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致影像帶你感悟:在高原當兵是怎樣一種體驗?

【查看原圖】
海拔4900多米的西藏軍區某邊防團昆木加哨所。 宋小理攝
海拔4900多米的西藏軍區某邊防團昆木加哨所。 宋小理攝

“寒風淒淒明月光,馬嘶鴉鳴悲斷腸。此處亙古人難棲,唯有將士敢守防。”在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的雪域高原當兵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或許這首詩能夠形容。

背對繁華,直面寂寞、凶險,用血肉之軀丈量祖國的土地,用年輕的鐵骨脊梁在祖國最高的邊防線上筑起了另一道長城……一代代邊防軍人扎根在這片土地上,在雪海雲天書寫著他們的傳奇。

近日,人民網“祖國在我心中”界碑描紅主題活動第四採訪分隊走進西藏軍區某邊防團,帶你一起感受雪域堅守的感動瞬間。

在西藏邊關,有一種美叫“極地黑”

“極地黑”,隻有常年駐守雪域高原的老兵才能夠擁有,那是高原紫外線灼燒印燙在臉上的痕跡。

“極地黑”雖不艷麗,卻是高原邊防軍人眼中最美的“流行色”。

對他們而言,“極地黑”就是引以為豪的青春勛章。

在西藏邊關,有一種滄桑叫“青春易老”

青春與蒼老,本無關聯。但在雪域邊關,高原風雪的吹打、紫外線的長期炙烤、高寒缺氧的持續摧殘,讓青春正好的官兵臉上寫滿了與年齡不相稱的滄桑。

邊防軍人自嘲,這是在西藏當兵的特殊奉獻——青春易老。

在西藏邊關,有一種難熬是“孤獨寂寞”

在高原邊防當兵最難熬的不是環境的惡劣,而是孤獨和寂寞。在方圓數十裡不見人影的地方,官兵們每天看到的隻有戰友和萬年不變的雪山、荒漠。

這裡的小麻雀、大馬蜂,甚至偷吃糧食的老鼠都被起了名字,當成了寵物。對戰士們來說,每一個“不速之客”、每一個鮮活的生命都是排解寂寞的好伙伴。

在西藏邊關,有一種奮斗是“兩百多個第一”

有人說,在西藏邊防當兵“躺著就是奉獻”,但高原戰士回答“躺著豈是奉獻,奮斗才有價值”。

青春易老,但青春無悔。面對抉擇,官兵都爭相恐后去環境最惡劣、海拔最高的哨所。他們說,海拔越高責任越高。既然留不住青春的腳步,那就不斷提升站立的高度,到“最高戰場”上去。

第一條公路、第一個機場、第一座電站、第一個農場……西藏軍區部隊創造了西藏歷史上兩百多個第一。即使是高海拔的生命禁區,也阻擋不了西藏軍人奮斗的腳步。他們以寧肯讓生命透支、絕不讓使命欠賬的豪情擔當,書寫了浴血奮戰保衛西藏、艱苦創業建設西藏的歷史華章。

在西藏邊關,有一種習慣是“愛和理想”

在雪域高原,官兵們講得最多的一句話是“在這裡當兵有意義”。什麼是意義?這些平均年齡20多歲的年輕人本可以選擇更加舒適的生活,卻在最燦爛的年紀選擇了祖國最偏僻的地方。他們說“習慣了就愛上了”,習慣的背后是軍人的忠誠信念、澎湃熱血和家國情懷。

隻有精忠能報國,更無樂土可為家。國家的安定、民生的福祉,離不開一代代戍邊人的忠誠守衛。他們將青春甚至生命永遠留在雪域高原,用忠誠捍衛著祖國尊嚴、社會穩定、人民幸福,書寫著可歌可泣、波瀾壯闊的壯美華章。向邊防軍人致敬!向愛和理想致敬!(劉融、宋小理)

分享到:
(責編:曹昆、劉融)

圖集精選

查看更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