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和军队改革后,国防动员系统的体制机制一新、力量编成一新、职能定位一新、精神面貌一新。湖北省军区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强军思想,扎实推进省军区系统转型发展——

传递好国防动员接力棒(新时代强军战歌)

本报记者  倪光辉

2018年05月27日05:5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4月30日,湖北省军区民兵装备仓库转隶移交仪式上,军委国防动员部组织交接的负责人在转隶书上郑重签名,正式将仓库移交联勤保障部队领导管理,标志着该省军区改革以来的转隶移交任务全部完成。

  国防和军队改革两年间,湖北省军区坚决贯彻落实国防动员系统各项改革任务部署,积极稳妥推进各项改革任务落实,扎实推进省军区系统转型发展。

  配强“运动员”——

  诸军兵种血液的输入,使省军区多了“联合编成”的味道

  2017年6月,刚交流到湖北省军区不久的张云德,就接到被任命为武汉警备区政委的通知。该省军区党委之所以推荐他到省会城市重要领导岗位任职,看中的正是他在空军两次任职师政委的经历。

  湖北省军区政治工作局主任黄明村介绍,部队改革落地后,一大批师团职干部积极响应号召,从空军、海军、战略支援部队等军兵种部队交流到省军区系统。一年间,仅湖北省军区就先后接收交流干部百余名,他们中绝大多数将担任主官,比例超过全省军区现有主官岗位的一半。

  国防动员系统改革落地后,各省军区普遍面临着“干部转业多、接收交流干部多、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多”的“三多”现状,人力资源经受着新考验。

  起初,一些交流干部存有顾虑,担心省军区会优先照顾本系统的干部。能不能把这些新鲜血液吸收好,关乎今后发展“后劲”。对此,湖北省军区政委冯晓林公开表示:“不分远近亲疏、不搞论资排辈,坚持事业取人,确保人尽其才。”湖北省军区把“能不能适应新体制、履行新职能、担当新使命”作为选拔干部的重要标准,深入了解交流干部专业、经历、能力等要素,最后优中选优,精准选用干部。

  交流过来就委以重任的,张云德并非个例。多次完成护航和远海巡航任务的潜艇部队指挥员钱德海、有指挥岗位和院校讲师复合经历的黄长清,分别安排到军分区担任主官。

  诸军兵种血液的输入,使改革后的省军区多了一些“联合编成”的味道。当“空军蓝”“浪花白”“橄榄绿”融入国防动员系统大家庭,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这是湖北省军区思索的又一课题。

  春节刚过,一场声势浩大的破除“和平积弊”教育整顿活动在湖北省军区全面展开。去年刚从陆军军械士官学校交流到房县人武部任政治委员的万启武,走上讲台向全省军区官兵作示范性讨论。拥有多年教学经验的万启武,创新运用结构化讨论中鱼骨图法作深刻剖析,令全体官兵耳目一新。

  相比交流干部的“进”,文职人员的“转”同样是省军区系统挑选优质“运动员”的焦点和难点。

  记者了解到,省军区系统改革后,编制员额大幅缩减。在湖北省军区,仅正营职干部超编率高达61.1%,由于岗位受限,他们大多数将面临退役、转改。军委国防动员部从国防动员事业长远出发,通过现役转改文职的方法把他们作为骨干保留下来。

  今年以来,湖北省军区创新思路举措,紧紧扭住政策宣讲、教育引导和正向激励等关键环节,引导官兵走出认识误区,最大限度释放政策“红利”。截至2月底,军委国防动员部分配湖北省军区的百余名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指标任务就全部完成,是今年全军第一批完成预定计划的省军区。

  找准“新跑道”——

  专司主营国防动员,但备战打仗这个指向始终不能变

  每天早上8点,湖北省军区例行的交班会准点开始。随着视频会议系统的开启,一张巨幅作战指挥图映入眼帘。湖北省军区机关干部说,忙碌的每一天几乎都是从面对这张作战指挥图开始的。

  “对着作战指挥图交班,是今年湖北省军区的一项小改进,目的是提醒大家从上班第一秒开始,多想与打仗有关的工作,少干与打仗无关的事。”谈起初衷,湖北省军区司令员马涛说,国防动员系统改革落地后,省军区专司主营国防动员,协调特点更加突出、服务特色更加明显、保障性质更加鲜明,但不论是常备还是后备,都要做好备战打仗准备,备战打仗这个指向始终不能变。

