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化训练,剑击何方

2017年02月21日08:25  来源:解放军报
 

●作战条令和训练大纲滞后于战争形态演变、作战方式方法变革,常常成为实战化军事训练的“瓶颈”。应努力建立作战条令和训练大纲动态更新机制,让其与战争形态演变同频共振,用作战条令牵引作战与训练向实战聚焦。

实战化训练是军事斗争准备的“磨剑”工程,是明天战争的设计与预演。让实战化训练踩着新军事革命的韵律、沿着现代战争的轴线前行,把准训练方向、抓牢训练重点至关重要。这是战争准备不能含糊的重大问题,更是军队打胜仗的关键所在。

锁定未来战争这个“坐标”。实战化训练首要的是“实”,这是军事训练的底线与基本条件,重要的是“战”,这是训练的目标点,而这个“战”不是机械化条件下的“战”,而是信息时代打赢的“战”。与未来战争不对接,训练就会失去为战而练的意义与初衷。这要求实战化训练,必须扭住现代战争的本质要求,实训实练。训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在时间决定成败的现代战场,部队没有“箭离弦”的反应能力不行。快速反应能力,既包括部队的出动能力,也包括战场上遇有情况的高效反应能力。训部队的非接触、精确攻击能力。虽然体能永远是战争的入场券,但非接触、精确攻击已成现代战场敌我战役、战斗较量的主旋律。部队提高非接触、精确攻击能力,方能取得战场博弈的主动权,拿到制敌快胜的灵丹妙药。训部队的联合作战能力。战场多维化决定了联合作战能力的根本性、决定性。而联合作战重心向战术层面下沉的紧迫现实,要求必须注重战术层面的联合训练。这样部(分)队才能便捷高效地生成联合战斗能力。

突破内容陈旧这个“瓶颈”。训练实战化根本在于内容实战化。如果训练“新瓶装老酒”“换汤不换药”,再火热的军事训练也没有魂气,甚至成为劳民伤财的瞎折腾。不管战争形态如何演变、部队担负什么任务,练的课题都差不多;不管敌情如何变化、武器装备怎样更新换代,作战方式方法涛声依旧,是目前一些单位战术训练的主要矛盾。训与战脱节、“两张皮”,实战化训练再“实”,也会成为“瘸子的腿不好用”。破解这一矛盾,首先需要将作战条令和训练大纲创新作为突破口,因为这是部队组织开展军事训练的基本依据和标准。需要强调的是,当前作战条令和训练大纲滞后于战争形态演变、作战方式方法变革,已成为军事训练内容更新的“瓶颈”。必须建立作战条令和训练大纲动态更新机制,让其与战争形态演变合拍共振,甚至走在新军事革命的前列,实现作战条令牵引作战训练。其次,突出使命课题训练。当前紧迫的任务是,必须把使命任务判断清、定位准,然后通过层层分解细化,使部队各级都有在大体系框架下的使命训练课题。第三,要下功夫把战役战术教材编好。战役战术教材内容陈旧是导致军事指挥人才“作战训练观念滞后”的源头问题。这个问题不下功夫解决,我军各级指挥人才培养很难跳出“机械化战争的泥潭”。

激发主观能动这个“内因”。“人装结合”是战斗力生成的规律、要求和基本方式。实战化训练需要条件,除了逼真的训练环境场所外,要使受训官兵有身临其境之感,就必须强化官兵责任感使命感危机感。1964年我军那场气吞山河、轰轰烈烈的大练兵,可以说谈不上什么训练条件,但练出了一流军队的战斗力。这说明推进实战化训练深入发展,必须注重挖掘广大官兵投身军事训练的内动力。时钟滴答走,靠的是发条的张力。同样,开展实战化训练也离不开强大的、源源不断的动力,特别是“危机意识”强化。美军智库的一些人总喜欢喊“狼来了”,让军队时刻绷紧战争的弦。战争就在“山那边”,部队训练自然务实逼真。我国的安全环境并不乐观,引发武装冲突或局部战争的因素并不少,甚至有小冲突演变成大战争的危险,客观形势要求我军必须以强烈的忧患意识,通过营造浓厚的“狼来了”氛围,激励广大官兵以忘我的热情苦练精兵、枕戈待旦。(王雪平)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