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尖兵郑伟彬:“梦”在前行路

2016年12月29日15:23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01-郑伟彬十公里小组急袭训练
01-郑伟彬十公里小组急袭训练

冬季里,淡淡的桂花香气弥漫整个大院。400米障碍训练场上,一个矫健的身影飞一般越过层层障碍,冲向终点,引来了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这是空降兵某团“黄麻起义红八连”特战尖兵郑伟彬在军校生活的一个缩影。这个曾经怀揣梦想入军营的有志青年,以“拼”闻名空降兵部队的血性尖兵,即使在院校深造,亦无法使他“安分”起来。

梦想的启蒙

说起郑伟彬的“不安分”,他的家人和老师是深有感触。出生于湖南普通家庭的郑伟彬,有着异于常人的“背景”。 他的爷爷十几岁就入朝作战,父亲也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战,从小听着战斗故事成长的他,是名副其实的根正苗红,早早便已萌发了参军入伍,保家卫国的志愿。

高考时,正当家人和老师为其选择学校的时候,郑伟彬却偷偷报了一家体育院校。他的打算是这样的:先上学再当兵。选择体育院校,能够把身体练得壮实些。

2011年12月,郑伟彬入伍来到空降兵。当他报到时,其他新兵都已到齐了,身材瘦小的他,被有的新兵质疑。后来连队第一次组织5公里测试,郑伟彬“一跑成名”:新兵们普遍不及格,而他只用了19分30秒就跑完了全程,比班长还要快。自此,关于“19分30秒”的传说也在团里迅速传开。从被质疑到“一跑成名”的角色转变,郑伟彬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

新兵训练结束后,郑伟彬作为唯一一名列兵参加了当年的伞训骨干集训队,完成了10倍于普通空降兵跳伞量,次数多达100余次的跳伞任务。完成集训任务归队后,他又成为连队当年唯一一位列兵班长。

一次偶然的课余时间,时任指导员张岭刚给连队新兵讲述了“全军爱军精武标兵”、“雷神”突击队原队长夏卫国的光辉事迹。郑伟彬听得入了神,事后忍不住跑过去追问:“指导员,‘雷神’突击队是个什么单位?”

“‘雷神’突击队是我们空降兵这柄尖刀上的刀尖,每年都会到我们这里选拔新队员,你可以试试……”

“雷神!”郑伟彬目光凝视着远方,若有所思,嘴里不禁吐出两个字。

“如果就此安分的在连队带新兵,那他一定会是个好班长。”张岭刚清楚地记得当年这位列兵内心的“躁动”:“不过要是安分了,他就不是郑伟彬。”

尖兵初长成

2012年初冬,“雷神”突击队代表中国空降兵与白俄罗斯开展联训,并面向全空降兵部队挑选特战尖兵。消息传到了郑伟彬耳朵里,他当天便第一个报了名,报完名的那天晚上就把他兴奋得睡不着。一个月的魔鬼训练和残酷淘汰,郑伟彬一路斩荆披棘,赢得了宝贵的参训资格。高空跳伞、直升机索降、丛林搜救……半个月的联训日子里,郑伟彬过足了特种兵的瘾。“那时候我隐约感觉,这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

回到连队后,郑伟彬接着参加了新伞型试跳任务等3项重大任务。在一次试跳中,郑伟彬始终没有感觉到开伞冲击力。他瞬间判断主伞没有工作;同时,耳机里传来地面广播急促的声音:“1号跳伞员,迅速打开备份伞!”

从千米高空到地面,只有短短十余秒。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时,他及时拉开了应急拉环,天空顿时绽放出一朵红白相间的伞花。集训队长说,这次空中特情虽然惊险,却收集了新伞型5个方面的数据。

2014年夏天,空降兵部队群众性比武竞赛活动热火朝天展开,数百名训练尖子齐聚一堂、同台竞技。郑伟彬报名参加了5公里越野和400米障碍两项竞赛。

盛夏,某地,温度接近40℃。山地5公里越野,平时用17分钟就能跑完,竞赛那天却用了足足20分钟。郑伟彬回忆:“除了增加了28公斤重的背囊,最主要的还是那天实在太热了,好多战友都虚脱了,我当时就一个信念,倒也要倒在终点。”凭着这股拼劲,郑伟彬独揽5公里越野和400米障碍两个单项冠军,被团里战友誉为“双料兵王”。

