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巴以冲突虽然暂时归于平静,但冲突爆发的时机并不寻常,其对地区局势的影响不能等闲视之——

一场“非常时期”的冲突

2019年05月10日09:49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一场“非常时期”的冲突

在埃及、卡塔尔和联合国斡旋下,加沙地带各派与以色列于6日凌晨达成停火协议。根据协议,以色列从协议生效时起停止对加沙地带实施轰炸,同时,加沙地带各派别停止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

本轮巴以冲突是201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虽然局势暂时归于平静,但冲突爆发的时机并不寻常,其对地区局势的影响不能等闲视之。

此次冲突发生在中东局势出现重大变化的背景下。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把伊朗作为主要对手,试图推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改善关系,建立地区反伊联盟。此外,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把美国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以及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等,都表明其对以色列的偏袒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研究员田文林从三个角度解释了特朗普政府偏袒以色列的原因: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美国在中东地区扶持以色列,可以对阿拉伯国家起到制衡作用;从国内政治的角度考虑,美国国内犹太势力强大,对美国的中东政策有很大影响力;从宗教因素考虑,美国国内宗教势力把以色列看作在中东复兴基督教思想的“桥头堡”。

田文林指出,美国中东政策大幅调整带来的一个长期后果,就是让巴勒斯坦问题被逐渐边缘化,这也让巴勒斯坦人对美国彻底失去信任。随着5月15日巴勒斯坦“灾难日”的临近,控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利用民众的悲情对以色列发动袭击,也有利于其巩固在加沙地带的影响。

在专家看来,此次巴以冲突的另一个背景,与美国即将推出的中东和平“世纪协议”有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董漫远指出,特朗普上任后,就开始酝酿所谓中东和平“世纪协议”,日前更宣布将于穆斯林斋月后正式推出。然而,由于这一协议不包括“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建立两个国家”的内容,主张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且巴勒斯坦难民无权重返家园,牺牲了巴勒斯坦的利益,遭到巴方强烈反对。

此外,右翼势力在以色列新一轮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在巴以问题上一向持强硬立场的内塔尼亚胡,有望开启自己的第五个总理任期,也让巴方感到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希望更加渺茫。

以往,巴武装组织多是零星地发动火箭弹袭击。像这次大量、密集地发射火箭弹,穿透以色列先进的防御系统并造成以方人员死亡,在巴以冲突中是极其罕见的。这也显示出,哈马斯的军事实力并没有因为去年连续遭受以色列打击而“伤筋动骨”。

在董漫远看来,这一轮巴以冲突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但双方的敌对并没有缓解。在加大对以色列支持的同时,美国也会继续尝试对沙特、埃及、约旦等国施压,让其说服巴勒斯坦接受这一协议。

田文林也对巴以局势的未来持悲观态度。他指出,5月9日是以色列独立日,内塔尼亚胡也要面临艰巨的组阁谈判,这些都是以色列及时“收手”的原因。但是,明显偏袒以方的“世纪协议”很难让巴勒斯坦各派接受,巴方反美反以的情绪可能进一步激化,巴以冲突在可预见的将来并不会真正停止,甚至可能更为频繁和激烈。(冯莹)

(责编:陈羽、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