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战场”在三尺讲台上

——记解放军理工大学青年政治教员群体

2016年09月08日10: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王晶是解放军理工大学的一名政治教员,她的敬业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学员们亲切地称呼她“晶姐”。不少学员毕业被分配到基层部队任职前,都会专门跑来与这位政治教员道别。

在解放军理工大学理学院政治理论与军队政工教研中心,有一群和王晶一样、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青年政治教员,在他们的讲授下,政治理论课不再是乏味的说教,这门课受到学员们的普遍欢迎。

3年以来,政治理论与军队政工教研中心的教员们先后发表学术论文400多篇,获军队级教学成果奖、政治理论研究成果奖20余项,中心被评为总参人才培养先进集体,荣立集体二等功。

讲政治理论课,需要教员言传身教

“爸爸今天在学校吃晚饭,一会儿就回去。”张德湘挂了电话,合上他那个边上已经磨烂的手机套,拿起扣下的书继续做笔记。电话那头,他10岁的女儿有些不高兴,因为爸爸周四一早出门上班,直到周六,一直待在学校没回家。

张德湘解释说:“都习惯了,学校离家比较远,周五上课时间是早上8点,周六学校还有事。”担心路上堵车,他干脆在办公室凑合睡了两个晚上。

“下学期我要开设一门《中西方文化比较与交流》的课程,现在正在备课。”他说。其实,这门课有现成课件,是之前讲授这门课的老教授留下的,用了很多年,但张德湘还是决定重新备课。

他准备做500页的课件,“我做课件比较慢,现在才做到200多页。”他扶了扶眼镜,不紧不慢地说。

平时,不管是上班路上,还是节假日带孩子补课,他都随身带着书,有空就拿出来读。

“政治理论课比较特殊,教员还要言传身教。”张德湘认为学员并不傻,教员说一套做一套肯定不行,“学员可以理解教员的严厉,但不能原谅他的浅薄”。

在一次评测中,一名学员这样评价张德湘:“他的课程充满了哲学的思辨,从他的眼神中,我们读出了对真理的虔诚,看到了信仰的光芒。”

正是有这样一批潜心做学问的教员,2013年,该政研中心在接受教学检查评估中,有关部门随机抽查的13堂课全部获得优良。如此优异成绩的背后是中心年轻教员们长期的辛勤付出。

政治理论课必须与最新时事结合起来。党的十八大召开后,他们自发组织青年政治教员读书班,创建“哲思学意”信息平台;古田政治工作会议后,他们对照会议主题列出40篇理论学习书目,汇编近50万字的材料;最近还有教员计划报备后开办微信公众号,用新媒体来影响更多的学员。正是基于深厚的积淀,这些年轻的教员讲起政治理论课时才底气十足。

政治理论课光形式活泼还远远不够

朱玮是该政治理论与军队政工教研中心一名80后教员,他在教学中常常遇到这样的困惑——思想教育一堂课,不如网上一条长微博。

一次课上,朱玮在讲到中国共产党的抗战史时,有名学员就委婉地提出:“网上有人说中国的抗日战争主要是美国人和国民党打赢的,这怎么理解?”

“这是社会上有些人打着‘学术反思’的旗号,以‘重新评价’为名歪曲党和国家的历史,属于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朱玮敏锐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不澄清,势必会对学员造成负面影响。

不过,他明白这不是一道简答题,如果给学员重复课本上的观点一定“不解渴”。朱玮把学员分成几个小组,让他们自己阅读有关资料,围绕“国共两党如何对待日本侵略”“谁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等几个问题进行研究。

几天后,朱玮请各组学员代表上讲台报告研究成果,他再通过案例讲解和正反分析,把八年抗战的历史背景和国共两党的历史贡献讲明白,然后一条一条驳斥网上的错误言论,让台下的年轻人心服口服。

