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墨脱:从路在梦里到路在脚下

2018年11月19日08:29  来源:解放军报
 

墨脱边防营某连门口的水泥路,直通巡逻点位。马军 摄

潮涌边关,沧桑巨变。历史总在一些特殊的年份留下特殊的印记,以昭示和启迪人们,从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改革开放40年,我国综合国力提升,科技创新发展,边防建设提速。放眼今日边关,我国边防建设已迈入高效立体管边控防新时代。

吾甫浪沟,全军唯一骑牦牛巡逻的边防线;墨脱,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建制县;古林钦山口,全军海拔最高边防巡逻点。在祖国漫长的边防线上,这3个地名,也许并不为人所知,但“唯一”“最后”“最高”等字眼,让人不禁联想到“缺氧、艰险、恶劣、严寒”,也让边防军人的牺牲和奉献,穿透岁月和时空的隧道。

北斗卫星指引巡逻,直升机空中巡航,护卫舰巡逻海疆,“蓝鲸”潜航碧波之下……今天,多样化执勤、立体化管控筑牢一道钢铁长城,守卫着各族人民的美好家园。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登高望远,我们发现,稳边固防离不开强大国力的支撑,戍边守防更离不开一代代戍边人的忠诚勇毅、责任担当。边海空防牢不可破、安如磐石,靠的是无数边防军人献身使命的精神传承。这是确保边境安宁的恒久力量源泉。 ——编 者

边防官兵戍守墨脱,都是从跋涉山路开始的。

当年,墨脱不通公路,官兵只能在每年6月到9月—多雄拉山的开山期,徒步进驻墨脱。

1998年入伍的周国仁,是在次年夏天打着背包、拄着手杖,跟着老兵从林芝市米林县向墨脱进发的。

“进一次墨脱,就像经历一次战斗。”忆及当年,周国仁感慨颇多,“进驻墨脱,得有过五关斩六将的本事!”

百里进山路,也是一条“生死路”。官兵从米林县派镇出发,沿途翻越海拔4700多米的多雄拉雪山、天险“老虎嘴”,数次穿越千年不化的冰川、飞流直下的瀑布,通过蚂蟥肆虐的原始森林……

“乱石纵横,人马路绝,艰险万状,不可名态……”《西藏始末纪要》中,对墨脱边境地区有这样一段描述。

说是路,其实没有路,官兵在荆棘林中开路、在悬崖上架梯,在绝壁上攀岩、在江河上溜索,一路上险恶不断。巡逻一次,最短要3天,最长则需15天。

老营长文豪在墨脱守防11年,在近200公里的漫长边防线上,他先后31次走掉脚趾甲。墨脱边防营先后有近30名官兵献出宝贵生命,其中多数倒在了巡逻途中。

周国仁打小在昆明长大,经常听老人讲滇西边防的故事。他没想到,直线距离仅70公里的“进山路”,徒步得走7天。墨脱的遥远,超出了周国仁的想象。

周国仁是边防营最老的兵。墨脱边防一条条靠人脚、马蹄踩踏出来的巡逻路,他走了20年。巡逻途中“马死人亡”的事他听过不少。

那年5月,多雄拉山的开山季提前了两个月,给边防营运送给养的任务随之展开。时任副连长张洪万带队背着给养翻越多雄拉山。大家刚爬到半山腰,一场暴风雪猝然来袭。

有着20余次带队“闯关”经验的张洪万,带领巡逻队在风雪中跋涉两个多小时。即将抵达多雄拉山口时,他发现有6名新战士不见了踪影……

张洪万心急如焚。他将战友和物资安置在一个山洞内,便带领2名战士,转身走进茫茫雪原。20分钟后,张洪万找到了掉队的战友。正当他收拢人员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是雪崩,快向右撤!”眨眼间,张洪万被积雪吞噬。

