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战场实验室”砥砺先进战斗力

2018年11月04日09:14  来源:解放军报
 

  “变了,一切都变了……”10月中旬,原济南军区炮兵靶场训练处长刘小光走进中部战区陆军某训练基地,回想起自己上世纪80年代在这里工作的场景,感慨不已。

  和老领导聊起这些年来的变迁,中部战区陆军某训练基地副司令员常连甫说,除了看得见的楼房、营区等变化,这里的职能使命、演习模式等也已悄然改变。

  2000年,原济南军区炮兵靶场改编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时,常连甫就调入基地工作,是一名“老导调”,参与导调百余场演习,亲眼见证了陆军演习的变化。“这些年,演习年年有,每年都不同,几次大的转变至今仍记忆犹新。”常连甫说。

  刘小光在靶场工作的那个年代,炮兵靶场只为前来驻训的炮兵部队提供训练场地、用水用电等方面的保障。常连甫记得,靶场改编为训练基地后,才开始承担演习导调任务。不过,那时候的演习,大多是计划导调下的单方演习,只有红方,没有真实的作战对手和对抗行动。

  组织这样的演习,导演部可不轻松。从演习流程到实兵行动,都由导演部提前设计,演习开始后参演部队的行动内容和时间、空间也都要详细规定。大部分“敌情”都由导演部直接通报给红方,有时也通过情况显示分队在一些地方摆几辆坦克、插几面旗帜,让红方知道那里有“敌情”。

  “从现在来看,当时的演习是不够贴近实战,甚至与实战差距比较大。但与任何事物的发展一样,实战化训练也需要一个探索、发展的过程。”常连甫坦诚地说。

  立起问题导向,开启了最初的转变。2006年,在实兵检验性演习的总结讲评会上,演习总导演30分钟的发言,讲部队成绩不到2分钟,讲问题超过28分钟。此后,检讨式总结逐步推开,坚持问题导向成为组织演习的重要原则。

  真打实抗,催生了训练模式转型。2008年,该基地首次参与组织实兵对抗演习,指定了模拟蓝军,实兵训练有了真实的作战对手。不过,对抗开展起来了,训风不实问题依然存在,为了取胜,有些部队千方百计钻演习规定、对抗规则的漏洞。

  最大的变化,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后。一场“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为训练场吹来阵阵新风。2014年的一场实兵自主对抗演习中,导演部最大限度“放权”,红蓝双方真正放开手脚对抗。蓝方真实构设铁丝网、反坦克壕、三角锥等工事障碍,演习开始后红方好几个小时都没能通过障碍区。

  与此同时,训风问题逐渐得到纠治。2015年,这个基地在场区建设了由200多个高清摄像头、240多公里光缆等组成的战场监控系统,导演部可实时监控参演部队行动;此次国防和军队改革,基地增编了专门的导调机构,实现了导调队伍专业化;近几年,演习中各级纪委到训练一线严抓训风演风,纠治和平积弊,接连通报、重罚……一系列组合拳下来,演习弄虚作假的现象越来越少。

  发生在这个基地的这些变化,只是全军实战化训练不断走向深入的一个缩影。站在新时代的新起点上,基地化训练的质量和效益加速提升。基地正在按照“十三五”规划,拟制《数字三维地理信息系统建设方案》。“未来,我们可以‘虚实结合’模拟未来真实战场环境,让训练基地真正成为未来战争实验室……”该基地司令员王金龙介绍说。(周远)

(责编:芈金、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