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上,中国航母的一天

2018年04月27日09:08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太平洋上,中国航母的一天

  2018年4月19日,航母辽宁舰航行在太平洋上。 张 雷摄

  推开辽宁舰飞行甲板的水密门,太平洋咸涩微凉的海风扑面而来,油料化验员陈晨深吸了一口气。

  此刻,太阳还藏在海平面以下。东方微微泛红的霞光驱赶着灰蓝色的夜幕,辽宁舰领衔的航母编队在西太平洋破浪前行。

  又是新的一天。在强劲的海风中,辽宁舰已经醒来。穿着紫色马甲的陈晨,是今天第一个走上飞行甲板的舰员。10天前,陈晨就在飞行甲板站坡列阵,随辽宁舰在南海参加海上大阅兵,光荣接受习主席检阅。今天,辽宁舰编队航行在西太平洋上,开启新一轮的实战化训练。

  紧接着,穿着蓝色马甲的航空部门舰面中队区队长翟国成走上甲板。很快,布满黑色着舰胎痕的甲板上,被身着红、棕、黄、绿等各种颜色马甲的舰员装点得五彩缤纷。

  太平洋上,航母辽宁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这一天,是辽宁舰入列6年来的普通一天。中国航母编队初步形成体系作战能力的成长跨越,正是积攒于这些“普通的一天”里。在新时代的“强军时间表”上,航母辽宁舰的一天,构成了中国军队阔步前行、迈向世界一流征程上不可或缺的一页。

  “以前我们聊的多是起降技术技巧,现在交流的都是‘空战’心得”

  直升机螺旋桨的尖啸声,混合着海浪声和呼呼作响的甲板风声,打破了清晨的平静。

  舰载直升机某大队大队长贾利剑驾驶预警直升机盘旋起飞,为航母编队提供空海情报支援。目送直升机升空,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政委张中明告诉记者,最初试验训练阶段,直升机仅担负海上搜救保障任务,如今,直升机已具备预警、反潜等多重作战和保障能力。“这是航母编队形成体系作战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张中明说。

  太阳升起。戴兴手拎飞行员头盔,大跨步地走向歼-15战机。起飞助理陈嘉楠挥臂作出放飞手势,战机如离弦之箭,冲出甲板飞向海天。紧接着,战鹰接二连三地从甲板上起飞。

  编队指挥所的电子屏幕上,红蓝自由空战对抗情况实时呈现,标识着红蓝双方的线条和符号不停变换。

  “准备回收歼-15飞机。”经过紧张激烈的战斗,今天第一波次战斗已经结束。

  战鹰陆续返航,甲板上又开始忙碌起来……记者曾多次随辽宁舰出海执行任务,明显感到战机放飞和回收的速度加快。

  “我们感觉到飞机着舰比以前更轻了。”很多舰员说出共同的感受。

  回到空勤值班室,对抗得胜而归的戴兴和战友袁伟、王亮和杨勇一起复盘刚才空中对抗的战术动作。

  第一次降落在航母甲板上的情景,戴兴记忆犹新。虽然经历数千次的地面模拟起降训练,但当时戴兴仍感觉到数秒钟的眩晕和大脑空白。“随着在辽宁舰上起降次数增多,紧张感逐渐消失,我们的训练重心正向深研空战技巧转变。”戴兴说,“以前我们聊的多是起降技术技巧,现在交流的都是‘空战’心得。”

  细数过去一年歼-15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执行的重大任务,张中明说,他们多数节假日都在执行任务,全年共有200多个飞行场次。

  “他们是探路者,是‘种子’,更是‘孵化器’。”看着攀上舷梯的飞行员,张中明说:“他们真的非常可爱!无论训练有多难,无论训练量有多大,从来没有叫苦叫累……”

  话音未落,甲板上又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一架“飞鲨”滑跃起飞……

  “中国人都想来航母看看,军人更多是想在航母上战斗”

