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拥军,叫回馈军营

2018年12月26日08:52  来源:中国国防报
 

2015年,李树春从潍坊军分区副政委岗位退休。同年,他被潍坊市民政局“挖”去,担任正在筹办中的拥军优属促进会主席。双拥是连接军地的桥梁。从那时起,李树春开始从“桥”的这一头,走到了“桥”的另一头。

军营是我牵挂的地方

对于李树春的选择,不是所有人都能懂。

潍坊拥军优属促进会是潍坊市民政局注册的一个非营利性社会组织,组织无创收,人员无工资,活动无经费,除了几间办公室外,其他全靠自力更生。在这样一个驻军大市,统筹全市社会化拥军活动的促进会主席俨然一个高级“义工”,既要吃苦耐劳,还要长袖善舞。李树春曾获山东省“拥政爱民先进个人”称号等多项荣誉,有着丰富的军地协调经验。再者,他是副师级干部,在缺兵少将的促进会干双拥,多数时候得亲自上阵,有时还不得不向“以前喊他首长”的部门负责人请示工作,面子上可能挂不住。

“双拥工作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协调,能靠一张嘴把事办了,这还不是最大的面子?”部队的双拥工作经历形成了李树春这一朴素的认识。1990年,驻地的小麦成熟了,却连续多天阴雨,急坏了周边群众。就在此时,某师突然停训三天,官兵加入抢收队伍。这个协调全师之力帮助群众“龙口夺麦”的大动作,就是时任正连职群联干事李树春向师首长建议的结果。从此,整修学校人手不够、得了急病赶不到地方医院……遇到困难解决不了,不少群众就会去找这个“一杠三”。

“老李,看见战士嗷嗷叫,有感觉吧?像不像咱当兵的时候!”去年“八一”,李树春和几名促进会的老兵带演出队到某部慰问。官兵已连续高强度训练数月,神经绷得像拉满的弓,观看演出对他们来说是一次难得的休整机会。演出现场,拉歌声、口号声、呐喊声此起彼伏,台上台下汇成了欢乐的海洋。

那天,看着熟悉却又变得遥远的火热军营,李树春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他年轻时干过生产队文书,下过地、沤过粪。1978年,他参军入伍,在后来的37年间,从战士一步步干到副师职领导干部。李树春说:“在军营,我学习了文化,明白了道理,收获了荣誉。如今退了,军营仍是我最牵挂的地方。或许,干双拥是回馈军营的最好方式。”

一点火花引燃一片火光

有人说,世上的事有两难,一是从别人的口袋里掏钱,二是往别人的脑袋里装思想。这两难,李树春都赶上了。

促进会筹建之初,李树春是“光杆司令”,急需发展会员。但是,入会就要拿钱拿物,愿干这种赔本事的人不多。“促进会虽然是民政局注册的,但不能依靠行政手段去强制企业或个人加入,这是个两厢情愿的事。”潍坊市民政局双拥办副主任刘清华见证过促进会第一次组建的失利,请来李树春是为了发动“二次进攻”。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基础,同样的“作战”目标,只是换了指挥员,这一次却有了惊喜。3个,5个,80个,110个……一年间,李树春尽己所能,拿出5万元做注册资金、发函给各个企业、挨个给熟人打电话,一步步地,终于让促进会从“襁褓”中走了出来。

“他能把队伍拉起来,关键是大家信他办实事。”促进会会员、潍坊军分区原副参谋长李义良曾与李树春有过工作交集。他还记得,李树春在任诸城市人武部政委期间,在帮助驻军解决子女入学、家属安置上从不虚与委蛇。相应的,在军地共建活动中,驻军部队只要一听是李树春发来邀请,也都积极配合。

促进会的队伍建起来了。但是,李树春没有急于开展工作堆成绩,他在想如何克服第二个难事,让会员真正地了解部队、走近官兵,把拥军观念根植于心并传播给更多的热心人。

对此,李树春多年积累的政治工作经验派上了用场。他带领会员到军营过“军事日”,看内务、摸装备,让会员感受基层官兵的辛苦与付出。他还带头创办了带有准印证号的《潍坊双拥》刊物,传递拥军故事,凝聚拥军力量。

一点火花引燃一片火光。在李树春和促进会会员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社会团体和个人,开始向促进会靠拢。2018年春节,促进会开展“送温暖、进百家、入军营”活动,一纸倡议书发下,在3天内就召集了56家单位及上百名个人参加。

捧着一颗诚心来

刚出锅的饺子,热气腾腾,村民们一碗一碗地往官兵手里送,风雨中奋战了十几个小时的救灾官兵吃上了热乎饭,一些年轻官兵在接过饺子时眼圈红了,说这像家中母亲做的饭。8月中旬,潍坊寿光发生洪涝灾害,李树春赶到现场慰问官兵,军民相亲相爱的一幕让他动容:“爱有多深,情有多真。拥军不只是送粮油米面,还要有实实在在的心。”

有了实实在在的心,做拥军工作就不会糊弄。9月,某部向促进会发函,请李树春帮忙策划一场送别老兵的文艺晚会。当文艺团体把节目单定好后,李树春提出了意见。“整体节目基调不对,不能有太多嘻哈元素。还有,节目有近一半是与‘八一’慰问时重复的,有些老兵已经看过,再让他们看一遍,还有啥意思……”

有了实实在在的心,做拥军工作就不惧繁琐。战斗英雄王刚曾在边境作战中失去双眼,行动不便。爱人付春香原在莱阳工作,随部队到潍坊后劳保关系一直未得到解决。李树春在一次慰问时了解到这一情况,多次跑到有关部门帮付春香反映问题、咨询情况。

有了诚心,做拥军工作就没有杂念。促进会虽然没有财政拨款,但有会员缴纳的会费,如何管理这笔资金,有些人很关注,想这会不会成为个人的“小金库”。“促进会只有一个账号,资金全部用于拥军活动,进出账目有凭有据,我们专门聘请了财务出纳。”促进会总顾问刘洪清说,李树春不会开车,到促进会办公都是自费打车,包括李树春前期掏的那5万元注册资金,也是“抽”不出来的。

如今,促进会名声响了,很多团体和个人慕名而来,想找李树春一起拥军,可李树春并不是来者不拒。“拥军不是衣食无忧后的调剂活动,也不是心血来潮的一时冲动,更不是个人名声的增值资本。”社会化拥军需要调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但李树春不想让促进会的拥军走向“庸俗化”“物质化”。他说,他曾是兵,也是干部,知道官兵需要什么,捧着一颗诚心,给军人更多理解、更多关爱、更多尊崇,这才是拥军。(朱宏博)

(责编:赵苑旨(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