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 那些曾在军旅的日子:死守南岸3昼夜

2017年01月08日08:53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老兵| 那些曾在军旅的日子:死守南岸3昼夜

  军营如梦,转眼就是18年。老兵再忆当年,那些曾在军旅的日子……浊浪排空,涛声依旧。

  我的1998

  ■曾 剑

  1998年8月20日,婚后第7天,我接单位通知:火速归队!回到营院,得知部队要北上大庆,抗洪抢险。我匆忙给家里去个电话,打点行装。一个小时后,我们出发。

  车队出发前,我的名字在细雨中被呼喊,是我的新娘,她手里拎着一只提包,她身旁,我岳母撑一把伞。多少双眼盯着我。我向妻挥手,让她回,她没有,向我飞奔。车已启动,我担心她的安全,跳下车,冲过去。

  雨水像细密的珍珠,挂在妻的发间。妻把包递给我,沉沉的水果、烧鸡和饼干。她眼里含着泪,毕竟我们新婚。这几日,北方洪水肆虐,她已从电视里见过。但妻坚强,当着我的面,始终没让眼泪滚落下来。

  我鼻子一酸,急忙接过包。我不完全是感动,还有担忧。我看过很多战争电影里离别的镜头,但我别无选择,只有前行。

  我转过身,长长的车队停止了,车上,所有的目光穿过细雨,盯着我们,包括我们那个脾气火暴的团长。他一再下令,任何人的家属不得送行。然而,妻还是来了。

  我等着团长一顿责骂,却万没想到,团长竟钻出车来,面对着我的妻,高喊一声:敬礼!站在车箱板上,近千号人,齐刷刷将右手举到额头。许久,他们放下手臂。

  团长进车。长长的车队启动,在细雨中缓缓前行。眼泪涌出来,我没敢回头。我心里无比自豪,其实,妻代表了所有官兵的亲属。

  到达大庆,嫩江江北平原,水像一道浑黄的移动的墙,直奔我们而来。北岸往北,一片汪洋。南岸堤坝比北岸高,上级命令我们,死守南岸3昼夜,保证下游群众安全转移。

  那天,我们团守卫的河段出现一个大管涌,团长组织战士潜入深水,堵塞管涌,几个小时,无济于事。

  团长令下:在全团选出18名水性好的干部和老兵,组成敢死队,堵住这个吐着水花的“老龙口”。

  我百米冲刺,奔赴“老龙口”,跃入水中。水透心凉。那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为了安全便利,我们脱去外衣,一次次潜入深水。水浪冲走身上的短裤,我们多人浑身赤裸,身上遍是渗血的伤痕。那场面,壮观!

  奋战数小时,堵住管涌,我们瘫软在河堤上。那一刻,我们团、我们师完成了拦截洪水任务,为群众赢得了时间。他们安全转移后,上级命令我们:撤!

  军营如梦,转眼就是18年。回首,浊浪排空,涛声依旧。

(责编:黄子娟、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