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他们在,舰长和我心里就有底”——辽宁舰上的航母老兵

2016年11月14日08:56  来源:国际在线
 

  辽宁号航空母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艘航空母舰。在辽宁舰上,有这样一群老兵,他们从海军部队精挑细选而来,平均年龄39岁,平均兵龄20年。他们用坚实的脚步,在中国航母的发展史上深深地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这就是辽宁舰高级士官群体。

  高级士官群体是辽宁舰上一群特殊的老兵。在在投身航母部队之前,他们中相当一部分同志就已经晋升了高级士官,是原单位倚重的专业技术骨干、带兵能手。当共和国第一支航母部队吹响集结号的时候,再次面对祖国和大海的召唤,这些老兵带着参军时“当海军、上大船”的梦想,集结在了航母部队的旗帜下,挺身站到了航母建设冲锋队伍的最前列。

  刚接手辽宁舰时,20多层高楼般的甲板,3600多个舱室,上万公里长的管路和线路,少的可怜的图纸和技术资料,基本没有经验可循的现状,成为摆在这些老兵面前一道巨大的难题。但是,在这群老兵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退缩二字。从高耸的舰岛到宽阔的飞行甲板,从宽大的机库到水线以下的机舱,整支部队,每一名老兵都像上满发条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保障着大船的顺利运行。

  航母的顺利正常运行,首先依靠动力保障。如果把一艘航母比作一个魁梧的男人,那么机电部门就如同他的心脏。辽宁舰的动力是靠8台大锅炉不断燃烧供能保障的。辽宁舰机电部门动力中队锅炉一班班长兼锅炉技师张华可谓“锅炉通”,他说:“小问题要提前修,看到一个不起眼的问题,如果你不管他慢慢地就会发生大问题,可能就会对装备、对人员造成安全隐患。有些管路、接头已经好几年没坏了,就该换了,你不要等他坏了再换。现在我闭上眼睛就能知道锅炉各个部位什么样儿,管子怎么走的,毕竟干了十来年了。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

  机电部门的老兵们常年身处深舱,从事着最艰苦的工作。他们没有机会看到甲板上飞机起落的壮观景象,可是他们为了自己的航母梦和国家的强军梦,无怨无悔。

  2015年的一天深夜,1号洗涤灰水舱排放泵发生故障无法正常排水。机电部门舱段中队士官长孙伟挽起袖子,做好防护就钻进了恶臭扑鼻的灰水舱,开始用手摸索着清理淤塞物。他在灰水舱一蹲就是一个小时,直到把堵塞物彻底清除干净。当孙伟从舱底爬上来的时候,污水和污泥早已让他的作训服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但在孙伟看来,这些都很正常:“我们老同志嘛,经验比较足,很多东西知道该怎么弄。如果是新同志你再跟他讲怎么怎么弄,可能他下去第一个比较耽误时间,毕竟舱里面味道也不好闻,自己去干的话,心里比较有底。”

  孙伟不仅身先士卒,也注重言传身教。到航母部队几年来,他一共带出8名班长以上骨干,12名战士加入党组织,帮助2名战士顺利考学。战士们都说,这些机电的老兵就像盛开在舱底的向日葵,虽然日复一日工作在水线以下不见阳光的机舱,却把心里装满了阳光。

  建设航母对中国人来说可以算是一片空白。在靠经验带徒弟的同时,不少老兵也通过自身的研发、摸索、实践,攻克了一道道技术难关。

  2012年4月,辽宁舰进入到航空舰面专业设备的调试阶段,航空部门舰面中队区队长翟国成带领战士们正在检查甲板上各供给舱口盖的闭合情况,一名战士在使用厂家提供的扳手开启供给盖时不慎将手划伤。从那天起,从来没学过机械制图和金属加工的翟国成就暗下决心,要改进好这个扳手,确保战友安全。他一次次改进设计方案,通过反复试制和实际试用,终于设计出了符合实际操作需求的新式扳手,并注册了个人专利。部队首长亲自把它命名为:“翟国成扳手”。翟国成向记者描述了他研发的扳手的几大优势及设计灵感:“第一个是重量减轻了,携带方便了;第二个是人员不用再半跪在甲板上,舰员不怕划伤手,可以放松地去干,提高了效率。我是用套筒扳手感觉出来的,重心立起来了。(扳手)上边是活动的,力不够的话可以用杠杆儿原理啊,上边的棍往这边来点儿,杠杆儿力就大了。手一直在上边,就保证了人员安全。”

  在辽宁舰上,还有一群最“不像”士兵的老兵。他们头顶高帽、身穿白大褂,为全舰一千多号士兵的吃饭问题起早贪黑,他们就是舰务部门的炊事班。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士兵们只有吃上放心、可口的一日三餐,才能保证执行任务的到位和高效。如何确保舰上的食物吃着安全、吃着健康,舰务部门士官长、高级厨师钟锋有话说:“我们有一个很严谨的物资筹措,从筹措到粗加工、加工出品有一套五六级的监管制度。每一级都要对自己的食品安全负责任。你看我们的库房,(操作程序)很复杂,哪怕是一根菜心,也要经过很繁琐的里程,经过好多人手,才能到我们的餐桌上去。”

  可以说舰上各个岗位夜以继日、辛勤付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保障舰载机成功起飞。起飞系统是舰载机起飞的关键,关乎航母战斗力的生成。航空保障部门起飞系统区队长张乃刚当了16年航空兵,但第一次接触航母的“起飞系统”时,仍然感到肩头犹如压了千钧重担。他向记者分析了陆地起飞和航母起飞的巨大差别:“如果正常在陆地上训练的话,不用考虑到滑跑距离。在舰上距离空间有限,最长就是195米的起飞跑道。所以要设计止动轮挡和偏流板装置。(飞机)初始的加速度就是靠止动轮挡来给它制动。然后甲板油门具备起飞条件了,再快速地给它释放掉。”

  2012年11月,舰载机首次成功着舰,张乃刚完成了自己的大考——舰载机起飞作业。起飞那一刻,张乃刚的眼眶湿润了。

  对于这些老兵的表现,辽宁舰政委李东友赞不绝口:“我们全舰有四十二名高级士官,有十八名同志是有三种类型舰艇工作经历。这四十二名同志中,我们粗略统计了一下,参加过重大任务450次。这个群体也随着航母的发展成长起来。可以说这四十多名同志,和我们一起见证了航母的成长。我作为他们的领导,也是陪着他们一起战斗了这六年。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们的高级士官群体是我们这支部队完成任务的中间力量,有他们在,舰长和我心里就有底。”(崔沂蒙 单珊)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