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2019年03月18日08:20  来源:解放军报
 

  这支狙击步枪已经跟随李诗佳走过了三个春秋。她经常开玩笑说,陪这支枪的时间远远要多于陪伴高雄的时间。吴逸摄

  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李军 吴逸摄

  在楼房搜索应用射击训练开始前,高雄跟队员们讲解战术技术要领。李军摄

  尽管有意识地控制右手,但高雄手里的手机还是微微有些颤抖……

  作为“雪豹突击队”特战三队队长,这天上午的综合攀爬训练,高雄主动提升了难度。这会儿,一双手麻木得仿佛还留在攀登绳上没回来。

  哪怕是屏幕微微一颤,视频聊天的那一头,妻子李诗佳的心也会跟着轻轻颤一下。其实不必解释,作为“猎鹰突击队”特战一队队长的她,也想象得出丈夫经历了什么。

  有那么一刻犹豫,李诗佳还是开了口:“没受伤吧?”

  “没有!”看着妻子出汗打绺的发梢上还沾着杂草叶,高雄也是一阵心疼。

  纵然相看两不厌,此刻他们还是多想握住彼此的手,即使是手掌上硬茧子的相互摩挲,也能带来更多的温暖。

  3年前,李诗佳正是在视频聊天的细节里,发现了高雄刻意隐瞒的训练伤情,立即打车横穿北京城去看他。那一次,她感觉自己搭乘了一次人生中最漫长的出租车。

  然而今天,部队移防,天各一方。面对数千公里的距离,李诗佳即使伸手,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交通工具,承载自己想去看一眼的心情,似乎就像诗中所描绘的那样:“蝴蝶飞不过沧海……”

  “一个军人半个家,两个军人没有家。”看似调侃的话语,道出了无以言表的辛酸。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高雄和李诗佳这对特战夫妻的相识、相知、相恋、相伴,书写着与普通双军人家庭一样的琐碎故事。

  但无论是官兵眼中的优秀带兵人还是领导口中征战异国赛场的巾帼英雄,脱下战袍,回归二人世界,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读懂:当“雪豹”爱上“猎鹰”时的那一种别样的内涵。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

  擦肩而过,怦然心动。2012年冬天,武警部队首届高级反恐人才考核场上大雪纷飞。“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高雄在返回营区的路上与一名女特战队员相遇。

  大雪中,她背着狙击步枪、身着特战服的身影让高雄愣了一下。那一刻,他心跳加速:“这丫头,帅!”

  当时连高雄自己都没想到,这一次偶然相遇,他们后续的故事竟有一生那么长。

  那个女特战队员叫李诗佳,她与高雄的再一次接触,却并不那么“友善”。

  2013年,作为优秀士兵保送入学对象,高雄和李诗佳分别从“雪豹突击队”和“猎鹰突击队”进入武警特警学院深造并分在同一个专业。

  “知道他是从‘雪豹’来的时候就开始盯着他。”回忆起第一次新学员见面会的场景,李诗佳打趣地说,“两支反恐‘国家队’,无论在比武场还是日常生活中,都免不了互相较量。”

  这股较量的劲头,延续了很长时间。他们时不时因为技战术运用问题“呛起来”,却又暗暗佩服对方丰富的特战经验和娴熟的单兵技能。

  “乐天派”湖北姑娘李诗佳胆大心细,险、难课目应对自如。在一次高空走钢索训练中,她请缨第一个尝试,三下五除二完成训练,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平时风风火火,关键时刻很有魄力,突然觉得她有些不一样。”高雄说。

  从互相竞争,到互生敬佩,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经意间种在二人心中的情愫,开始慢慢发芽。

  然而,当李诗佳第一次主动邀请高雄相伴游玩的时候,高雄却拒绝了。

  那时在部队已经工作了7年的高雄,渴望爱情和家庭的温暖,却又考虑到彼此特殊的工作,担心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未来,不敢贸然再迈出一步。

  高雄的战友、“雪豹突击队”参谋刘海宾与妻子马珊珊也是一对特战夫妻。

  他们的女儿刘喻芝已经3岁了,孩子会爬的时候刘海宾是在视频中看到,会叫爸爸的时候刘海宾也是在视频里听到。

  “每次回到家,女儿因为不认识我会大哭;归队,女儿又会因为不舍接着大哭。分分离离,这哭声对女儿和我们夫妻俩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刘海宾感慨地说。

  双军人家庭的生活难处,李诗佳也并非不知道,“但是因为相爱,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那天,考虑再三的李诗佳,又给高雄发了一条短信:“我们的关系就只能这样了吗?”

