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官兵的“理论翻译”

2018年08月28日08:24  来源:解放军报
 

  今年“八一”期间,发生在北京卫戍区某装甲团修理连的一则故事颇耐人回味:

  退伍老兵高圣佳回到连队参加活动,临走前突然向连长王振虎“请求”一件礼物——一本王振虎阅读过的《为什么是毛泽东》。而这本书正是高圣佳退伍时赠送给连长的纪念礼物。

  这本价格并不昂贵、市场上随处可以买到的书,到底有何奥妙,让高圣佳念念不忘,想要“物归原主”?

  “奥妙就在书上有连长的笔记!”高圣佳退伍前曾是连队文书,他向记者透露,“连长每本书都会认真读、用心记,他的这些笔记才是我想要的真正‘宝贝’!”

  在北京卫戍区,提起某装甲团修理连连长王振虎,几乎无人不晓:这个连长了不得!理论学得好,连队带得硬!

  王振虎当连长5年,连里4人先后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23人获得高级技工以上资格认证,连队连续5年被评为“先进连队”。他个人也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

  曾有人询问这位优秀连长的带兵秘诀,王振虎不假思索地回答:“就是要扎实学好党的创新理论!树高千尺源于根深千尺。军事素质就是树干,党的创新理论就是树根,根扎得越实,树干才能越挺拔。”

  初秋时节,记者走近王振虎,真切感受到他对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的热情。

  常常凌晨5点不到,王振虎就起床了。收拾好被褥,然后拿上一本理论书认真地读起来,直到起床号响,连队出操。

  “连长这样学习是常态,即便前一天加班到深夜,第二天依然如此。”连队官兵说起连长,脸上无不带着敬佩的神色。

  “我就是从看连长的那些笔记,开始慢慢爱上理论学习的。”退伍老兵高圣佳刚入伍时对理论学习的态度是:宁愿多跑几圈,也不愿“多翻一页”。但作为连长身边人,他渐渐发现,连长王振虎不仅早上读一点,午饭后、晚上睡觉前也要拿起书本,不是摘抄,就是写体会。久而久之,连长“手不释卷”的身影默默感染了他,后来,他也拿起一本连长做过笔记的理论书津津有味地读起来。

  “正是连长的这些笔记,成了我打开理论之门的金钥匙。”如今,退伍后的高圣佳已经从一名普通员工成长为单位管理者,而他将自己的成长感悟归于王振虎的一句笔记:“眼光到不了的地方,理论可以。”

  因为认真,所以较真。2017年10月,王振虎在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哲学论述摘编》一书时,对其中第253页出现的“份配”一词发生疑问,经多方考证,他判断此处可能为错情。他按照书上提供的联系方式,将电话打到了出版社。出版社领导对王振虎反映的情况很重视,立即安排人员核对,最终确认“份配”应为“分配”。

  “理论束之高阁没有生命力。作为连队党支部副书记,我要当好官兵的‘理论翻译’。”王振虎说。

  “连长讲的理论不空洞,容易懂,也容易学。”周国庆是连队的修理大拿,只要跟坦克底盘有关的故障,很少能难得倒他的,唯独除了理论学习。

  有一次,王振虎和周国庆班组进行坦克上装甲板的拆装。只见周国庆让其余人控制吊臂,而自己独自站在上装甲板一旁,等吊臂一抬起,他立马用右脚猛地“踹”下装甲板与车体间的一个螺栓,只听“吭哧”一声,上装甲板便被稳稳吊起。王振虎让他讲讲为什么要“踹那一脚”,周国庆讲不出来,只说了句:“以前班长教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就是咱们经常说的‘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的关系。”休息时,王振虎结合操作谈了起来:“上装甲板的这个螺栓虽然小,但它是主要矛盾,因为你不解决,装甲板就拆不下来,因此其他的都是次要矛盾。而咱们周班长就是解决主要矛盾的人,只有将这两者放到一起,才能让实践顺利进行……”

  “还真是这样!”周国庆猛拍一下脑袋,仿佛开了窍。

  “理论的价值在于实践,学习的目的在于运用。”王振虎在真学真信真用党的创新理论的同时,也让党的创新理论在官兵心中不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法士特变速箱的双副轴齿轮对正一直是困扰修理工的技术难题,如果有丝毫误差,就会损坏甚至报废变速箱。学理论“上瘾”的王振虎主动到大型汽修厂向老师傅请教“十字线”对正法,并带领官兵自主研发出“运输车全电路试验平台”,不仅为团队每年节约维修经费130余万元,还获得国家专利。

  既懂军事又通理论,王振虎带出了一批训练出色、思想过硬的修理尖兵,为改革强军汇入了源源不断的正能量。(周景红 闫磊 钱晓虎)

(责编:王健(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