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舰政委心系加速形成战斗力:面临的问题将更艰巨

2016年01月22日11:30  来源:解放军报
 

□引 子

一位作家说过:“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蜡烛,而是一支由我们暂时拿着的火炬,我们一定要把它燃烧得十分光明灿烂,然后交给下一代的人们。”

面对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艰辛伟业,面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时代大考,更加需要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构筑坚固的精神高地、保持强大的信仰力量,把理想信念的火炬高高擎起,让红色传统的基因代代相传。

新年伊始,翻开一篇篇全军基层带兵人的新年度工作筹划,我们欣喜地看到跃动其间那一把把“火炬”。这些“火炬”或关于梦想、或关于追求、更多的是关于改革强军!

越是任务艰巨,越要咬定青山;越是迷雾重重,越要高擎火炬。特别是改革正处在向纵深推进的关键时期,尤其需要用智慧、耐心和韧劲高标准搞好新年度工作筹划,以战略定力、务实行动和高昂士气保持航向的明确、行驶的平稳、动力的充沛。

给人星火者,必怀火炬!我们撷取四位基层带兵人的心灵“火炬”奉献给读者——有的来自擎起中国海军起飞仰角的我军首艘航母“辽宁舰”,有的来自加速推进陆军现代化转型的“塔山英雄团”所在师,有的来自倾心铸就大国重器的火箭军某导弹旅,有的来自驻守三尺机台默默奉献青春的长话连——不同的是军种、职务、经历,相同的是使命、责任、情怀,是心向改革、心系改革、心盼改革的炽烈热度。

反思昨天那片海,是为了明天心中的海——

辽宁舰每次出海,都是我和战友们的心灵远航

海军辽宁舰政委梅文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改革当前,作为牵动祖国和人民殷切目光的首艘航母,怎样加速形成战斗力?率舰出海训练归来,他与党委一班人促膝长谈,谋开局谱新篇。从他的思考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个步履铿锵的“戴明盟”,看到了中国海军滑跃14°起飞的壮美航迹。

有一种痛,虽然结上了厚厚的岁月疤痕,却依然让人痛彻心扉。每次随辽宁舰驶过黄渤海,在那片120多年前的古战场,甲午硝烟无时不在我脑海中升腾激荡。历史是一面镜子,如果我们落入“醉太平”的幻觉,也许更大的危机就潜伏在那片波涛之下……

去年10月,中央军委召开改革工作会议的前夕,国家文物局确认“丹东一号”沉船为中日甲午海战中沉没的致远舰。当时,我内心就有一种冲动:真想潜入大海深处,穿越时空去问一问那些壮烈的冤魂,驾驶着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甲巨舰,你们是怎么败的?

反思昨天那片海,是为了明天心中的海。说起航母,一提到舰载战斗机着舰,人们就会不约而同想起那句画面感极强的话:刀尖上的舞蹈。其实,作为航母人,每一天都充满着全新的挑战,每一次试验、训练都融入了我们伴随着航迹的深深思考。距离戴明盟首次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实现“惊天一落”已经过去了3年多后,我们一个一个岗位摸排定位,一个一个工作流程进行优化整合,朝着既定目标迈出了一个又一个坚实的脚印。

2016年新年到来的前一天,国家有关部门公布了我国第二艘航母投入建设的消息。喜讯传来之际,辽宁舰正按计划出海训练,作为我国首艘航母的建设者,我们全舰官兵无不欢欣鼓舞。但这也催生了我更加强烈的紧迫感和使命感——作为牵动着祖国和人民殷切目光的首艘航母,我们怎样加速形成战斗力?怎样在每名航母人心中打造一艘永不沉没的“精神航母”?

“风雨里走来,阳光下成长,复兴伟业勇于担当,巨舰犁海飞鲨翱翔,剑指深蓝梦向远方……”《前进吧!辽宁舰》的激昂旋律时常跃动在我的心头。新的一年,我们将深入挖掘并提炼航母接装以来形成的“航母精神”,用光荣传统和红色基因凝聚官兵的“精气神”;我们将把舰歌与“永远忠诚、永争第一”的舰魂、“尚德精武、至诚报国”的舰训一起,打造成辽宁舰特色文化,让历史荣耀在每一个航母官兵心中流淌传承。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辽宁舰从“零”开始,已迈出艰难的第一步,我们也清醒意识到,今后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比起步阶段一定更为艰巨和复杂。在改革强军的大幕已经开启的今天,我们将牢记领袖的嘱托,激发前行的巨大动力,我们将为航母形成战斗力和保障力不懈努力,争取早日向祖国和人民交出一份优秀的答卷!