  3月下旬,湖北省军区第一季度军事训练考核如期进行。考场一角,几位佩戴“红袖标”的特殊人员,端着微型摄像机来回游动。据介绍,这些“红袖标”大多是基层单位中选拔出来的监察员,这些监察员深入一线跟考跟评,瞪起眼睛查找问题、指名道姓通报不足,专门和弄虚作假行为“较真”。

  记者了解到,为杜绝省军区过去在军事训练中存在的“平时不练、年底突击”等功利化训练现象,湖北省军区从今年起,把考核贯穿全年,并作出硬性规定:对军事训练考评未达到优良成绩的,在评优晋职等方面实行一票否决。从“一锤定音”到“锤锤定音”, 改革后的省军区,备战打仗导向愈发凸显。

  考官与考生较真,也有人在和自己较真。

  夜已深,十堰市军分区办公楼依然灯火通明,许多机关干部正在利用晚上空闲时间读书“充电”。军分区政治工作处主任汪精灵研读的是《不流血的战争》,这是一本关于网络攻防方面的书籍。汪精灵坦言:“过去,最感兴趣的是鸡汤类、文案类书籍,考虑最多的是怎么把材料功底练扎实;部队改革后,省军区职能任务拓展了,感觉最缺的是前沿军事理论,这种本领恐慌感倒逼自己加班‘充电’。”

  感到本领恐慌的不止现役官兵。4月下旬,该省军区组织全省国防动员集训。看似平常的一次普通业务培训,却吸引了包括省委书记、省长等在内的省市县三级数千名县以上领导干部前来参训。

  地方领导为啥如此看重?湖北省人民武装动员办公室主任周绪铎一语中的:“国防动员改革后,未来动员支前的空间大了,责任也更大,不能还停留在过去老思维抓动员,不跟进学习必然会掉队!”

  卸除“旧羁绊”——

  稳妥解决“尾巴”工程,迈步新时代国防动员事业的新征程

  根据中央军委命令,自2017年12月29日零时起,全军干休所统一划归省军区领导管理。

  号令一出,全军闻令而动。转隶不难,但实现顺利接管却非易事。这次调整改革,湖北省军分区分别从空军、海军、火箭军,以及战略支援部队等军兵种部队接收干休所20余个,再加上原有的数十个干休所,数量多,驻地分散,遗留问题错综复杂。如不及时研究解决,干休所一起步就要面对种种问题。

  而在另一头,老干部和家属也在担忧:干休所整体转隶移交后,服务保障标准会不会降?脱离原有军兵种管理体制,困扰多年的矛盾纠纷还有没有指望得到彻底解决?新官会不会理旧账?

  “旧账”到底该怎么算?湖北省军区党委用“三个决不让”作出回应:遗留问题照单全收,决不让移交单位为难;服务保障标准不降,决不让老干部失望;矛盾症结全力解决,决不让干休所负重前行。

  武汉第七干休所老干部家属魏桂林没想到,她刚提出安装家庭护理系统的诉求,机关就派人上门协调落地,网络巡诊急诊终端直通床头;武汉第十干休所的老干部们也没想到,单位转隶没多久,困扰他们多年的住房收尾工程就有了眉目,在过渡点居住了足足5年的老干部重新看到了希望。

  4个月过去了,记者透过建账销号簿看到这样一份厚重的成绩单:截至4月底,湖北省军区干休所系统历史遗留问题从刚接收时的79个,减少到目前的23个,相当于每两天就成功解决一项遗留问题。

  同样在“割尾巴”工程中取得重大突破的,还有军队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根据全军统一部署,省军区系统承担驻军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军地协调任务。湖北省军区保障局局长毛洪山说,有偿服务项目存量基数大、涉及民生广、历史成因复杂,这个问题解决不好,部队其它各方面的建设也势必受到干扰。

  针对省军区系统摊子大、停偿项目多、类型杂的实际,湖北省建立了军地协调机制,地方政府全力支持,人民群众理解配合,军地合力拿下了一场场停偿攻坚战。

  3月29日,湖北省军区停止对外有偿服务专班领导小组办公室再传喜讯:随着湖北省军区最后一个停偿项目尘埃落定,标志着这个省军区的1414个项目关停和52个委托管理、置换移交任务全部完成。

  (李  军  何武涛参与采写)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27日 06 版)
(责编: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