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谈判无果,《中导条约》岌岌可危

2019年01月23日09:11  来源:中国国防报
 

  1月15日,美俄代表团在日内瓦针对《中导条约》问题举行磋商,由于双方立场相左,会谈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此后,美国公布就“挽救”该条约开出的具体条件并设立完成期限,向俄罗斯下达最后通牒。在美俄针锋相对的同时,双方都大力发展并提升本国导弹性能、构筑反导体系,进而推升全球紧张态势,如持续发展,或将导致安全格局的失衡以及军备控制体系的崩塌。

  条约破裂几成定局

  美国国务院负责军控与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安德烈娅·汤普森16日向媒体表示,美国认定俄罗斯陆基9M729型(北约代号为SSC-8型)巡航导弹性能指数违反《中导条约》,除非俄方拿出其履行该条约的证据,美国将自2月2日起暂停履行该条约。也就是说,俄罗斯必须彻底销毁该型导弹及发射装置,还需经过美国的核查确认,否则美国将正式退出《中导条约》。

  从2014年起,美国反复指责俄罗斯陆基9M729型导弹违反《中导条约》。据俄罗斯公布的数据,9M729型导弹最大射程为475公里,没有超越《中导条约》规定的500到5500公里的禁区。而美国依照“有罪推定”原则指出,9M729型导弹是俄罗斯舰载“口径”巡航导弹的陆基改进版,鉴于“口径”反舰巡航导弹射程达到2000公里,9M729型导弹在陆上进行实验本身就违反《中导条约》规定的“三不原则”,即不研制、不试验、不生产。美国还认定,俄方可在“可掌控结果”的环境中通过技术改造来设定9M729型导弹射程,以此应付美国技术专家的核查,这也是美国拒绝俄罗斯“静态展示”的提议、要求彻底摧毁该型导弹的原因。

  美国这种“有罪推定”的思维模式对俄罗斯而言是一种无根据的挑衅和勒索。俄罗斯在强硬回绝美国最后通牒的同时,虽表现出继续同美国接触的建设性姿态,但要求谈话建立在“对等原则”的前提之下。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在日内瓦会晤结束时表示,只有在美国针对俄方关切做出对等回应的情况下俄方才会提高9M729型导弹透明度。俄罗斯指责美国为发展反导系统而研制的靶弹可以归为中程导弹,陆基“宙斯盾”系统反导拦截弹的MK-41地面垂直发射装置可发射“战斧”巡航导弹,实质上也违反《中导条约》。里亚布科夫指出,美方没准备就其他问题进行具体对话。美国刻意无视俄方关切表明其无意让步,也缺乏解决问题的诚意。

  “矛”“盾”较量加剧

  美俄就《中导条约》的相互指责是双方发展先进武器、谋求相对军事优势的一个缩影。条约即将废除的前景会使两国彻底摆脱束缚,部署被条约禁止的武器系统,两国为保障自身安全都会采取更具有威慑性的措施,进而加剧美俄军备竞赛。

  为警告并规制美国的举动,俄罗斯突出其战略核力量打击的“不对称优势”。15日,俄国防部长绍伊古通报今年俄军五大建设任务,首先就是提高战略核力量的战斗力。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首个“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团将在年内部署,并担任战斗值班任务。去年12月26日,“先锋”高超音速导弹试射成功,普京全程观摩,并称其为“献给俄罗斯最好的新年礼物”。据报道,“先锋”导弹可携带多个弹头,进入加速滑翔段后,飞行速度可达20倍音速,并且在飞抵目标之前可进行多次非常规变轨规避飞行,若从俄境内发射,该导弹飞抵美国首都华盛顿仅需15分钟。普京宣称,“先锋”导弹系统领先于潜在对手的防空导弹系统。相关军事专家也表示,“先锋”导弹能突破美国现有的任何反导体系。

  与此同时,美国正以“星球大战”以来前所未有的规模寻求扩大导弹防御系统范围。1月17日,美国国防部公布9年来首份《导弹防御评估报告》,重新评估并阐述其导弹防御政策。特朗普在讲话中清晰地提出“三个任何”的目标,即“确保能够探测并摧毁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针对美国发射的任何导弹”。报告指出,美国将在太空部署传感器,推进在太空构建反导体系。针对俄罗斯,美国计划在阿拉斯加州新建20个陆基导弹拦截平台,并对波兰和罗马尼亚的反导系统进行更新。

  美俄博弈愈演愈烈

  1987年,美国和苏联签订《中导条约》时有着特定的冷战背景和技术条件。30多年后,美俄两国都具备比较成熟的“三位一体”、核常兼备的战略战术核打击能力以及相对完善的反导系统,因此射程为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导弹对两国而言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门槛,只要对现有导弹稍加改进就能成形。空基和海基导弹更便于快速部署和灵活打击,因此陆基导弹用于战术目的的实际效果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行填补。尽管《中导条约》对美俄两国的实际约束力已大不如前,且早已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但条约所蕴含的地缘战略意义却自冷战继承下来,条约即将作废的前景无疑将进一步加剧美俄全方位博弈。

  美国率先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意味着全球稳定将受到冲击,整个国际安全体系也将被动摇。由于俄罗斯本土受到的威胁更为直接,俄罗斯更加强调《中导条约》对于军备控制的重要性,意图抢占道义和舆论上的制高点。普京16日表示,美国推行的政策正在瓦解国际军控协议机制,这将导致极其消极的后果。有分析指出,由于《中导条约》的谈判进程是与战略武器的谈判捆绑进行,在目前的氛围下,另一关键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到期后难以延续。此外,为疏导自身战略压力,俄罗斯很可能在其他方向进行议程设置,进而催生其他方向的链式反应。比如针对乌克兰3月底的大选以及美国在叙利亚的撤军,俄罗斯或进一步加大介入力度,同美国的战略对冲更加激烈。

  欧洲无疑将成为潜在军事对抗的前沿阵地,也是美俄争相拉拢的重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意在加大渲染俄罗斯的威胁,凝聚日益“离心离德”的欧洲盟友,突出北约在跨大西洋关系以及集体防御中的作用,同时在构筑反导系统的过程中加大欧洲对美国的依附。俄罗斯则抓住“老欧洲”与“新欧洲”的分歧做工作。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欧洲作为利益攸关方,不应处于美方立场末端,并呼吁欧洲为保留条约施以援手、劝说美国。(王鑫元)

(责编:芈金、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