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系作战如何破网“点穴”  

2017年05月02日08:50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体系作战如何破网“点穴”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写在前面

  未来战场上,瞄准作战对手的“软肋”和“死穴”打,并非是寻找敌作战体系内无关紧要的薄弱环节。相反,可以直接瞄准敌体系关键部位的“软肋”和“死穴”,如信息化作战系统内的网、链等等。

  信息化作战“无网不战”。其一是“用网作战”,即基于网络信息系统构建信息化作战体系,按照信息赋能、网络聚能、体系增能机理,形成强大的体系作战能力。其二是“破网作战”,以敌方网络为直接攻击目标,按照网络破击机理,通过各种手段瘫痪和控制敌方网络,以此分化瓦解敌信息化作战体系,显著降低敌整体作战效能。

  按“奇正”之说,“用网作战”是“正”,是各国军队信息化建设的基本目标,目前强国军队已经构建了庞大复杂的技术支撑环境,如美军的全球信息栅格;形成了相对成熟的作战理论,如网络中心战。“破网作战”是“奇”,它瞄准的是以网络为基石的信息化作战体系的“软肋”,因而成为“用网作战”军队最为忌惮之处。

  在注重“用网作战”的同时,高度关注“破网作战”,搞清破网机理,创新破网战法,发展破网手段,实施网络破击,“以正合,以奇胜”,是弘扬以劣胜优传统,发挥后发优势,实现跨越式发展,谋求体系对抗不对称优势的必由之路。

  探寻破网之道,把握破网“点穴”机理

  信息化作战体系从本质上讲,是以网络技术为支撑、符合复杂网络特性的复杂系统。只有运用复杂网络理论和网络安全理论来认识和剖析信息化作战体系,才能找出其真正弱点,形成网络破击机理。

  基于无尺度网络理论的火力毁瘫关键节点机理。在无尺度网络中,大部分节点只有少数几个联结,而某些节点却拥有与其他节点的大量联结,称之为集散节点。对网络中为数不多的集散节点进行火力摧毁,与之相连的众多连接将被切断,网络将陷入整体瘫痪。

  基于小世界网络理论的干扰关键通信链路机理。小世界网络理论表明,在大多数网络中,尽管其规模很大,但任意两个节点之间大多有一条较短的关键路径。对符合小世界特征的作战网络,通过电子干扰阻断其关键通信链路,就可剧烈降低网络传输性能。

  基于漏洞分析的弱点利用和攻击机理。据统计,平均每1000行计算机程序代码中就有15~20处错误。目前大型软件的代码量达数千万行以上,从理论上讲有大量漏洞可供利用。网络通信协议也存在诸多漏洞。互联网就至少有五大缺陷,即用于网络寻址的域名系统,为网络服务提供商提供彼此联通路径的边界网关协议,多数网上传输信息公开不加密,对病毒传播无严格检查,网络设计过分注重分散化和开放性等,这些协议漏洞极易被攻击和利用。

  基于社会工程学的人力情报利用和攻击机理。网络安全业界普遍认为,网络安全“三分技术、七分管理”,其中管理主要是对人的管理。由于网络规模越来越大,用户越来越多,管理难度也越来越大,管理漏洞和疏忽将对网络安全带来致命威胁。美国“维基解密”和“棱镜门”事件的发生,都是内部人员出的问题,而且都是主动泄密。

  可以预见,随着对复杂网络认识的加深和对网络安全弱点的深度挖掘,将有更多的网络破击机理被揭示出来。

  创新破网之法,提高破网“点穴”概率

  与隐形飞机突破敌防空体系相比,网络攻击要“突破”并瘫痪和控制敌严密的网络防御体系,其复杂度和难度要大得多。着眼提高网络破击概率,应确立“跨层协同攻击”这一核心战法。

  “跨层协同攻击”,即综合采取以网络战为主的多种作战手段,充分利用网络实体层、信号层、信息层、认知层的各种弱点,同时运用多支精干的作战小组,以多次跳转迂回、多路齐头并进的方式连续突破敌网络防御体系,继而通过瘫痪和控制敌网络,使敌网络支撑的侦察、指挥、控制、通信、保障等作战系统难以正常运转,认知判断、情感意志和作战信念受到严重干扰,从而大幅降低敌作战体系整体效能。

  “跨层协同攻击”可以大大提高突破敌实施强加密、异构、物理隔离和纵深防御的作战网络的成功率。其基本要义可概括为“多法并用、多层并举、多跳迂回、多路并进”。

  多法并用,是指以网络战为主要手段,在火力战、电子战、特种战、情报战、太空战、心理战等手段的密切配合下,毁节点、扰链路、注病毒、窃密码、乱认知多法并用,在作战手段上优劣互补、作战空间上相互照应、作战时间上相互衔接、作战效果上相互利用,形成整体合力协力破网。

  多层并举,是指将传统网络战通常在网络信息层实施的依次破解、逐级突破“平面攻击”方式,转变为把网络认知层、信息层、信号层和实体层均列为攻击对象的“多维立体攻击”方式。

  多跳迂回,是指综合利用网络各层相互关联的弱点,对其进行排列组合,精心设计多条攻击路径,精密制订多种攻击策略,攻击流程在网络各层反复交替切换跳转,避开敌网络防御强点,以间接迂回的方式逐步突破敌网络防御体系。

  多路并进,是指为提高突破成功率,组织相当数量的精干攻击小组,以不同方式、不同层次、不同起点同时发起攻击,各攻击小组间强调实时共享阶段性攻击成果和情报信息,以加快作战进程。

  在“跨层协同攻击”这一核心战法的基础上,结合实际情况进行深化细化,可演绎出多种多样、实用管用的网络破击具体战法,并由此形成一套完整的网络破击战法体系。

  打造破网之器,增强破网“点穴”能力

  成功实施网络破击,要求具备全面掌握敌网络拓扑结构和挖掘未知漏洞的网络侦察能力,精确感知和摧毁敌关键网络节点的毁瘫能力,连续实时全谱干扰敌通信链路的干扰能力,无线远程实时接入的网电一体攻击能力,强力传染和烈性破坏的病毒攻击能力,纵深实时响应快速精准反击的网络防御能力等。为此,需集中精锐力量,构建一个结构合理、机制顺畅、运行高效、灵活适用的网络攻击体系。构建和运用这一“小而巧”的网络攻击体系,需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切实转变思想观念。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应牢固树立“破体先破网”观念,既要善于“用网”,又要精于“破网”,通过分析掌握敌方网络弱点,综合运用多军兵种精锐力量,精心筹划破网步骤,周密组织破网行动,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合力突破敌网络防御体系。

  进行长期周密准备。只有通过平时长期对敌网络进行电子侦察、网络侦察和情报侦察,搞清敌网络技术体制,绘制敌网络拓扑结构,积累敌网络漏洞数据,找准敌网络弱点,战时才有可能释放长期蓄积的“作战势能”一举破网。同时,还须研发专门武器装备,打造未来破网的“撒手锏”。

  加快培养专业人才。网络破击采用的是“人尖”战术,网络攻击小组是包括通信电子战专家、网络战专家、密码破译专家、高级情报人员、心理战专家等多个领域顶尖人才组成的精干团队。

  积极开展作战实验。建设可真实模拟敌各类作战网络的网络靶场,积极开展网络破击实验,不断检验网络破击新机理、新技术、新装备、新战法,努力提高网络破击的成功率。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