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守“生命禁区”十五载,新疆军区天文点边防连军官欧阳文熟谙辖区内重要地物的高程和名称,用语言作武器,成功处置险情百余次——

选择了边关,便只顾风雪兼程

2018年12月17日08:55  来源:中国国防报
 

  12月的喀喇昆仑山,哈气成冰。这天,天刚放亮,欧阳文就穿梭在运输车之间,和战士们一起装载连队过冬的物资。

  “不是刚从医院回来吗?”有人问。他憨笑着挥挥手:“闲不住,能为山上守防的兄弟们做些事,我心里才踏实。”

  欧阳文出生在广西百色一个农民家庭,作为西南民族大学1999级外语系第一个入党的学生,毕业那年,他谢绝待遇优厚的工作邀约,参军入伍来到新疆。

  2004年初,欧阳文来到天文点边防连担任翻译。上山的路坑坑洼洼,欧阳文坐着巡逻车,一路哐啷哐啷,五脏六腑都快被颠了出来。连队位于喀喇昆仑高原腹地,海拔5170米,含氧量不足平原的45%,紫外线强度却是平原的4倍,年平均封山期长达6个月,没有季节更替。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南方小伙哪经得住这考验,刚下车,“咣”的一声,整个人就直挺挺栽在地上——严重高原反应。这一躺就是半个多月,每夜头痛欲裂。可他没想到,比头痛更难忍受的,还有无边无际的孤寂。连队方圆几百公里内荒无人烟,与外界的联系就靠一台程控座机电话。

  “与世隔绝”的日子里,欧阳文将更多时间花在钻研专业知识上。记者翻开他案头厚厚的《边防政策与法规》,整本书被他用多色圆珠笔圈点备注,笔记像蚂蚁一样爬满了中缝和边角。在高原待过的人都知道,高海拔对人的脑力和记忆有较大损伤,但这些专业书籍,欧阳文倒背如流。为了把头脑“擦光磨亮”,除了英语之外,他还学习乌尔都语和印地语等多种语言,增加自己对外国文化和宗教的了解。欧阳文说:“当翻译,绝不是‘会翻译’这么简单。与外方沟通交流时,要有气场和立场,措辞得有礼有节、有理有据。”

  戍边的这些年,欧阳文熟谙辖区内重要地物地貌,随手一指,一个山头、一条河流,甚至一块巨石,他都能快速准确说出它们的高程和名称。“即便再小、再不起眼,它们都是祖国的土地。”欧阳文说。一次,连队官兵对某高地以北地区进行巡逻检迹时,遇到3名在此牧马的邻国牧民。由于语言不通,双方人员比划半天也无济于事,直到欧阳文赶到,涉边问题才得到及时解决。

  这件事让欧阳文沉思了许久:涉边无小事。在边境地区守防执勤,官兵得过语言关。为此,欧阳文决定在连队开设英语培训班,提高官兵的英语会话能力,同时他还编写了《边防执勤英语会话100句》,印发到每名官兵手中。实用有趣的英语课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很快,培训班就开到了团里。如今,在欧阳文的帮带和影响下,连队的战士都能进行简单的英语会话,先后有8名战士考学提干,15名即将退伍的老兵考上留疆干部,他也因工作出色,两次被上级表彰为“边防执勤先进个人”,荣立三等功两次。

  欧阳文常说:“天文点”就是他的家,战友就是他的家人。一次次出生入死、肝胆相照,让他和战友建立起了深厚的兄弟情谊。

  2005年8月,欧阳文跟随连队官兵上山,行至麻扎达坂休整时,由于身体不适,欧阳文下车腿软,整个身体往一侧的悬崖倒过去,幸亏战友及时拉住,才捡回这条命。还有一次,欧阳文带队连续一周执行野外驻训任务,在零下摄氏20多度的低温环境里,一名战士的双脚冻得失去知觉,欧阳文见状立即解开棉衣,将战士的脚放进怀里用大衣焐着。2015年9月16日,中央军委授予天文点边防连“团结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消息传来,欧阳文和战友们相互拥抱,喜极而泣。

  入伍15年,欧阳文连续12次在海拔4000米以上高原戍边,足迹遍及辖区所有边防连队,其中9次在条件最艰苦的天文点边防连,累计巡逻500余次,成功参与处置险情上百次。眼看着欧阳文常年驻守高原,夫妻两地分居,领导多次提出让他下山换换岗位,却总是被他委婉谢绝。

  “后悔吗?人生有多少个15年?倘若当年稍微犹豫一下,或许现在的境况就会大不一样。”记者问道。

  “固国必先固边。既然选择了边关,便只顾风雪兼程。”欧阳文语气坚定。(李蕾 赵金石 牛德龙)

(责编:芈金、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