一时间,荣誉和奖励纷至沓来,很多人以为他可以安下心来好好带兵了。可他却说:“这可不是我的终点,这点成绩,跟上过战场的爷爷和父亲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国际扬威名

2014年底,“雷神”突击队接到参加“金鹰-2015”国际特种兵竞赛的任务,再一次点兵选将。抱着为祖国出征、为军队争光、为自己正名的心里,郑伟彬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这次选拔堪称苛刻:“三无”条件高空跳伞、冰湖武装泅渡、30公里山地负重行军……半年的集训时间里,从冬到夏,从风里到雨里,从泥里到水里,时刻考验着他们的体能技能和心理极限。高强度的训练让数十名精英队员或主动放弃,或受伤退出,或考核淘汰。“最痛苦的时候也想过放弃,但一想到自己的梦想,又觉得不甘心。”最终,郑伟彬杀出重围,夺得参赛资格,踏上了出国比武的征程。

“如果说父辈的战场是为国杀敌,那么我的‘战场’则是为国立功。”坐上飞机出国那一刻,郑伟彬感觉真的要上“战场”了。

2015年7月,哈萨克斯坦,热浪逼人。在30公里山地负重行军中,背着近40公斤重装备的郑伟彬和队友们一起,冒着近40度的高温出发了。行至10公里时,他便喝完了仅发的一瓶水;18.5公里时,在一个山坳的底部,他发现了一个浅水塘,饥渴难耐的他趴到地上就喝;最后5公里,他感到自己的瞳孔已经不能聚光,眼前一片模糊;冲过终点那一刻,他彻底失去意识,倒在地上浑身痉挛……

“当时他跟我说,队长,我要是死了回不去了,你一定要告诉我爸妈,我很爱他们……”参赛队队长史建强眼睛泛红。

这次比武,“雷神”突击队位列外军参赛队总成绩第一名,力克俄罗斯空降特种分队、美国绿色贝雷帽等10支劲旅。

别样的“战斗”

从训练场到国际赛场,从国际赛场到救灾现场,一场跟时间赛跑的生死争夺,郑伟彬拼尽洪荒之力,与连队战友们共同筑起了“生命之堤”。

今年7月20日20时,湖北天门市汉北河大堤突发洪水,郑伟彬跟随连队组织的抢险分队第一时间奔赴现场。就在一周前,休假在家的郑伟彬就已闻讯归队,跟战友们一同奋战8天8夜,成功抵御3次洪峰侵袭,保护了大堤的安全。

受新一轮强降雨影响,24小时内,汉北河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至31.5米,在超过保证水位1米后仍涨势不减,历史纪录不断被刷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

郑伟彬说:“训练场是战场,国际竞技场是战场,抗洪救灾现场同样是战场,参军入伍,保家卫国本就是我的初心,所以我更应拼尽全力!”

泥泞不堪的河堤上,一个个背着沙袋的身影飞速奔跑。截至21日中午12时,郑伟彬与连队战友在大堤上已经连续奋战超过28个小时。在现场防汛专家指导和战友们的共同努力下,他们主动引导漫溢的洪水流向下游湖泊,使洪峰平稳过境。面对逐渐平缓的水势,郑伟彬说:“什么时候退出警戒,我便什么时候撤离大堤!”

续梦新起点

南方的季节里没有雪的点缀,却多了一缕芬芳。今年9月,郑伟彬作为优秀士兵被推荐保送到空军空降兵学院继续深造。“很多学员一早就听说过郑伟彬的事迹,他是我们队里的大名人,也是一个‘活跃分子’。”郑伟彬所在学员中队队长丁用冰说道。

400米障碍是他们体能训练的“必修课”,也是郑伟彬最爱的一个课目,队里每个周末都会组织一次考核。

“400米障碍是在体力的基础上考验一个人的身体协调,有更高的技巧性和挑战性。”记者采访郑伟彬的当天,刚好队里组织考核,赛场上的郑伟彬永远表现得那样地兴奋与出类拔萃。

或许是身材瘦小让人看起来更加地干练和灵敏,只听计分员一声哨响,郑伟彬一个箭步冲出,跨桩、越沟、穿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飞一般越过层层障碍。

“1分42秒!”

“全队第一!”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郑伟彬告诉记者:“新兵连是我梦想的发源地,而这里,将是我梦想的新起点!”(蒋龙、刘汉帝、孙泽宾)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