  透过辽宁舰驾驶室的舷窗,维吾尔族女兵艾海旦看到,飞行甲板上歼-15战机正密集放飞。

  艾海旦是操舵班副班长,她的战位是观察战机起飞的最佳位置。按照航海指挥员下达的一条条指令,艾海旦精准而熟练地操作舵盘。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很难相信,这艘数万吨的钢铁巨舰的航向和航速,竟然掌握在一位纤瘦的女兵手中。

  就在舰载机轮番升空训练的同时,在航母飞行甲板之下,机舱内部也进行着一场紧张的演练。

  广播声中传来刺耳的火灾警报,消防官兵迅速穿上消防服,背上装备,奔往发生“火灾”的舱段。奔跑的身影中,女士官长张明珠引起记者的注意。

  张明珠原是机务兵,去年,她被选拔进入安全管理办公室,与男舰员考核标准一样,穿消防服、背装备、找舱室等训练课目,都名列前茅。

  在辽宁舰很多岗位上,女舰员的表现都很出色。作战部门助理工程师何勰说,现在女舰员已经遍布全舰所有的部门和专业,越来越多的女舰员走上关键作战岗位。

  何勰是地方大学生,也是个十足的“军迷”。听到中国航母服役的消息,她给海军相关部门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加入航母部队的强烈意愿。

  经过严格考察考核,何勰顺利入伍。如今,她已经成长为辽宁舰作战部门助理工程师,前不久她取得了作战岗位独立值更资格。

  为了同样的航母梦,越来越多怀揣青春奋斗梦想的官兵来到了辽宁舰。

  在消防演练现场,记者见到了二级军士长、油料区队区队长王春辉。浑身被汗水浸透的王春辉,曾在空军某部担任油料化验员。王春辉说:“辽宁舰圆了中国百年航母梦,谁不想来呢?中国人都想来航母看看,军人更多是想在航母上战斗。”

  白天的时光,在一架架战机放飞和回收的紧张忙碌中匆匆流走。

  天色渐暗,最后一架舰载机在暮色之中,成功降落在甲板。起飞助理陈小勇摘下头盔拎在手上,返回舱室,仔细擦了擦被歼-15战机尾焰烟熏火燎的脸,喝口水缓缓神。

  这位曾因“航母style”风靡神州的起飞助理,经历了辽宁舰入列后的每一个高光时刻。说起刚刚经历的海上阅兵,陈小勇仍感心潮澎湃:“航母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全世界关注的目光,这是航母人最大的骄傲和自豪。安全放飞和回收每一架战机,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虽然看不到阳光,但我们内心充满了阳光”

  夜色来袭,劳累了一天的飞行员和相关保障人员进入梦乡。凌晨12点,辽宁舰政工办主任肖磊开始了例行夜间巡查。

  工作环境最为恶劣的机电舱室是巡查的重点。

  在锅炉舱,中士余盼、下士彭世林的衣服已经汗湿了。温度计显示:48℃。不仅温度高,这里还有机器运转产生的震耳欲聋的噪音。余盼他们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值更4个小时。

  夜间巡查的不仅有政工干部,由战士值更的生命力巡逻更也开始行动。下士鲁鹏飞和上等兵何裕在各个监控死角勘察,谨防各种可能的安全隐患。

  在损管中心,一幅巨大的损坏管理作战标绘图和动力系统模拟指挥板格外引人注目。机电长张扬说,这些都是他们集智攻关的革新成果。有了这两项创新成果,机电官兵确定损管位置、制定损管方案、开展损管作业都更加高效。

  在气供舱,舱段中队气供区队区队长张常晓说起自己最大的遗憾。在航母上工作近10年的他,至今还没能现场看过舰载机起降。舰载机起降训练时,往往也是机电官兵值更的关键时刻。出海训练期间,由于各项保障任务严密接续,机电兵基本没有登上甲板的机会。

  这次远航,尽管已经一个多月没到过甲板,但一说起歼-15战机从航母上起飞,张常晓的脸上满是自豪。

  “虽然看不到阳光,但我们内心充满了阳光。”这是在机电兵之间流传的一句口号。由这句口号出发,机电兵还总结出了“深舱向日葵”精神——虽然深居舱底,但他们却像小太阳一样,向全舰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陈国全 段江山 莫小亮)

(责编:陈程(实习生)、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