络竞争,又要做好战争准备,以确保美国享有军事优势。除从人才建设、机构协同、制度保障等层面论述如何加强网络硬实力外,两份文件都用较大篇幅强调与盟友、伙伴等开展合作,把达成国际准则作为提升网络软实力的重要方式。

以网络进攻为导向,以新概念诠释威慑与防御。与之前同类文件相比,两份新文件蕴含着浓烈的进攻性色彩。白宫战略文件发布的前一天,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公开表示,白宫已“授权实施进攻性网络行动”,“不会再像奥巴马政府那样自缚手脚”。文件提出,为达成有效威慑,要让网络恶意行为体承受“反应快速、代价巨大、清晰可见的后果”,其进攻性明显强于以往的网络威慑政策。国防部公布的文件中将网络作战概念由“主动网络防御”更新为“防御前置”,表示要“在源头扰乱或阻滞网络威胁,包括那些未达到武装冲突层级的行为”,从而“将我们的关注焦点外移,在威胁行为抵达目标前将其阻止”。不难发现,无论是行动的时间点、对象还是地理范围都前伸至“攻击源头”。“防御前置”名为防御,实为攻击。

突出“大国竞争”

将引发网络空间军备竞赛,增大意外冲突爆发的可能性

这两份文件,无论是对网络威胁的评估还是对硬实力的强调,都与特朗普就任后的外交政策走向保持一致。突出“大国竞争”和加强网络军事力量建设,无疑将引发网络空间军备竞赛,增大意外冲突爆发的可能性。

究其原因,这与网络空间领域的特殊性有很大关系:一方面,网络空间与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等国家利益高度相关,已经成为大国战略博弈的重要疆域,任何一国仅从自身安全与优势出发而采取的网络力量建设举措,都可能会触动其他国家高度敏感的神经。另一方面,网络空间在全球范围内紧密互联,进入门槛极低,溯源技术相对滞后,类似“想哭”这样的网络病毒已经扩散至非国家行为体并造成了巨大破坏,加之各国在网络空间高度互不信任,因误解、误判导致危机升级甚至爆发冲突的可能性持续存在。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作为全球首个建立网络部队和网络实力最强的国家,如果依然将重点置于大力发展自身力量,频频使用“准备战争”“先发制人”等词汇来展现其强硬姿态,即使在选择国际合作伙伴时也强调要与其“志同道合”,其结果只能是导致大多数国家的焦虑感倍增,并引发连锁反应,最终陷入越增加军备越感觉不安全的“安全困境”。(吕晶华)

(责编:赵苑旨(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