胜仗靠嘴喊不来,改变靠等唤不来——

我牢记不变的誓言,但我不能重复昨天的自己

习主席强调,要有强烈的问题意识,以重大问题为导向。谋划新年度工作,贯彻落实强军目标,也应该增强问题意识,树立问题导向。陆军第41集团军某师政委王洪斌在谋划新年度工作时紧盯制约战斗力提升的“瓶颈”问题,影响部队全面建设的“短板”问题,官兵普遍关注的改革问题,提出新思路、探索新办法、谋划新对策。

这几天,许多官兵都在热议央视的开年大剧《陆军一号》。作为一名在陆军部队学习、工作了30年的老兵,我听到这部剧名又是别有一番思绪在心头:过去的时代已经结束,陆军建设发展的瓶颈究竟该如何突破?

改革来了,我们就像骑自行车上坡,少蹬一脚就会倒退。如果错过发展的“窗口期”,落后对手的将不再是“时间差”,而是更难追赶甚至永难弥补的“时代差”。基于此,师党委在筹划新年度工作时一致决定,我们必须真刀真枪地改,大刀阔斧地改,把以前不敢突破的藩篱穿过,把以前不敢趟开的新路闯过,让人人痛恨的“五多”绝迹,让训风演风考风持续好转……目的只为了一个——打胜仗!

胜仗靠嘴喊不来,改变靠等唤不来。这几年,我们师多次参加联演联训、国际军事竞赛,我们感到最缺的还是人才,特别是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师属某团在去年一次演习中,尽管上级配属了空军、陆航等新型作战力量,但是由于指挥员平时研究得不深不透,结果吃了败仗。痛定思痛,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上,我们突出针对性、区分专业性、强调实用性、把握融合性,着力培育锻炼“信息化、联合指挥、作战研究、战略谋划”四种能力,引导大家由单一专业素质纵向积累提升,向海陆空火箭军诸军种横向拓展丰富,实现能力“重塑”。

在基层一线调研,不少主官的担忧令我寝食难安:是战场打不赢一切等于零,还是安全出了事成绩全归零,这两个零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切除思想之肿瘤,远比剔除肌体之腐肉艰难。要让战斗力标准进一步落细落实,需要我们擎起改革这面大旗,以改革激发活力、释放战力、增强定力。开训动员上,师党委向全师官兵郑重承诺,为了打胜仗,再大的风险我们也敢冒,实兵实装实弹课目打遍、实爆实喷实毒课目训遍,把演训场上的花架子、假把式统统赶走。

细细数来,自2004年担任团政委以来,我已连续在师旅团主官岗位工作了12年。有人问我,每天在野战部队肩扛千斤重担,是否累了、疲了、倦了?我想起了自己当年在入伍志愿表上郑重所填的誓言:只要祖国需要,我愿第一个上战场!我牢记不变的誓言,但我不能重复昨天的自己。

昨日第二炮兵,今朝火箭军——

我拥有了一枚崭新的臂章,我心中要有一条崭新的弹道

从“兵”到“军”的一字之变蕴含着什么?100发导弹成功飞天意味着什么?新起点新征程上如何履行新使命新担当?这是火箭军某导弹旅政委刘仁喜萦绕脑海的问题。从他的新年愿景中,仿佛听到了奔腾澎湃的铮铮誓言,看到了官兵们以崭新的姿态仗剑冲锋的铿锵足迹。

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刚跨过新年,部队凯旋回来,官兵们带着成功发射我旅历史上第100发导弹的荣光,千里高歌返回营区。明天,党委会上就要研究新年度工作了,我的思绪也在追忆过去、思考当下、展望未来中交织激荡。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再一次学习《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耳畔回响起习主席对新成立的火箭军的训词,眼前浮现出新年度部队建设发展的漫漫征程,一个声音在重重地叩问心灵:拿什么来迎接你,我们的火箭军元年?

前不久,官兵们摘下佩戴多年的“第二炮兵”臂章,换上了“火箭军”的崭新臂章。我想,一支部队的整体转型,远不是换个臂章这么简单。改革是否精准落地,主要不是看名称改了没有、符号换了没有,而是要看思想观念改变没有、体制机制理顺没有、管理效能提高没有、高效指挥形成没有。如果这些实质性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形式上变化再多,也是“徒有其表,而无其实”。

“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作为旅政委,面对这场时代大考,敢不敢叫响“看我的”,排除各种干扰,把功名抛在身后,模范带头促改革?能不能叫响“跟我上”,补齐能力短板,把使命扛在肩上,立起领兵打仗好样子?我在拷问自己,也在提醒自己——带头立起战斗力标准“硬杠杠”、用好战斗力标准“指挥棒”,带领一班人率先研究训练、一线组织训练、常态参加训练,引领和带动全旅官兵把谋打赢、练打赢放在心上,把能打仗、打胜仗举过头顶。

解放思想,就是解放和发展战斗力。新的一年,我们将掀起一场解放思想的大风暴,坚持以作战的方式训练、以训练的方式作战,按照“随时能战、准时发射、有效毁伤”的火箭军能打胜仗的标准要求,锻造具有“王牌”“底牌”作用的导弹劲旅。

