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将:96B坦克3发不中或因轻敌 负重轮脱落须反思

2016年08月19日08:44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原标题:中将:96B坦克3发不中或因轻敌 负重轮脱落须反思

俄罗斯“2016国际军事比赛”胜利闭幕。在俄军主办、并从全军抽调最优秀官兵组队比赛的情况下,我军抽组整建制的部队参赛,取得1个第一名,18个第二名,2项第三名,确实可喜可贺。

作为一名老坦克兵和曾经负责全军装甲兵训练的作训处长,我想就“坦克两项”“苏沃洛夫突击”多说几句。

首先,我不赞成主办方把装备的机动能力特别是竞速能力,即所谓“跑圈”,突出到一个不适当的位置,把射击和一些专业成绩都换算成速度进行评比。尤其是保障装备,应以本兵种(专业)作战(作业)效能来评定成绩。

二是107号坦克第一段赛程,主炮射击3发全部脱靶的失误要认真总结教训。首先,对“首战必胜”的意义重视不够。其次,停止间对固定目标射击(所谓静对静)是坦克射击中难度最低的,96A坦克配有上反稳向火控,三发全中根本不是问题。可能去年我军参赛队19发全中,使今年射击产生了“轻敌”的思想,操作不够严谨、规范。再次,弹着点散布过大,也没有规律,首发近弹,次发偏左,三发远弹偏右。125坦克炮千米靶密集度在0.3×0.3米以下,而这次射弹散布面有近百平方米。显然不是射手瞄准的问题,很可能是校炮后工况没有稳定住,使射线(弹道)在目标所处的距离上没有与瞄准线重合。

三是103号坦克在竞速中偏向邻车路线,发生轻微碰撞,尽管很快分开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也是车长的一个失误。驾驶员在潜望镜中的视野非常狭小,不可能看到并排行驶的其他坦克,而车长可通过旋转360°的指挥塔观察四周,发现与邻车太近时,应指挥驾驶员避让。碰撞后邻车炮塔右转,火炮指向我车,并非“示威”,而是因为该车车长右侧近方位死角,须调转炮塔才能看到我车。

四是109号坦克在决赛中跑掉了左侧第一负重轮。首先,装备本身质量有问题,不容回避。复杂的路面情况传导到坦克行动部分,第一负重轮受力最大。因此第一负重轮除其他负重轮都有的曲臂轴和扭力轴外,还有专门的减震器。如果减震器强度和吸能不够,地面传导上来的力就会通过负重轮与曲臂轴硬磕,使曲臂轴折断,负重轮脱离。其次,参赛96A坦克最大的改进是安装了1000马力的发动机,并改装了新型变速装置,但传动部分和行动部分若没有加强或加强不够,相应部(组)件就会因强度不够而受损。再次,曲臂轴断裂有一个量变过程,而在检查保养时没有发现。可能减震器漏液或渗液,起不到减震作用导致曲臂轴撞击限制铁,曲臂轴产生裂纹。这些都可以通过液迹、裂纹和限制铁检查出来。第四个是客观原因。跑掉负重轮的路面是一段俄罗斯独创的连续“大搓板路”,这种路在现实战场上不会出现,在我军训练场上也没有设置。这种路起伏大于搓板路,小于大起伏路,最毁装备。依照高速通过“大搓板路”的标准去加强装备强度没有必要,徒增不必要的重量。

最后还有几点说明。一是我军参赛的96A改进型坦克22马力/吨,虽比俄方T-72B3M坦克25马力/吨要小,但已能满足作战要求。尤其是改进传动装置后,动力输出更加均衡、平顺,持续推力加大,特别在过连续突起障碍物时,优势更加明显。96A改进型给驻新疆部队试用,在海拔4000-5000米的高原山地作战,因供氧不足发动机输出功率下降,但余下动力仍能满足作战需求。二是参加“苏沃洛夫突击”赛的我86A步战车,在引进俄BMP-1步战车基础上研制,与俄BMP-2步战车没有大差别,都属第二代。在比赛中我86A车组能胜俄BMP-2车组,完全靠的是乘员素质、技能和全车协同。三是所谓被要求增加“配重”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配重”,而是备用履带板,总重不过百十千克,固定在车体前上装甲。在不安装主动反应装甲的情况下,这里原来就是备份履带板的固定位置。40多吨的坦克增加百十千克,对总重影响不大。 (王洪光 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