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三重影响

2016年12月02日08: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11月23日,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和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在首尔正式签署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协定生效后,韩日两国可直接共享包括朝鲜核和导弹项目等在内的军事情报。这是日韩二战后签署的首份军事合作协定。

自10月27日韩国政府突然重启与日本缔结《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谈判以来,11月14日韩日在东京完成协定的草签,仅用不到1个月时间就完成如此重要的军事协议签署,表明韩日迫不及待地摈弃两国历史包袱和现实嫌隙,在军事合作方面迈出重要一步,折射出两国在政治与安全方面的互信迅速升温。

韩日谋求军事情报合作由来已久

虽然韩国政府宣称,两国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旨在加强对涉及朝鲜核导情报的搜集、交流、共享及印证,提高情报使用效益,为做出有效的军事应对及美韩日三边军事合作服务。但明眼人都清楚,协议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对日韩两国推波助澜的结果。作为美国在东北亚的两个主要盟友,美韩、美日先后于1987年和2007年签署了《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明确了相关保密事项,为双边情报交换提供了基础。近年来,为配合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一直积极推动日韩关系接近,促使日韩形成实质性军事合作体制,以改变美日、美韩两个同盟独立运行的状态,为逐步构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机制打下基础。

实际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韩国对日本的情报需求并不强,加上韩国民众对日本殖民统治的仇恨难消和领土争端产生的外交龃龉,该协定在磋商之初就不乏质疑和挞伐之声。2012年6月29日,李明博政府不经国会同意,就直接宣布与日本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此举在韩国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在野的民主统合党强烈谴责该协定是“亲日政策的决定版”。巨大的国内反对浪潮导致李明博政府在当日宣布放弃签署协定。

美国对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署也很上心,在日韩两国情报合作陷入僵局之时,在美国的极力撮合下,2014年12月29日韩美日以应对“朝鲜威胁”为由签署了《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根据协议,韩日不直接共享情报,韩日将掌握的情报提供给美国国防部,在征得韩日同意的情况下由美国国防部中转进行情报交流。为避免韩国国内反对导致合作胎死腹中,当时协议曲径通幽地以备忘录形式发布,因而无须国会批准。

2015年11月,韩日在慰安妇问题上达成妥协,双边关系有所回暖。2016年2月,韩国国防部表示,将重启韩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准备工作。3月31日在华盛顿全球核安全峰会上,奥巴马直接敦促韩国加强与日本的安全合作。日本首相安倍在与朴槿惠的会谈中强调,为了共享和保护秘密情报,日韩两国有必要尽快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2016年朝鲜的第4、第5次核试验,更是为韩日重启及加快协定签署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时机之门”。11月22日上午,韩国经济副总理柳一镐主持召开政府国务会议,通过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并于当天得到朴槿惠总统迅速批准,从而完成了正式签署所需的国内程序。

为打消民众的顾虑,此次韩国国防部还专门向国会国防委员会澄清,称《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署不会让日本自卫队的法律地位和作用发生变化,也不会让自卫队进入朝鲜半岛。

此次韩日“火速”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动因多元。当下韩国朴槿惠政府面临严峻的政治危机。签署协定对内可以转移国内视线,减轻“闺蜜门”事件的负面冲击;对外则可缓解因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导致的与中俄等邻国关系的恶化。美国是日韩签署协定的幕后推手。美国一直希望它的两个亚太盟友加强军事合作,但日韩两国因为历史问题与领土问题长期貌合神离。如果日韩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无疑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成果,有利于实现美国拉日韩两国构建东北亚“小北约”的构想。据悉,上月韩美“2+2外交和国防长官”会谈以及韩美例行安保会议上,美方向韩方施压,要求“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必须在部署‘萨德’和签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两个问题上取得进展”。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在保护谁

《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特定国家间为共享军事机密而签署的协定。目前,韩国已与美、俄等32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了相关军事情报协定。此次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对两国军事信息的传达、使用、储存和保护作出规定,涵盖两国军事情报机密等级分类、保护原则、可阅览信息的权限范围、情报传达和销毁方法、相关文件丢失或被销毁时的对策、解决纠纷原则共21项条款。