  是啊,就只能这样吗?矛盾中的高雄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许久之后,高雄回复了一句:“交给时间吧。”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李诗佳的回复,让高雄的内心颇受震动。

  两人独处的第一次游玩活动,李诗佳选择了双人蹦极。纵身跃下的时候,高雄感觉自己似乎有了更大的勇气,从蹦极的绳索下来,搭乘小船前往岸边的途中,高雄主动牵住了李诗佳的手……

  “如果你当不了突击手,我就转行干突击,这条路我替你走完”

  “公寓房里放在一起的东西,眼睁睁地变成‘这是你的你带上’‘这个我先拿走’……”李诗佳回忆起移防前那段时间,“很无力,但是也没办法,这是命令。”

  2017年8月26日,高雄和李诗佳步入婚姻殿堂,新婚燕尔,曾憧憬的美好生活还没来得及一一展开,便因一纸移防命令,由同城变异地。

  改革调整后,“雪豹突击队”南移,“猎鹰突击队”“北飞”到“雪豹突击队”原营区。

  移防后,从来没有畏惧过训练的李诗佳,那段时间最不想去的就是训练场。这个高雄曾经挥洒过十年汗水的地方、曾经视频通话中经常出现的地方,如今就在眼前,却又那么陌生。

  在攀登楼西北角的那片空地上,李诗佳驻足过很长时间。

  那一年特战尖子比武前夕,攀登接力射击训练中,8字环突然崩断。高雄跌落而下,就倒在那片空地上,人事不省。

  “推开门,前一秒还在笑,后一秒眼泪就下来了。”高雄仍记得那天李诗佳匆匆赶来看他时的场景。

  左手、右腿全是绷带,右脸肿得黑紫……“这得多疼啊。”李诗佳哽咽地说出了高雄一生难忘的话:“如果你当不了突击手,我就转行干突击,这条路我替你走完。”

  君在我未至,我来君已远。当时面临移防的,还有仇善发和他已经怀孕6个月的妻子李红。

  仇善发是高雄的老班长,李红则是李诗佳同期入伍的战友。相似的成长经历,让他们更清楚坚守的这份艰难。怀孕的李红,各项孕检都是一个人去。“再坚强的女特战队员,也有柔弱的另一面。”仇善发说起此事时潸然泪下,“生活中,她也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母亲。”

  时至今日,仇善发心里都有一个大大的遗憾,女儿出生前他与妻子商定好:女儿“百天照”要拍一个全家福。如今从女儿“百天”算起,已经拖了6个月,仍未能实现。

  “移防是命令,军令如山。”当被问及“是否会对仇善发抱怨”时,李红摇摇头说:“都是特战队员,谁不理解谁啊。”

  “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从2017年结婚到现在,高雄和李诗佳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面对异地造成的种种不便,他们并没有自怨自艾。这对乐观的特战夫妻始终都认为,婚姻和感情需要靠两个人共同去经营。

  “我想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多花一点心思,有感情的礼物对方是能感受到的。”性子急、嗓门大的高雄,在部队闲暇之余经常为李诗佳手工“打造”礼物。

  今年春节前,奉命出国执教的李诗佳回国,和丈夫一起休假回家。一见面高雄就给了她一个惊喜——

  一个类似小灯笼的八角盒,每个面都可以打开,打开以后是高雄和李诗佳各个阶段的合影,每个合影下面配着一句话,记录着他们从相恋到结婚的不同瞬间。

  八个面都打开以后,中间还有八条颜色各异且打着绳结的绳子藏在每个面的背面。每条绳子拽出来是不同的小福袋,福袋里又各有“玄机”……

  收到这份礼物的李诗佳嘴上“责怪”高雄“不务正业”,但满眼都是幸福。

  两个特战队员,休假在一起的每一天,也有着与普通夫妻不同的“温存”。高雄笑着说,李诗佳会趁着高雄犯困的时候突然来一个锁喉;高雄也会在李诗佳取快递回来的路上考验她的侦察意识。乐此不疲的打闹是他们增进感情的一种“专属”方式,有时候对方一个眼神,就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几天之后,高雄和李诗佳又将各自归队,继续面对繁重的训练任务和相隔千里的异地生活……

  陈玉浩是“雪豹突击队”功绩颇丰的老特战队员,他的妻子洪雪冰是原武警黄金部队某部的一名军人。相恋时异地,相距1000余公里;结婚后还是异地,相距2000余公里……平时话不多还常被妻子嘲笑“情商低”的陈玉浩,曾对“距离”两个字颇为苦恼。

  特战队员的妻子,也得有特战队员的觉悟。面对生活中那些难以逾越的距离,洪雪冰有着自己的理解:快乐与距离无关,而与内心相连。

  高雄的微信签名上写着这么一句话:雷霆雨露,皆是春风。虽然双方单位都在竭尽所能地为这些双军人家庭创造着更多便利条件,但对于未来,高雄也坦言“不敢规划得太多”。现在柴米油盐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像是奢侈,“走好眼前的这一步,认真规划下一步,才是最实际的”。

  今年春节,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热映的时候,高雄和李诗佳去电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影片中“我选择希望”这句台词让李诗佳印象深刻:“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高板墙是高雄和李诗佳都要在训练中面对的一道障碍物,曾经他们一遍遍翻越,如履平地。如今面对数千公里的距离,异地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又一道“高板墙”。“正视它,战胜它!”谈及生活中的困难,李诗佳洒脱地说。记者提议给他们拍摄一组“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在这道高板墙的左边,李诗佳笑靥如花,背后晴空万里;高板墙的右边,高雄刚刚结束训练,天空中细雨霏霏,似乎在轻轻诉说。(涂敦法 贾科林)

(责编:刘金波(实习生)、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