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征精神激励下,23年守护航天梦——

“编外航天人”的长征(强军路上)

杨 乐 陈 超 陆振鑫

2016年09月25日03: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西南某地,当年红军长征途经地。完成航天特资押运任务的官兵们,自发参观了长征纪念地,组织重温入党宣誓、祭扫长征烈士陵园、重走长征路等活动。

  “火箭的研制和长征差不多,红军长征是行军走路用了两年多,‘长征一号’的研制也是一次长征,足足走了12年。”长征三号火箭总设计师、中国科学院院士谢光选曾这样说过。“我们的押运路,同样是一路向西,犹如长征一般,就要用这样的精神激励前进。”每逢新兵下连,指导员吴源总是这样说起队史。

  9月15日,“天宫二号”发射成功。消息传来,驻扎在上海西南某区的武警上海总队七支队十一中队营区沸腾了,官兵们激动兴奋之余,自豪之情也油然而生。

  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太空实验室,不仅对广大航天人来说意义非凡,对一茬茬为了中国航天事业默默奉献的武警官兵来说,同样具有纪念意义。

  “虽然我们并不直接参与祖国的航天事业,但中队常年担负着航天特资的守卫和押运任务,久而久之,目标单位就亲切地称我们为‘编外航天人’。”中队指导员吴源介绍,1993年起,这个中队的官兵们就开始担负航天特资守卫和押运任务,23年来,他们行程53余万公里,120余次完成国防尖端产品长途武装押运任务,坚守8300多个日夜,确保守卫目标连续23年安全无事故。1999年至今,他们先后圆满完成了神舟系列飞船、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天宫系列航天特资等押运任务。

  今年4月16日,夜幕降临,一场简单而紧张的出征誓师仪式,在中队营区举行。全副武装的官兵士气高昂,开始执行一项押运航天特资的特殊任务。这样的出征,对驻守在这里的官兵来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神州系列飞船、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天宫系列航天特资……23年风雨兼程,多少次守卫和押运任务他们顺利完成,背后充满艰辛。

  押运“神一”的情景队员李西科印象深刻。当时还没有特种专列,一列火车车厢全部卸掉,只留下光秃秃的平板车,一个简易岗楼用铁丝固定在平板车上就是哨位,哨位旁边就是帆布包裹的航天产品。“穿越戈壁地带时,昼夜温差大,白天热得发晕,晚上冻得发抖,还会遭遇‘大兵团’作战的蚊子。”李西科回忆。

  “‘神五’用上了新式货运列车,车厢密闭性强,押运恰逢夏日,车厢内温度近50摄氏度,押运官兵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衣,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神五”任务押运队员陈卓还历历在目。

  “一次,在去往北方押运的途中,突然遭遇暴雨天气,火车受阻,列车无法前进。在给养物资不足的条件下,大家顶着饥饿,冒雨警戒防控,硬是把三天食品物资过成了七天。”中队长田林森说。

  单程近3000公里、时长近一周的“旅程”,队员们有着自己的感悟:“横跨祖国,从东海之滨到塞外之巅,这其中别有一番风味。”

  “星云灿烂啊,太空漫漫。我们的伟业屹立在中华之巅,卫星飞旋旋出那炽热的情缘,神箭升空,升起不灭的信念……”这是官兵自己创作的歌曲《航天卫士之歌》。一路汗水,一路凯歌,平凡而伟大的武警官兵用23载坚守、53万公里行程,保障和见证了一次次航天梦想的实现。


  《 人民日报 》( 2016年09月25日 11 版)

(责编:王政淇、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