当前,韩日双方主要就三项内容达成一致:未经情报提供方的书面批准不得向第三国政府等方面公开军事机密,不以其他目的使用情报;可阅览情报的人员仅限于公务上需阅览并依据有效国内法律获得批准的政府官员;在情报文件丢失或被销毁时立即通知情报提供方并进行调查。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针对的是朝鲜导弹发射和核试验等军事动向,目的是让日本依靠侦察卫星和侦察机收集到的情报,和韩国利用地理优势通过宙斯盾舰、远程对空雷达捕捉到的情报进行交换。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希望利用日本的侦察卫星和雷达等尖端装备获取情报,而日本则可利用韩国的传统人力收集情报。

目前,日本拥有5颗情报收集卫星、6艘宙斯盾舰、4部探测距离超过1000公里的陆基雷达、17架预警机等侦察力量,而韩国在侦听和破译朝鲜无线通信方面具有优势。未来韩国通过“萨德”系统雷达收集到的情报也将与日本共享。日韩情报实时共享,日方可能获利更多。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日本是在欧亚大陆外缘的岛国,而韩国则位于欧亚大陆边缘的朝鲜半岛。从欧亚大陆获取情报,韩国的位置比日本更有利。日本通过这个合作机制,可以更快捷地获得关于朝鲜导弹和中国海军的情报,同时在无需作出更多实质让步的前提下,缓和同韩国的关系。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危害半岛安全

当前,东北亚地区局势波诡云谲,韩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会带来什么影响?

一是韩国国家安全战略调整短期不可逆转。军事合作在韩日两国合作中属于敏感范畴,协议正式签署意味着韩国越过了韩日军事合作的“分水岭”。目前已经提上日程的两国《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一旦取得突破,韩日之间就达成了事实上的同盟关系。其实,从宣布引入“萨德”系统开始,韩国就已经开启了国家安全战略政策深度调整的“潘多拉魔盒”。这次协定的签署,将使韩日得以实现技术、地缘以及人力等方面的优势互补,减少双方军事情报传递的繁缛环节,大大提升情报的时效性。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调整乃至未来愈加强硬的军事姿态,将打破东北亚战略均势和战略稳定,极易在该区域引发军备竞赛并最终影响东北亚安全。

二是美日韩军事合作进一步强化。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谋求在东北亚建立由其主导的美日韩三国军事同盟。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俄罗斯不断加大其远东地区的军事部署,以及中国海空实力的不断增长,这种诉求越发强烈。基于此,美国一直以美日同盟、美韩同盟为基轴,尽力“撮合”日韩摒弃“前嫌”,建立更为广泛和直接的军事合作,并由此逐步发展到三国同盟。推动日韩两国签署相关情报交换协定,也是美国“撮合”战术中的重要一环。《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署为韩日直接、迅速交流军事情报奠定了法律基础。韩日得以发挥各自对朝的技术情报搜集能力,互通有无、按需所取、实时交换、取长补短,并可对接美国,通过双重、三重的交叉验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大幅度提高对朝核导情报的精度与时效。

三是危害中国战略利益与东北亚安全。近来,美韩日紧锣密鼓地推敲针对朝鲜的“延伸威慑战略”,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明确表明要加强有关朝鲜情报的共享,这种针对第三国的军事同盟必然引起朝鲜方面的激烈反应,进而破坏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乃至影响东北亚地区的安全。中国作为朝鲜半岛的近邻,也可能因此面临更多安全威胁。特别是美韩决定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后,该系统的X波段雷达可以大幅度地向中国腹地窥测中国战略火箭军导弹从升空至弹头分离的完整数据。日本凭借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也可直接与韩国分享这些数据。部署“萨德”、韩日共享军事情报、美日韩军事同盟强化的三位一体效应,将严重损害中国地缘战略利益与国家安全利益。

(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 慕小明)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