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国门,这群兵忠诚血性立军威

——南疆军区红其拉甫边防连忠诚履行卫国戍边使命纪实(一)

闫嘉琪 冯博 王洪飞

2017年06月12日08:50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正在执勤。

洁白狂野的雪山,黝黑青春的面庞,二者相生于祖国南疆的帕米尔高原。

红其拉甫边防连,一个小小连队,却与“一带一路”“边疆防卫”“中外友谊”等多个宏大主题紧密相连。

头痛欲裂中,记者鼻子里插着氧气吸管,聆听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讲述他们戍守边疆的故事。年轻的官兵话语朴素,不善抒情,却让闻者心潮起伏、动容抹泪。

与官兵们一起巡逻时,短短数公里就险象丛生的经历,让记者深刻体会到了高原军人的赤胆忠心和血性担当,难以想象他们巡逻边境如何能够骑着牦牛攀上一座座陡峭冰峰、跨越一道道冰河险滩……

这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英雄连队,被中央军委授予“卫国戍边模范连”荣誉称号,先后荣获“基层建设标兵连队”“边防执勤先进单位”“先进基层党组织”等荣誉,荣立集体一等功5次,集体二等功6次,集体三等功11次。

雪山冰峰,见证官兵对党忠诚

有一年9月,巡逻路上,红其拉甫边防连时任连长杨波在山崖上探路时,不慎摔下悬崖,幸亏被一块儿巨石挡住,停止下滑,却当场昏迷,生死未卜,战友们赶紧将他送往山下。途中,杨波醒来,他第一句话就问:“到点位了没有?”听说正在送他返回时,坚决拒绝下山,继续爬向山顶。拼命爬到界碑前,杨波用颤抖的手握着毛笔为界碑上“中国”二字描红。那一刻,所有巡逻官兵脱帽敬礼,齐唱连歌,冰雪为之动容,山石为之颤动。

红其拉甫,塔吉克语中意为“血染的通道”。地处海拔4700多米的帕米尔高原,空气中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一半,紫外线辐射强,终年积雪,最低气温达到零下40摄氏度,寒季长达8个月。

坐车驶往红其拉甫的中巴公路上,随着高山由灰黑逐渐变为雪白,记者的头脑则由昏沉发蒙变得涨痛欲裂,由身轻如燕变得肌肉酸痛若病。

有人做过测算,在高原守防,即便是躺着不动也相当于在平原地区负重30公斤。

红其拉甫是一个令弱者望而生畏的地方,也是强者精神生长的沃土。

“我们缺氧不缺精神!”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如是说。

驻守红其拉甫的官兵,对党的忠诚信仰如雪山般纯洁坚定。在严寒缺氧、生死难料的恶劣环境下,他们始终坚忍不拔地驻守在云巅之上,与险相伴,以苦为乐。

2014年5月一个夜晚,救护车呼啸着将昏迷的机要参谋乔洪潮送往400公里外的医院。当主治医师的手术刀划开肚皮时,乔洪潮腹腔内积留的脓液喷射而出,在场的医护人员惊呆了……在此之前,慢性阑尾炎发作的剧烈疼痛折磨着乔洪潮,他忍着剧痛抄写报文,数次晕倒。由于大雪封山,团里接替他的机要参谋好几天以后才赶到。迷糊中,他向拿着电话准备向上级汇报的连长说:“连队目前只有一名机要参谋在岗,近期任务繁重,我不能离开。”

“我在山上呆了18年,可以说把青春献给了高原,不后悔。”事后,聊起自己的经历,看着比同龄人苍老的乔洪潮语气平静而坚定。

陆军边防某团政委胡晨刚说:“‘扎根帕米尔,忠诚戍边关’是红其拉甫边防连历代官兵用热血和生命铸就的优良传统,也是南疆军区部队‘热爱边防、艰苦奋斗、无私奉献、顽强拼搏’喀喇昆仑精神的具体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雪域高原上哈气成冰,如厕竟然曾是边防官兵面临的一大难题。这里还有很多普通民众无法想象的困难:吸氧难、洗澡难、用电难、取暖难、如厕难、择偶难、看电视难……红其拉甫当地有首歌谣:“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四季穿棉袄,饭菜蒸不熟,氧气吃不饱”,非常生动地描写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