2010年,教员俞红参加全军院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教学观摩比赛时,社会上关于“普世价值”的各种错误讨论甚嚣尘上。她将选题定为“毫不动摇地坚持马克思主义一元化指导地位”,课程最终获得全军一等奖。

如今,俞红教授已经成为教研中心的主任。她坦言:“青年学员正在经受各种错误思潮的冲击。在军校中,讲授政治课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政治理论与军队政工教研中心的年轻教员们认为,政治理论课光形式活泼还远远不够,不能让学员一笑了之,课程必须号准学员疑问的“脉搏”,必须能有效解决学员遇到的重大理论和现实疑问。

2014年下半年,卢贵林教员发现学员们很关注香港一些人发起的“占领中环”非法集会事件,他给年轻的学员们详细讲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引导学员们看清问题的本质。另外,中心的青年教师们还打造了《从苏格兰公投看西方民主》《亚投行“朋友圈”缘何魅力大》等20多场专题课,在学员中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仅仅是课件就被学员们复制了数千次。

说一堆大道理,不如亲眼看到一次

一说起政治教育工作,不少人会觉得很虚。但是,1991年出生的姚瑶并不这样认为。她是解放军理工大学大气科学专业的博士生,算是这所学校的“土著”,她的本科和硕士研究生阶段也在这里度过。

“研三时,我一直纠结继续考博士还是去部队工作,当时找到俞红教员,她建议我去政研中心的心理咨询室寻求帮助。”她说。

这是姚瑶第一次去心理咨询中心,不免心里有些紧张。政研中心的心理咨询教员给她做了一个沙盘。姚瑶回忆:“我当时在沙盘上摆了几座山,还有一个喝酒的诗人,又花五六分钟‘建造’了一条河流。教员根据这些,判断出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对问题考虑太细,有完美主义倾向。”经过心理咨询教员的帮助,姚瑶觉得自己更适合读博深造。

把心理学运用到政治工作中是政治理论与军队政工教研中心的一大特色。中心主管心理工作的政工组组长孙天威分析说:“很多年轻人在潜意识中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但容易受到外界干扰,有时就不了解自己想要什么。我们所做的就是帮助他们了解自己,帮他们解开心中的疙瘩。”

解放军理工大学早在2001年就成立了心理中心,14年时间,该中心已经积累了2.5万份心理测试档案。这其中就包括大量新生测试档案。解放军理工大学会对每名新生进行两次心理测试,一个是人格方面的心理测试,另一个是心理测评。

“我们通过两个量表交叉验证,筛选出一些测试有异常的学员,对他们会特别关注。”孙天威说,“我们对测试信息严格保密,就连连队的指导员也不知道。多年实践验证,测试结果比较科学。由于各种原因,学校每年都有学员退学,他们都曾是我们特别关注的对象。”

除此之外,中心的政治教员们还特别注重把真实的案例引入教学。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时,孙天威第一时间赶往灾区从事心理援助工作。

刚进入灾区时,物资非常紧张,每名参与救援的战士一天只能分到一瓶矿泉水。他亲眼看到,一个班的解放军战士在帮一户群众搬东西,房东老大娘看到一名战士的水喝完了,就把家里领到的矿泉水递给小战士,那名小战士渴得嘴唇都起皮了,他看了一眼老大娘,又看了一眼班长,最后还是没有喝老大娘的水。

“什么是军民鱼水情,这就是!说一堆大道理,还不如亲眼看到一次。”孙天威动情地说。

他认为,给学员讲空洞的大道理,听了容易忘。而用真实的例子来上课,让年轻学员进入共情的状态,体会到故事背后的大道理,才能让学员有所收获。

此外,解放军理工大学还建设起一整套心理服务体系,包括军事素质拓展项目、4D影音心理测评系统、心理咨询室、心理宣泄室、心理测评室等项目,以此实现“政治教育+心理服务”的新模式,通过心理学,让政治理论有抓手,最终达到提升学员综合素质能力的目标。

(责编:黄子娟、李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