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智能化作战的制胜关节

 

2018年03月29日09:52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探究智能化作战的制胜关节

  要点提示

  ●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是抢占军事战略竞争制高点、打赢未来战争的时代选择。

  ●智慧兵器大量运用,成为战争舞台的新主角,必然催生新的作战样式,深刻改变传统战斗力生成模式,颠覆传统作战制胜机理。

  ●科学推进军事智能化发展,当务之急是探究智能化作战的制胜规律。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当前,世界主要国家都把人工智能视为“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加快推进智能化作战准备。抢占未来军事战略竞争制高点,抓好智能化作战研究,首当其冲的是,认清和把握智能化作战的制胜规律,为推进军事智能化发展提供科学需求和有力牵引。智能化作战是依托云环境支撑的自主作战,作战制胜既遵循一般制胜机理,也有其自身新的特点规律。

  深度认识和理解战场

  战争活动极其复杂,但总体上可归为认知域和行动域两大类。战争认知包括感知、理解、判断、决策,以及信念和价值观等。冷兵器、热兵器战争中,认识行为基本由人完成,信息化战争中,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拓展了武器系统认知和理解战场的能力,但没有改变战争认知系统落后于行动系统的状况。

  智能化作战中,形态各异的智慧兵器成为主角,其对战场的共同认识和理解,成为作战要素、作战单元协同行动的前提条件。战时,依托分散部署的智能化侦察预警设备,实时获取战场态势信息,并对海量信息进行智能化分析、处理,采取作战云模式对态势信息进行统一管理,按需按权限分发共享态势信息,构建时空基准统一、标准规范一致的联合战场态势图,为智慧兵器共同认识和理解战场态势提供统一的背景。而且,智慧兵器自身嵌入了海量基础数据,战时,其可通过实时战场态势与自身数据库的比对、分析,实现对敌情、战场情况的准确认识。

  战争认知能力的大幅度跃升,改变了战争认知系统长期落后于行动系统的状态。可以说,不能深度认识和理解战场,就不能组织实施智能化作战。在认识和理解战场上具有优势的一方,通常能掌握战场主动权。

  灵活友好的人机交互

  智能化作战的组织实施,依靠智慧兵器准确领会指挥员的意图,按照指令组织行动。随着神经网络计算机、光计算机、生物计算机等新概念计算机的出现和运用,在语音识别和文字、图形识别等智能技术的支持下,指挥信息系统人机接口高度智能化,指挥艺术和军事谋略深度融入人机交互系统、专家知识库系统和武器智能制导系统中,多学科知识库所支持的专家系统使人机交换界面更为方便、灵活和有效。

  战时,智能化人机交互式指挥平台,综合运用智能算法、大数据、云计算等关键技术,有效突破人类分析能力的局限性,保证指挥员快速、准确地判断和预测战局发展,辅助指挥员备选作战方案,定下作战决心。通过友好的人机交互,指令自动传递到相应的指挥对象,直接控制智慧兵器的作战行动,智慧兵器通过自身的智能终端,领会指挥员的意图,高效地执行人的命令,实现人与智慧兵器的良好融合。

  群体智能跨域协同

  智能化作战的主角是形态各异的智慧兵器,作战行动协同以及作战体系效能发挥,关键在于智慧兵器之间的协同和联动。今天的无人作战系统虽然具备一定的智能,但其协同还主要依靠人的指令组织实施,平台之间很难实施自组织协同。

  未来智能化作战,陆、海、空、天智慧兵器云集,数量规模庞大,完全依靠后方人员不可能高效组织协同,必须依靠武器平台之间实时共享战场态势信息,根据战场态势发展变化随机自组织协同。为确保智慧兵器互相理解和联动,平台上通常预置有统一的作战规则,例如打击、机动、防护有统一的规则,通信、信息分发共享也有统一规则。随着计算机软件和硬件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智慧兵器的专家系统知识库含有几万条乃至几十万条的规则,战时,随着敌情、我情和战场环境变化,特别是敌我攻防行动的发展,不同作战场景会触发相应作战规则。智慧兵器根据统一规则,采取相应的侦察、打击和防护等行动,避免相互之间的互扰甚至冲突。同时,通过高度精准的时统系统,建立统一的时间基准,为不同空间智慧兵器的作战行动提供统一的基准,支撑智慧兵器优化自主协同,达成群体协同的智能化。

  适时介入的人力控制

  智能化作战并非智慧兵器的完全自主作战,人始终是作战的筹划者、组织者和实施者。作战目的和目标的选择,都由人进行判断和决策,智慧兵器围绕指挥员意图实施各种行动。因为,人工智能只能部分像人那样思考,智慧兵器缺乏人的理性判断和是非标准,只要指挥控制环节出现问题,就有可能违背指挥员意图,甚至失控,导致战局的被动。类似事件,当前就时有发生。2007年10月,美军第三机步师的3台“利剑”机器人,由于没有及时更换软件,执行任务中1台机器人竟把枪口瞄准操作员,因完全失去控制,最后只能将其摧毁。

  未来智能化作战,一旦战场态势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原有的作战目的已经达成,指挥员必须适时精准干预智慧兵器的侦察、攻击和防护行动,保证智慧兵器始终不能脱离人的控制,驾驭其按指挥员意图实现作战目的。

  分布式自主行动

  智慧兵器是敌我直接交锋的主体,通常远离后方指挥员和技术人员,而且,智能化作战节奏空前加快,人脑无法应对瞬息万变的战场态势,需要把部分行动权交给智慧兵器。战时,嵌入人工智能技术的智慧兵器,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环境中准确、连续地跟踪目标,自主探测,自主处理战场态势信息,自主识别敌我,自主灵活采用弹药载荷。

  与此同时,通过统一的标准协议、共享机制,形成多维覆盖、网络无缝链接、用户随机接入、信息资源按需提取、组织保障灵活快捷的云环境,实现“数据仓库”“云端大脑”“数字参谋”,为智慧兵器提供全覆盖的云环境支撑。不同空间的智慧兵器在信息技术的联接下成为信息网络的一个节点,不再孤立无援。在大体系支撑下,智慧兵器集侦察、识别、定位、控制、攻击于一身,发现就能“秒杀”。作战过程中,随着战场态势的发展及作战需要,处于不同空间的智慧兵器自主行动,谁合适、谁主导,谁有利、谁发射,分散的火力、信息力、机动力、防护力,在最恰当的时间、最恰当的地点精确释放。围绕统一作战目标,形成“态势共享——同步协作——聚焦释能”的战斗力生成链路,自主组织作战行动。

  远程聚焦式技术保障

  智慧兵器依托于人工智能、信息网络等高新技术,其作战效能发挥,离不开操作系统、软件等的稳定运行,离不开后方技术专家和保障人员。智能化作战行动的组织实施,对物资、交通等传统保障的依赖大幅降低,保障的重点将向智力、知识、信息、网络、软件等方面倾斜。

  战场上,兵力兵器规模减小,而软件设计、网络控制、信息资源、装备维修等技术保障力量空前增加。战时,远程聚焦式技术保障,不仅要突出技术预储预置,还要依托感知与反应技术,将整个战场空间的感知系统、控制系统、计算机和用户终端联为一体,构成互联互通、一体化的技术保障网络。特别是利用嵌入在智慧兵器和后方保障设施中的人工智能技术,实时获取智慧兵器的运行状态,及时发现其技术故障和保障需求,实时更新保障方案,向保障单位分发技术保障需求;后方技术保障力量,通过网络对前端智慧兵器进行“会诊”,实施远程功能恢复及技术信息支援。

(责编:黄子娟、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