“我的新兵班长伍伟,就是被救下的6名战士中的一员。”周国仁说,每次讲起这件事,伍班长都眼含热泪。

一年深冬,边防营机要参谋汤明辉的儿子不幸离世。正值大雪封山,部队通往外面的山路被阻断。汤明辉的妻子发来电报:“儿子躺在殡仪馆,等你回来见他最后一面。”一封电报的故事,让墨脱官兵热泪长流。

路,是世世代代的墨脱人连通外界、维持生计的唯一通道;路,是墨脱军民心中的一个梦想。

从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驻地政府下决心为墨脱修建公路,但由于地质灾害频发,建设难度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2013年10月,墨脱公路正式建成,这条季节性公路,结束了墨脱不通公路的历史。有了路,墨脱这朵“隐秘莲花”,向世人绽放出最美的容颜。

“墨脱不再远,再也不是‘高原孤岛’了。”周国仁还记得,他和战友听说公路修通时的兴奋劲儿。

路通了,从林芝到墨脱乘车只需10小时,新兵成建制乘车进墨脱不再是奢望;路通了,官兵外出执勤再也不用徒步翻山越岭。

代明是第一批成建制乘车进墨脱的新兵。2013年11月,一辆汽车抵达墨脱边防营。代明走下车,拨通了叔叔代勇的电话:“叔,我到墨脱了,你的心愿我替你实现了。”电话那头,远在贵州的代勇,声音哽咽了……

23年前,代勇入伍进驻墨脱。那个年代守防的战士,谁没做过关于路的梦?

“那时候,我们最渴望有朝一日能乘车进墨脱、乘车执行任务。”年逾四旬的代勇说,听说自己的侄儿乘车进驻墨脱,他的内心有种莫名的自豪和激动,“今天的墨脱戍边人有福了……”

梦想照进现实,边防建设日新月异。如今已是边防某连下士的代明,长年在边防一线巡逻执勤,见证着祖国边疆繁荣发展。

改革开放潮涌边关,昔日落后的墨脱大变样。墨脱公路修通以后,官兵执勤巡逻逐渐摆脱手脚并用的历史。“作为边防军人,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桥多了,巡逻执勤没那么险了。”代明说。

墨脱现有钢索吊桥14座、钢架桥12座,基本连通了墨脱境内的山川。如今,官兵们巡逻到江河、峡谷,基本不用漂牛皮筏子、走藤条笼子、荡溜索绳子了。

让周国仁感触最深的是,驻地政府和西藏军区协力攻关,为墨脱边防营改建边防巡逻公路。一条条通往边境巡逻点的简易公路,在官兵脚下延伸。通往中缅边境14号点位的巡逻路,三分之二路程修通了公路,不仅巡逻时间节约了2天,巡逻安全系数也大大提升。

林芝军分区政委王卫红掰着手指头说,随着边疆的开放开发,林芝经济建设快速发展,林芝军地双方已制订相关规划,计划按照等级公路标准新建边防道路,为边防部队提供强有力的交通保障。

路通百通。随着交通道路在墨脱边防延伸,一条条“信息高速路”的建成,也为边防建设带来巨大变化。

十几年前,边防营巡逻队前出巡逻15天,经常失去联系。今天,边防营守防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这个距首都北京超过2000公里的“信息孤岛”,实现了3G网络全覆盖。

官兵巡逻执勤的信息,可实时传回营部和军分区;连队还用上了“远程会诊”系统,一旦巡逻途中出现紧急情况,可以随时随地连线医疗专家。

“老墨脱”周国仁感慨,第二故乡墨脱的变化天翻地覆,如今墨脱戍边军人都期盼能在这里多干几年。

王卫红说,再过不久,一条连接林芝和墨脱的新建公路将通车,这是一条全年通车的公路。那时,边防官兵可不分季节随时进出墨脱,从墨脱到林芝的路程,将缩短至半日之内。

墨脱路,这条饱经风霜,承载着墨脱戍边人光荣和使命、幸福和梦想的边防通道,必将留下边关战友更加坚实的足迹。(严贵旺)

(责编:赵苑旨(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