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度,俄美关系难有转机

2019年01月07日08:47  来源:解放军报
 

去年以来,从俄前特工“中毒”案引发的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之间的“外交战”,到美国发起多轮对俄制裁的“经济战”,再到叙利亚局势、俄乌刻赤海峡危机以及《中导条约》的存废之争,俄美关系并未因首脑会晤而走出低谷,反而在一回回交锋中火花四溅。

大国关系是全球稳定的基石。俄美关系在2019年的走向,将深刻影响全球稳定和世界格局。

美对俄施压将成常态

2018年,由于现实利益冲突、相互认知错位等因素,美国在军事、政治、外交、经济、舆论等多领域展开对俄施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俄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根源于意识形态领域,但突出体现在地缘政治领域,一直以来双方对于安全问题缺乏共识。”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李抒音说,近年来,西方实力的相对衰弱以及俄罗斯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的相对加强,加深了西方对于俄罗斯这个传统战略竞争对手的忧虑。此外,叙利亚内战、克里米亚入俄以及俄乌刻赤海峡危机,也不同程度加剧了俄美关系紧张。由于双方关系的敏感性和长期复杂性,今年双方预期将延续对抗性博弈的“主基调”。

2018年年末,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美军将撤出叙利亚,似乎降低了美俄在叙战场发生冲突的可能。但李抒音认为,鉴于美国在叙利亚的政治利益以及不愿看见俄影响力继续在中东扩大,美国完全放弃叙利亚的可能性很小,扶植“代理人”并提供武器装备是其优先选项。只要与俄罗斯的间接军事对抗依然存在,美国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角力就不会停止。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文茹指出,由于特朗普面临“通俄门”调查,为避免反对他的人借题发挥,其在新的一年很可能将继续坚持对俄强硬政策以示清白。此外,美国一些人一直把俄视作地缘政治对手或敌人,无意与俄真正实现关系正常化。

“制裁是美国对俄施压的主要工具,未来手段可能更激进。”张文茹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多次加紧对俄制裁,主要原因并非哪个具体事件,而是双方对地区、国家和全球各层面的安全问题严重缺乏互信所致。未来俄罗斯可能不断面临类似俄前特工“中毒”案这种未经查实便不由分说发动制裁的状况,而且美国发动西方盟友参与制裁是常态。另外,美国今年若退出《中导条约》,或者北约在俄欧边境线一带增加导弹部署,将加剧军备竞赛风险,恶化地区安全形势。

俄多方突围稳定战略态势

面对美国围追堵截,俄罗斯一面出手反制,在对抗中寻求合作,一面加强与传统友好国家和有合作潜力国家的密切往来,以稳定整体战略态势。

“即使在俄美因为一些地缘政治问题尖锐对立的状态下,普京也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出愿与特朗普进行对话沟通的意愿。”李抒音说,普京的对外政策变得更加克制务实,被外界视为回归“理性现实主义”。在对抗中寻求合作将成为其今后应对美国施压的主要策略。

在叙利亚问题上,李抒音认为俄罗斯将会“随美应变”,如果美国在叙军力减少或撤出,俄罗斯减少军力投入是其优先选项,这样一方面可以显示自己愿缓和与美关系的诚意,另一方面也能够降低自己庞大的军费开支,缓解经济压力。张文茹也认为,俄罗斯在中东“外交战”中收获颇丰,其将继续联手土耳其和伊朗推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扩大自身在中东的影响力与话语权。

“为缓解美国在西面战略空间的挤压,俄罗斯开始‘向东看’。除同中国、印度、伊朗等国家加强经贸、军事技术、能源等领域的合作交流之外,俄罗斯还主动加强同拉美国家的交往。”李抒音说,继续利用“北溪-2”项目、伊核问题、北方四岛、美欧矛盾等问题,分化美欧、美日、欧洲也是俄进行战略突围的现实考量。

“为减小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制裁与封锁的影响,俄罗斯今年也将进一步推行去美元化政策,支持扩大国际贸易本币结算,大量抛售美债降低美元资产水平。”张文茹说,此外,俄罗斯还在军事上研发“先锋”高超音速导弹、核动力无人潜航器等具有战略遏制意义的先进武器装备,频繁进行演习和突击战备检查,在提高自身作战能力的同时,对美形成战略威慑。俄罗斯在美国“后院”与委内瑞拉加强防空系统以及军事技术合作,即是反制美国、增加谈判筹码的一种手段。

双方碰撞中维持动态平衡

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趋冷,让很多人惊呼美俄“新冷战”的到来。但两位专家都认为,俄美之间的博弈还未出现“全面对抗”“互不往来”等冷战特征,由于双方在处理一些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互有需要,两国关系总体将保持美攻俄守、合作与碰撞并存的态势。

“延续自冷战时期的结构性矛盾、战略信任赤字以及零和思维,导致俄美关系实现正常化将是一个长期性问题。”李抒音说,美国和西方国家不断升级对俄制裁与俄罗斯出台反制措施形成恶性循环,使莫斯科与华盛顿之间的不信任感和矛盾冲突不断加深。俄专家称,对俄美关系改善不抱幻想,但也不会彻底撕破脸皮,双方将在碰撞中维持动态平衡。

李抒音说,在现有国际协议约束下,美国暂时无法赢得与俄罗斯的博弈,因此华盛顿不断谋划退出种种国际条约,在各个方面对莫斯科持续施压,并且倾向于不与俄就解决重大问题达成新协议,以维持“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因此,俄美关系近期非但不会取得重大进展,而且有继续恶化的趋势。

“但是,美俄双方的摩擦与冲突总体上是可控的。”张文茹认为,随着世界多极化趋势发展,特别是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崛起,美国“绝对安全”“美国优先”的霸权执念,在各国利益交织的今天会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这对俄罗斯来说可能是减轻来自美国压力的契机。但在美方加紧施压、俄方周旋反制的恶性循环下,两国关系在新的一年恐怕难有转圜之机。(冯升)

(责编:赵苑旨(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