这些年,为改善边防官兵守防条件,上级机关不断加大投入。红其拉甫边防连驻地条件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官兵们住上了新营房,吸上了床头氧,吃上了新鲜菜,用上了长明电,联上了信息网……边防线上也布设了视频监控系统,各前哨点位的情况一目了然。一代代边防军人盼望的健康守防、快乐守防、人文守防一一变为现实。

新时期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更加坚定了扎根高原的决心,把党和人民的关怀转化为戍边守防的强大动力。

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在国门附近巡逻。

国门要道,丹心维护国威军威

5月下旬的一天,记者一行来到红其拉甫口岸。该口岸地处海拔4700米高山之巅,被称为“云天里的国门”,中巴公路从这里穿过。这里是通往巴基斯坦以及中亚、西亚地区的黄金通道,口岸每年开放8个月。据随行人员介绍,近年来,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倡议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欢迎,国门口岸的商业往来和旅游参观人员成倍增长。连队官兵承担的使命光荣而艰巨。记者看到,在口岸执勤的战士军姿严整地站在哨位上,眼神警惕地扫视着来往人员和车辆。

连队驻守的边境地区位置重要,官兵面临着多种考验。

在红其拉甫边防连,军姿站不好,不上国门哨;武艺练不精,不当国门兵,成为每一名官兵的自觉追求。他们以良好的军人素养,为祖国代言,为军旗增威。

今年4月,200余名巴基斯坦游客迎着刺骨寒风参观界碑,下士李世龙请缨担负警戒任务。他手持钢枪,昂首挺立,下哨时身体被冻僵,好半天迈不开腿,无法挪步。事后,有人问他,“当时你就不能活动一下吗?”李世龙回答说:“站在国门前,我就是一座界碑,一举一动代表着祖国的形象,决不能有丝毫差池。”

近年,边防线一带生产、施工和放牧的人比较多,南来北往的客商也很多,而且人员成分复杂。在这里守卫国门,官兵们既需要练就一双雄鹰般的锐眼,更需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坚持原则。

去年8月的一个狂风暴雪天,一辆国际旅游客车准备进入我国境内,驾驶员的助手拿着同事的护照,想蒙混过关,被连队执勤的战士巴特尔发现,当即要求其返回。客车驾驶员拿出10条外国高级香烟要塞给巴特尔,请求放行,被巴特尔坚决拒绝。那人百般无奈,只好返回。

近5年来,先后有30多名过境人员携带的禁运物品被我边防官兵查获,官兵拦截企图越界人员400多人次,连续22年无边境涉外事件。

“连队戍守的红其拉甫通道,是连接中巴的咽喉要地和经济廊桥,在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具有特殊地位。扼守战略要地,连队官兵们忠诚使命,坚决维护国家利益,铸就牢不可破的边关屏障。”陆军边防某团政委胡晨刚如是说。

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巡逻途中。

界碑战位,记录官兵血性担当

连队防区巡逻执勤点和重要观察点都在海拔4700米以上的冰峰雪岭,巡逻和执勤异常艰难。

“走一趟吾甫浪沟,就懂得了边关。”红其拉甫边防连前指导员王烈说。

吾甫浪沟,塔吉克语意思是“艰险的河谷”。每年一次的吾甫浪沟巡逻,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这条巡逻线往返全程392公里,蜿蜒在帕米尔高原与喀喇昆仑山的雪线之间,途中要翻越8座5000米以上的达坂,30多次穿越冰河,途中有几处近乎垂直的陡坡,一路上随时可能遭遇泥石流、暴风雪、雪崩、山洪和野兽的袭击,是全军陆地边防执勤点路途最远、路况最险的巡逻路线之一,也是全军唯一一条只能骑牦牛执勤的巡逻线,被称为“死亡之谷”。

