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转变,新兵才会跟着改变

2018年09月02日09:41  来源:解放军报
 

  今年新战友入营前,新疆军区某团组织新训干部骨干集训,去年带过新兵的九连下士杨炀又报了名。

  杨炀去年开始带兵时并不太顺利:新兵下连考核,班里出现了好几个病号,其中有的战士崴了脚、有的战士胳膊脱了臼……当时杨炀感慨:“现在的兵真不好带啊!”

  “兵不好带!”杨炀的观点让一些老兵产生共鸣。大家围坐在一起讨论时,纷纷感叹:“00后都进军营了,有代沟,确实不好带!”

  可是连里面兵龄12年的周班长却将新兵班各项工作梳理得井井有条,全班氛围融洽,无论日常训练还是周末休息,大家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对比周班长带的班,杨炀觉得两个班的差距大概从新兵刚来时发生的一件小事就已经开始了:新兵刚刚报到完毕,杨炀就集合全班开会,宣布部队纪律,禁止这个,严禁那个,全是不准许的事儿;而周班长却是允许大家用班长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允许拍了照片寄回家,允许课余时间吃家里带的小零食,允许……全是允许的事儿。

  “其实事儿都差不多,一正一反地说,效果却大有不同。还是周班长厉害!”现在的新战友大多是独生子女,个性张扬、倔强,有较强的自我意识,来到部队,生活环境受到约束,越是禁止和封堵,往往越会导致较强的逆反心理。杨炀管理越是严格,列兵小野却越不受教,他还经常跟班长“顶牛”。后来,杨炀上报小野为“连队重点关注对象”。被另眼相看又被拉着去看心理医生,一度让小野感到“压力山大”。

  “引领新战友走好第一步很关键。”杨炀认识到,带兵不能颐指气使,要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待每一个兵,严厉的同时更要保持激励,应该从认知上走出旧观念。时代在变,兵在变,只有班长也转变,新兵才会跟着改变。

  现在杨炀又报名参选了新兵班长,大伙儿都提醒他:“今年来的兵大多可是00后。”杨炀说:“兵都是好兵,就看带兵人怎么带。现在军队改革,新条令颁布,军人心理健康越来越受重视。许多新兵的心理应激就是简单粗暴的土规定土方法导致的。”

  杨炀当新兵的时候,班长要求特别多,上厕所时间不能超过2分钟,结果“人多坑少”时间紧导致杨炀和另一名战士精神高度紧张,后来随着工作节奏加快,就时常便秘……

  “去年模仿我的新兵班长的带兵方式带新兵,结果证明行不通。我当新兵时最讨厌班长的那些事情,这次我半件都不会带给我的兵,而我最喜欢班长的那些事情,我也想一件不落地传给新战友们。”杨炀表示,这次带新兵,他要弥补去年带兵的遗憾,带着新兵健康快乐成长,自己也收获进步。(侯俊涛 孙振者)

(责编:芈金、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