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带领战士乘舟送给养,守岛官兵为啥都哭了

2017年01月16日10:1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他带领战士乘舟送给养,守岛官兵为啥都哭了

说到乌苏里江,人们不禁想起那首脍炙人口的《乌苏里船歌》,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团长李辉也会“开船”,不过,他驾驶的是冲锋舟,为的是乌苏里江的一方安宁。从茫茫雪原走向边关军营,由普通士兵成长为上校军官。请看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团长李辉的故事

———乌苏里江畔的边防雄鹰

李辉(右)带队巡逻。段亮亮摄

冬日的北疆风卷雪尘。当身着雪地伪装衣的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团长李辉带着巡逻分队穿过茫茫雪原,出现在面前时,记者的第一印象是:李辉像是翱翔北疆的雄鹰。

戍边29年,这只从乌苏里江畔飞起的边防雄鹰,用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书写着乌苏里江儿女对党、对祖国的无限忠诚。

千里界江的“铁先锋”

“团长的身板是铁打的!”熟悉李辉的官兵都知道,他的血性和担当,让他在一次次砥砺中完成了自我超越。29载风雪边关路,他跟战士们一起露宿乌苏里江,巡逻睡雪地、啃干粮,成为战士眼中的“铁先锋”。

去年5月界江开江,滚滚冰排顺流而下。一夜间,暴涨的江水漫过江堤,淹没了珍宝岛。天刚擦亮,李辉带领官兵乘坐冲锋舟,为守岛官兵送给养。

当他们抵近小岛时,咆哮的江水将冲锋舟一次次推向远方。望着湍急的水流,官兵一下慌了。这时,李辉不顾劝阻穿上防雨靴,腰间系上绳索,扛起两袋大米,“扑通”一声跳进冰冷的水中。刚挪出几步,一个巨浪袭来,差点将他卷进江里,他咬紧牙关向前蹚去。

突然,不知谁大喊一声:“大家跟上!”战士纷纷跳入刺骨的水中,跟在团长身后搬运物资。当一个个身上挂满冰碴、脸色冻得铁青的官兵,把冲锋舟的物资搬上哨所时,守岛官兵都哭了……

乌苏里千里界江,留下了李辉跋涉的身影。2013年隆冬,乌苏里江上白毛风肆虐,刚就任团长的李辉就到驻守界江的某连巡查边情。

那天,李辉与官兵一起乘坐雪地摩托在封冻的江面上巡逻。行至界江中心时,他不时提醒大家注意“清沟、清眼”“不要贸然前进”,自己却驾驶雪地摩托在前方开路。凭借丰富的经验,李辉带领官兵避开多处险情,驶出一条安全路线。

强军路上的“铁把锁”

李辉的较真劲儿,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边防团官兵这样描述团长的“认真”:“任何‘猫腻’都逃不过团长眼睛。”

一年3月,驻地乍暖还寒,上级配发了两台应急通信指挥车和多部新型电台,新装备让大伙很兴奋……可李辉却在思考:“开展新装备训练只参考说明书,能否将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开训当天,李辉把官兵拉到林海开展实战训练。“战斗”打响,参演分队陷入攻防拉锯战,战线越拉越长。关键时刻,指挥车却因天气原因无法与部队取得联系,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仅凭‘想当然’,战场注定吃败仗,必须潜心钻研新装备!”演训结束后的复盘会上,李辉掷地有声地说。随即,他带领官兵在银装素裹的林海中支起帐篷,现地对新装备的应用性能进行测试,收集数据;此后,他又与官兵一起风餐露宿、翻山越岭,在不同环境下反复验证数据,最终摸清了新装备的“技术参数”。

一次普考结束后,某连上报的一组数据令人置疑:“连队参考率100%。”凭借多年基层经历,李辉认为数据水分大,他通过训练监察系统进行“考核影像回放”,真相水落石出:射击场上,始终未见2名干部身影,李辉严肃处理了连队虚报问题。

好风气催生战斗力!在李辉的组织下,团里下发《加强实战化训练实施办法》,将监察系统纳入军事训练全过程。近年来,全团训练纪录屡屡被打破,装备革新成果几十项,全方位执勤手段在各个戍边岗位运用自如……官兵脸上写满自豪:团长就是我们强军征程中的“铁把锁”,有他把关定向,我们干劲足!

战友心中的“铁臂膀”

李辉是战友心中的好大哥、“铁臂膀”。他1.78米的个头,一副刚正不阿的面孔,却待人和蔼,喜欢助人为乐,独具个人魅力。

一次,一名战士在团政工网“首长信箱”给李辉留言:在特战训练过程中,“老虎连”一名战友不慎将左手韧带拉伤,但他仍然瞒着连队干部带伤参训……

李辉专程来到连队,找到连队主官了解情况,告诫他们要关心战士成长,及时发现他们的困难。同时,他找到受伤战士小祝对他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军人要正确地‘拼血性’才能成为强军尖兵。”随后,他第一时间联系驻地医院专家为其检查治疗。

年底,小祝主动请缨代表团里参加省军区滑雪特战比武,他不负众望,过关斩将,带队勇夺团体第一。比武归来,李辉亲自为他戴上三等功奖章……

“团长是我们的领导,更是我们的好大哥。”这是全团官兵的心里话。上士郭佳的母亲患有糖尿病,李辉帮助他母亲询医问诊;七连指导员小刘的妻子患宫颈癌,正当他一筹莫展时,李辉号召全团官兵捐款10万元,帮助小刘一家人渡过难关……

近年来,该团还持续举办“强军讲坛”,李辉多次登台授课;团里专门制定人才培养规划,把培训打仗型人才作为“一号工程”,一批训练人才脱颖而出。官兵喜笑颜开地说:“我们的成才与团长的倾心教导密不可分。”(娄全友 朱普辉 李帮宏)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