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飞行员上中国航母练起降?专家:可能性很低

2018年07月23日08:36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21日刊文称,随着俄罗斯唯一一艘航母“库兹涅佐夫”号进入干船坞进行大修,俄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将无法在舰上进行训练。有俄专家提议,俄飞行员可以在中国航母辽宁舰上进行起降训练。而中国专家认为,除了技术因素以及双方军事互信程度以外,这也取决于中国有没有足够时间将自身航母甲板留给俄飞行员使用。

俄航母飞行员将“无舰可降”

《国家利益》的文章称,固定翼飞机在航母上降落是一种“容易遗忘的技能”,俄海军如果没有找到替代航母起降训练的方案,到2021年或2022年,当“库兹涅佐夫”号按照预期正式返回舰队时,俄海军很可能失去这种能力。克里姆林宫希望本国舰载机飞行员可以在克里米亚的尼特卡岸基舰载航空兵训练设施进行训练,以保持俄海军飞行员的基本技能。然而,俄罗斯人似乎意识到,这种训练无法替代在真正航母上起降。

俄罗斯一家媒体的军事记者弗拉基米尔·图奇科夫在最近的专栏文章中写道,如果未来5年俄舰载机飞行员没有从航母甲板上起飞哪怕一次,俄罗斯仅有的航母飞行员的任何飞行技能都将崩溃,无论是否使用尼特卡模拟训练设施。报道称,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国防记者和专家,图奇科夫预测,基于俄罗斯造船厂管理大型项目的能力,“库兹涅佐夫”号的现代化改造将不可避免地延迟。“事实是,即使根据俄国防部的计划,‘库兹涅佐夫’号的修复和现代化也有可能被推迟,直到下个十年的中期。”图奇科夫写道。

这意味着俄罗斯将不得不寻找一些替代方式来训练舰载机飞行员。在图奇科夫看来,解决方案显而易见:克里姆林宫必须与北京达成某种协议,这将使俄罗斯飞行员有机会在中国海军的辽宁舰上进行训练。

技术问题有待解决

《国家利益》的文章认为,这对双方都有一些明显的好处,它将为俄中海军飞行员提供相互学习,分享战术、技术和程序的机会。中国允许俄罗斯人在辽宁舰进行训练也不是一个巨大的牺牲,辽宁舰主要用作训练载体,特别是现在中国第一艘本土建造的航母正在接近形成作战能力之时。

实际上,这种方式在西方国家确有先例。例如,由于法国“戴高乐”号航母去年大修,美国允许法军飞行员在美国航母上进行训练。今年3月法国海军开始派出飞行员和地勤进驻美国航空站和航母,法国“阵风”战斗机5月在与美军的一次联合演习期间降落到“尼米兹”级航母“布什”号上。

一位中国军事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唯一的航母开始入坞大修,确实会对俄罗斯飞行员保持战斗力带来很大困难,特别是保持着舰资质。航母是运动的,同时伴有横摇、纵摇以及甲板风等,这些都是陆上模拟基地很难模拟出来的。所以,舰载机飞行员必须在航母上起降才能保持基本技能。美国舰载机飞行员在间断一段时间后重新上舰,都要重新考核上舰资格。

专家表示,辽宁舰是在俄罗斯“库兹涅佐夫”号航母未完成的姊妹舰“瓦良格”号船体基础上翻新建造的,与俄罗斯航母的大部分布局相同。而歼-15也和苏-33在机体上有一定渊源,这为俄机在中国航母上降落奠定了一些技术基础。但两国航母和舰载机还是有一定不同的。俄飞行员驾驶俄军机在中国航母上起降还有一些技术问题要解决。比如,在航母上起降需要舰机协同,但辽宁舰的舰上设备和歼-15的机载设备是中国标准,辽宁舰与俄罗斯苏-33、米格-29K之间的兼容性还有待检验。辽宁舰的航母甲板倾角与库舰也不完全相同。中俄双方飞行员的驾驶习惯和着舰方式存在差异。另外,后勤和技术保障方式、指挥模式、口令、手势也不尽相同,还存在语言障碍等,对于要求精密的航母操作来说都是不小的问题。相对而言,美法同处北约体系下,这种障碍就小很多。但总体来看,俄机在辽宁舰起降的技术问题是能解决的。

考验中国的“开放性”?

《国家利益》的文章认为,图奇科夫的观点确实有一些优点,但很难说北京对这样的观点持什么样的态度。“随着华盛顿对这两个大国施加压力,俄中关系越来越紧密,北京可能会对这种安排持开放态度。但这是一个很大的开放性问题。”

中国专家表示,目前这个建议只是俄个别专家的一种呼声,俄官方尚没有提出这一请求。专家表示,这首先考验的是俄罗斯人的开放性。如果俄罗斯飞行员驾机到辽宁舰训练,肯定要按照中方的规程来,遵守中方要求,接受中方考核,而不是简单地把甲板“租借”给俄军。之前一直在军事合作中追求主导地位的俄罗斯首先得接受这个现实。其次,中方要评估风险问题。俄航母在叙利亚作战期间,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有两架舰载机坠毁,俄舰载机飞行员的起降熟练程度还有待观察。如果因为俄罗斯方面的失误发生事故,影响中国舰载机飞行员的培养计划,就得不偿失了。第三,也是最主要的问题,是中国的训练资源问题。目前,中方只有辽宁舰一艘正式服役的航母,首艘国产航母已经开始海试,交付海军只是时间问题,建造更多航母的呼声也很高。这就需要大量舰载机飞行员。辽宁舰以及第二艘航母肯定要以满足中国海军舰载机飞行员训练为首要任务,而且这个任务目前来看还很急迫。有没有足够时间留给俄军飞行员,还要进行精确评估。

中国专家表示,目前俄方的这一需求并不急迫,毕竟库舰多年后才能大修完毕。这段时间俄舰载机飞行员无上舰作战需要。俄罗斯舰载航空兵现在可以进行其他课目的训练,待库舰即将大修完毕时,再考虑飞行员的上舰资格问题也不迟。(李 强  刘 扬)

(责编:张凌博(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