为什么近代中国长期落后挨打?一次次错过军事变革的机遇,一次次成为“我为鱼肉”的落伍者。生逢其时,须不负时代!新的起点须有新的忧患。要用“新形势下,我们能打仗吗?我们能打胜仗吗?”不断拷问反思差距,用“昼无为夜难寐”“不待扬鞭自奋蹄”催生紧迫感危机感,为能打仗打胜仗注入火箭军特有的精气神。

夜已深,人未寐。子夜,一条思想的弹道在我的脑海里延伸;新年,又一发导弹的弹道必将在茫茫苍穹留下绚烂的彩虹。

改革征程上,没有一个岗位是旁观席——

改革与我息息相关,我的小小战位连着改革强军的梦

改革,国之大事。大事当前,基层官兵如何在历史的坐标中标定自身的方位,如何在改革强军的征程上留下闪光的足迹?对于这个问题,成长于“巾帼传令兵”队伍的某部长话连指导员赵丽,用立足岗位、瞄准打赢的实际行动做出回应。她的此番心声,也是每名基层带兵人对于改革大考的心灵对答。

这些天,连队官兵从媒体上、专题教育里学习改革精神,战士们在振奋之余也有疑惑,不少人问我:“指导员,这次改革,动的是领导机关,与咱普通一兵有啥关系?”

晚上查哨回来,四周一片寂静。坐在床边,我不禁陷入沉思:怎样回答战士的疑问,其实也是我对自身的心灵拷问。

白天,我问三班上等兵王晓,改革给你带来了哪些影响?她的回答很简单:改革之后,机关变了,部队番号代号、机关人员名单和电话号码全变了,需要重新背记。现在深入想一想,战士们看到的改革或许只是改变了电话号码,可这背后蕴含了多少职能、结构和使命的变革。

面对这样的变化,我们该怎样与改革同频共振,顺应改革要求创新岗位理念,催生新质战斗力的发展,这是我在筹划新年度工作计划时最先想到的问题。去年8月,连队首次长时间执行野外基指通信保障任务,尽管最终任务圆满完成,但也暴露出官兵能力素质单一的短板。

改革是一道加减法,对我们而言,既要做好淘汰陈旧观念的减法,又要做好拓宽能力素质的加法。因此,我们将以往的岗位标准:“语言美、态度好、遵章严、助人乐”,改成了“保障有力、技术过硬、一专多能”,最终还选取了有线抢修、光纤熔接、电缆接续等5门14项以往男兵的“专利课”,纳入新年度女兵训练计划中。

改革当前,我常常想起40多年前的那段连史。当时恰逢我军又一次精简整编,我连老一辈话务员不计个人得失,坚持开拓创新训练模式,并将经验总结归纳为《话务员训练教材》,成为了我军第一部话务员专业训练教材。

我想,这段历史不正是对当前官兵们心中疑问的最好回答吗!改革不是断崖式的推进,而是在不断继承发展中接续前行,在改革进程中实现自身能力素质的跃升。没完成的接着干,已经有的求创新。连队官兵在新年里有一个共同心愿——向老前辈那样,抛开私心杂念,一锤接着一锤敲,将连队在通信保障可视化、数字化等方面积累的先进经验归纳编写出一套适用于信息化战场的通信保障培训教材,满足当今话务员的学习需求。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切莫言人微,改革征程上,没有一个岗位是旁观席。

□结 语

1895年3月,日本,马关,春帆楼,日本代表伊藤博文曾对中国代表李鸿章发出了一段堪称推心置腹的追问:“10年前,我在天津时曾同大人谈过改革问题,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件事情得到改变呢?”

一问百年成浩叹。“居安”于今天的我们这个民族、这支军队,需要做到的已不仅仅是“思危”这么简单……

时代呼唤改革,形势有利改革,问题倒逼改革,官兵心向改革。改革强军是我们这一代军人必须直面的心灵拷问!

一滴水折射太阳的光芒。从4名基层带兵人对新年度工作筹划的思考中,我们感受改革强军的心灵“火炬”、读取夙兴夜寐的心灵“阵痛”、描绘激流勇进的心灵“图谱”。

“事不前定,不可应猝;兵不预谋,不可制胜。”我们只有放眼世界,纵览历史,在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中,问道改革的路径与智慧,才能力避改革进程中的险滩暗礁;只有以言立信、以行树威、以上率下,才能充分发挥各级领导干部推进改革不断深化的重要带动作用;只有坚持问题导向,敢于突破利益藩篱,使改革更加精准地对接发展所需、基层所盼、军心所向,才能打通改革强军的“最后一公里”。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让我们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舍我其谁的担当、闯关夺隘的拼劲,将改革强军伟业进行到底!

(本报记者陈国全、刘建伟、特约记者李永飞、周钰淞、通讯员康子湛、段义协助采访整理)

(责编:邱越、黄子娟)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