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朱日和:金戈铁马军旗红 沙场点兵炮声隆

人民网朱日和“感受硝烟战火”采访组

2016年08月01日13:01  来源:人民网
 

“蓝军”战士出征前夕。(摄影:人民网 乔外)

巅峰对决: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山雨欲来风满楼。7月30日下午,陆军朱日和训练基地突然狂风大作,瞬间暴雨如注,“跨越-2016·朱日和B”实兵对抗演习即将打响,红蓝双方剑拔驽张。有“攻坚豹子军”美称的陆军第26集团军某摩托化步兵旅与被誉为“草原狼”的“中国第一蓝军”对攻在即。

两支部队的旅长都不是“善茬”,“红军”旅长魏德明曾被称为“铁拳团长”,多谋善断。“蓝军”旅长满广志是闻名全军的“猛虎团长”,担任 “蓝军”旅长以来让多支红军部队折翼朱日和,名声大噪。

军刀出鞘,锋芒毕露。7月24日18时30分,“红军”比规定时间提前6个小时到达基地。在摩托化机动途中,导调组一刻没有闲着,“红军”全程有“敌情”,一路“战斗”到指定位置。

“我们多年没有进行过如此复杂条件下的远距离战场机动。”满身灰土的“红军”坦克营营长张中华说,他率领坦克营刚刚完成近260公里的战场机动。

当记者问及这次演习和以往的演习有何不同时,张营长感慨道:“强度大,比我之前想象的难得多。”由于路面复杂艰险,有些山地坡度角超过30度,达到坦克爬坡极限。一辆坦克爬坡时发生险情,滑下陡坡,坦克发动机面临报废危险,技术精湛的驾驶员紧急处置,成功避免了坦克严重故障。在与“蓝军”真刀真枪对决之前,“红军”部队首先战胜了“自我”。

“蓝军”被称为战斗力的“磨刀石”。一块好的磨刀石对质地有着严格要求,导演组要求“蓝军”在战术思想、编制装备、具体战法打法上,不仅要形似,更要“神似”。

“我们的目标是‘像、实、强、顺’四个字, ‘像’就是要演得像,‘实’就是要作风严实,‘强’就是给‘红军’提供一个强硬对手,‘顺’就是要安全顺利,至于说演习中打赢打输是次要的。”“蓝军”旅长满广志如是说。

记者采访时,对抗尚未展开,但无形空间的对抗随时可能进行。31日上午,记者用于摄像的无人机正在空中作业,突然失去控制,飘离视线。无人机操控员在附近仔细搜寻,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残骸”。原来,战场上空突然出现强电磁干扰,所有无线通信信号全部中断,记者的采访无人机像喝醉酒似的失控坠毁,让记者们真实见证了电子战的厉害和诡异。

“什么人,站住!”负责警戒的“红军”哨兵大声吼道。前几日,“红军”刚刚机动到演习地域安营扎寨,就被“蓝军”侦察小分队盯上了,狡猾的“蓝军”本想趁着“红军”立足维稳,抓紧刺探“红军”情报,不料却落入“红军”布下的“口袋阵”,全员被俘。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但今年参演的红蓝部队都面临要自主组织侦察,主动获取情报的挑战。上级支援的技术侦察、航天侦察、电子侦察等都调动起来了,就看双方指挥员会不会申请使用。

这一仗如何打,“蓝军”旅长满广志信心满满,他想抓住摩步旅火力和对地形不熟悉的弱点打开突破口,打乱对手节奏,掌握主动。

不过,满广志也不敢大意,他不想重复“跨越-2016·朱日和A”阵亡经历。当时,开战仅5小时左右,由于遭遇红方炮兵火力覆盖,满广志头盔开始冒烟,这代表着他已“光荣”了。一号指挥员没有了,参谋长临危受命,各作战单元、作战要素有条不紊展开部署,密切协同,迅速对“红军”形成反攻之势。

作为“攻坚豹子军”,“红军”同样不肯示弱。“红军”某连焦连长介绍称,此次红蓝对抗,“红军”有三倍于“蓝军”的兵力优势,但机械化程度与“蓝军”差距明显。他们将灵活运用战术,将“红军”的劣势转化为优势,击溃“蓝军”。