有一年,连队巡逻分队巡逻到沟口克勒清河时,突遇山洪,水面宽100多米,雪水夹带着泥沙直冲而下,骑着牦牛走在队伍最后的军医杨海波,被大浪连人带牛一起冲走,短短两分钟时间就被冲走300多米,在下游河道宽阔处才被战友们救上岸。为铭记这次生死经历,杨海波用十字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刻下“生还留存”四个大字。

数十年来,连队巡逻途中有百余名官兵掉入冰河、山谷和雪坑,牦牛都累死了7头,还有十多头牦牛摔下悬崖阵亡。

由于气候原因,每年只有中秋节前后可以进出吾甫浪沟,往返一次少则10天,多则1个月。巡逻路上,连吃饭、睡觉的基本需求也经常遇到很大挑战。

吾甫浪沟的巡逻路上,没有任何补给,官兵们出发时需要携带足够往返所需的干粮。2010年9月的那次巡逻中,官兵们把为返回时预备的馕饼和大米等粮食埋在山坡上,熟料却被狗熊吃了个精光,10名巡逻官兵只能靠仅剩的几袋方便面和一个馕饼充饥。官兵们饿得浑身发虚,两眼发直,好几个战士从牦牛背上摔下来。年龄最小、体质最弱的新兵冯京甚至昏迷了过去,等他苏醒,指导员王烈把剩下的最后一点馕饼全部送到冯京的嘴边。当脸色灰黑的官兵踉跄着望到远处国旗的那一刻,所有人热泪盈眶。

2016年7月1日,连长杨映伟带队巡逻海拔5283米的点位时,夜里熟睡中遇到狼群袭击。杨映伟冷静地给大家安排好应对方案后,点燃自己的棉大衣,挥舞着呼呼冒火的大衣冲向狼群,其他战友们拉动枪栓并大声叫喊,对峙中,狼群最终被吓跑。

“那一刻,我懂得了战友情、官兵爱。在最危险的时候,在面对生死考验的时候,那个把生的希望留给你,把危险留给自己的人,就叫做战友、兄弟!”战士侯帅说。

军人生来为打仗。作为海拔最高国门的守护者,该连官兵始终以锻造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高原铁拳”为目标,立足实战,苦练军事技能,锤炼执勤处突本领。

“啪啪啪”,一天凌晨,突然响起几声清脆的枪声,随后警铃大作。“营区遭遇袭击。”睡梦中惊醒的官兵迅速起床,领取武器,短时间内按照预案和现场指挥,进入各自战位,布下反偷袭作战的阵势。

“太逼真了,完全没想到是演习。”提起那次营区反偷袭演练,中士丁文涛深有感触。像这样不打招呼的战备演练经常在连队上演。近年来,连队完善战备预案,着力加强应急处突演练,还协调驻地公安、武警、民兵按期开展边境防控联合巡逻等演练。官兵们时刻紧绷着一根打仗的弦,眼睛里始终有敌情。

那年,连队奉命抽组人员进驻海拔5200多米的点位执行任务。连队官兵纷纷请战,19人写下血书,坚决要求参与行动。在长达半年的封控期间,官兵们爬冰卧雪,战天斗地,用血肉之躯构筑起流动的边关安全线,圆满完成任务。

2004年8月,“友谊-2004”中巴武装力量联合反恐演习在防区举行,连队官兵倾力保障、全力配合,用实际行动为中巴友谊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

枕戈待旦,刀不入鞘。多年来,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在现实任务和各种考验面前,忠诚履行使命,出色完成了边防巡逻、战备执勤、边境封控、国防施工等多项重大任务,在上级组织的边防执勤能力评估考核中,多次夺得第一,连续35年无事故、无案件、无涉外事件,在雪域边关筑起了一道钢铁屏障。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