血性忠诚: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

军中男儿,血性报国,对党忠诚。

“红军”履带车辆战场机动近260公里。坦克驾驶员们在完成远程投送到朱日和后根本没有时间调整休息,劳累到了极限,但他们与疲劳作战,在太阳穴抹上清凉油,咬口辣椒,刺激自己,咬牙坚持,又投入到新的战斗。

有着傲人战绩的“蓝军”官兵也未曾松懈。如果你不细细观察,很难发现躲藏在绿色织网下的刘星辰、吴程龙两位小战士。“隐蔽警戒、暗哨观察”是他们的任务。骄阳似火,砂砾滚烫,30多度的高温下,他们身披厚厚的伪装迷彩,头部也裹得密不透风,站在挖好的坑洞中,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向,防止“敌人”渗透,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

“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是朱日和天气的真实写照,记者采访期间就深切感受到这里气候的诡异多变。刚刚还是烈日高悬,瞬间便暴雨如注,夹杂的冰雹砸得装甲车“铛铛”作响。

泥泞路上,相互扶持;博弈场上,生死相托。贴近实战环境的演习下,红蓝部队均从上到下拧成一股绳,憋足一口气,领导干部冲在前,带领部队层层“闯关”。记者跟随部队全副武装10公里长途武装奔袭采访时,看到旅长、政委与战士们一起跑完全程,只用了70多分钟。

“战场上,政治工作就是战斗力!”“红军”旅政委吕忠告诉记者,演习就是战场,政治工作要做到最前沿,领导干部、党员身先士卒是对官兵士气最大的鼓舞。

“红军”坦克营教导员刘国友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军官,必须与战士们同吃同喝,同样的满身泥土。正是因为各级军官和党员的带头,演习场上“红军”战士们虽然苦头没少吃,但依然劲头十足。

演习是战争的“预演”,只有在实战硝烟中砥砺成长,才能决胜千里。同一时间,除了红蓝对抗演习,另一支营队也在朱日和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对抗演习之后的重头戏——合成营实兵作战演习。该营下属的杨子荣侦察连以过硬的素质诠释着军人风采,传承着英雄精神。攀登、捕俘、武装泅渡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单兵武装侦察、光电侦察、对空侦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我可以阵亡,但情报必须取到”,铿锵的话语彰显着他们必胜的信念。

铮铮铁骨,也有侠骨柔情。家人永远是军人最深切的牵挂。

20岁的“红军”战士韩玉琦,在来朱日和参加军演之前得知家乡发生洪灾,心急如焚,但是面对演习任务,他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看到其他部队的战友在奋力抢险救灾,我相信家人一定会平安度过。”他说。

7月26日,刚打完A场对抗演习的“蓝军”部队,因为演习推迟婚期的官兵举办了战场集体婚礼,为紧张激烈的军演平添了几许浪漫。某连指导员刘永忙于演习的各项部署工作,虽然新娘已经身处营地,却无法与她见上一面,错过了集体婚礼的各项彩排。然而,新娘并没有怨言,毅然辞掉北京稳定工作,到朱日和与丈夫同驻大漠,同甘共苦。

“家是最小的国,国是千万家。”保家卫国的铁血军人们许下动人的诺言,娇美的姑娘们倾吐期许的心声,浓浓的家国情怀激荡在这片硝烟弥漫的热土。

8月1日凌晨2点,月黑风高,万籁俱寂。在建军节的特殊节点,随着导演组一声令下,红蓝两军对抗在朱日和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正式打响。

对于战士而言,炮声就是最好的呼唤,战斗就是最好的礼遇。在鏖战中度过“建军节”的共和国军人,将把对党的忠诚、对胜利的渴望,书写在朱日和蔚蓝的天空。(余清楚、闫嘉琪、杨芳、申亚欣、贺迎春、刘军涛、张希、乔外,感谢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网络舆论局、陆军政治工作部宣传工作局提供支持)

上一页
(责编:白宇、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