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俄联合战役演练正式开始

逼真的战场  深度的合作

本报记者  苏银成

2018年09月12日07:3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9月3日,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俄方直升机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进行训练。
  杨再新摄(新华社发)

  图为9月11日,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方导演部进行演习导调。
  新华社记者 樊永强摄

  图为9月6日,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中方参演官兵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陌生水域进行强渡水障训练。
  杨再新摄(新华社发)

  中国军队参加的“东方-2018”战略演习,9月11日在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正式拉开帷幕。在未来几天时间里,中俄两军官兵将密切协作共同上演一场规模空前的战略级联合战役演习。

  作为俄军四大战略演习之一的“东方”系列演习,在俄军演习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东方-2018”战略演习是自1981年苏联“西方-81”演习以来俄罗斯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参演人员超过30万,参演装备车辆3.6万台、各种飞机1000余架、舰船近80艘,堪称“史无前例”。

  

  俄罗斯在俄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组织联合战役行动演练,是自1981年俄(苏联)“西方-81”演习以来规模最大的军演,在俄军演习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俄“东方-2018”战略演习参演人员超过30万,参演装备包括坦克、装甲运输车等车辆3.6万辆,以及各种飞机1000余架。参演部队来自俄中部军区、东部军区,以及太平洋舰队、北方舰队和空降部队。

  根据中俄双方达成的共识,中国军队赴俄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这是中国军队进行革命性整体重塑后首次以军委联合参谋部为主、抽组军委机关相关部门精干人员编成中方导演部赴境外组织联合战役行动演练,也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派兵出境参演规模最大的一次。

  中国军队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参演兵力约3200人,各型装备1000台,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30架,主要演练机动防御、火力打击、转入反攻等课目,重在检验我军在生疏环境下实战能力。

  此次演习,开设中方导演部、联合战役指挥部、集团军战役指挥所三级指挥机构并与俄对应指挥部(所)建立协同关系,联合演练程度达到了新高度。

  此次演习主要呈现如下几个特点:

  演练规模的战略性

  这次演习,我方从战略背景想定与导调,战役指挥和实兵演练三个层面深入参与俄军战略演习,标志着双方军事互信和军事合作水平都达到了新高度。战区派出3200人参演部队、1000台武器装备车辆、30架空军飞机和陆航直升机,与来自俄东部军区、中部军区、海军北方舰队和空天军的参演部队并肩作战,无论从演习规格,还是从兵力规模看,都堪称我军和平时期最大规模的一次海外派兵行动。据媒体公开报道,俄国防部长绍伊古称,这是俄联邦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演习,“东方—2018”将成为“西方—81”以来俄(苏)军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演习。

  演习准备的应急性

  战区受领演习任务,正值战区筹备组织年度联合指挥演习。演习期间,机关工作头绪多,人员力量散,演习筹备时间短、节奏转换快。7月17日,军委联合参谋部下达预告通知,战区机关和参演部队就迅即展开预先准备;8月7日至10日,战区首长带队赴演习现场组织勘察,研究磋商具体细节和矛盾问题;8月15日,正式接军委赴俄演习的电报,战区参演部队依令而动,并按照战区首长明确的一流的标准、一流的素质、一流的组织、一流的演习、一流的作风、一流的纪律、一流的保障“七个一流”总体目标,全面组织展开兵力投送、人员培训、通讯保障、帐篷筹措、器材准备、装备检修、油料供给、医疗救护等相关准备工作。从8月16日第一个列车梯队起运到29日最后一个空中梯队落地,在短短14天内完成14批次27个列车梯队、3个空中梯队的跨境运输任务。

  演习任务的阶段性

  “东方-2018”战略演习区分为跨境兵力投送、指挥机构演练、实兵行动演练和沙场检阅4个环节。跨境兵力投送阶段主要演练梯队装载、跨境机动等内容,重在检验远距离跨境投送能力;指挥机构演练阶段主要演练定下防御初步决心、综合分析判断情况、定下反攻作战决心、下达作战命令等内容;重在检验联合作战筹划和组织指挥能力;实兵行动演练阶段主要围绕抗敌进攻、强渡水障火力突击、进攻准备、转入进攻等展开,重在检验部队在生疏环境下实战能力沙场检阅阶段主要采取阅兵式和分列式的形式,由双方指挥员共同检阅参演部队,旨在提振官兵士气、展示昂扬精神风貌。

  指挥作业的独立性

  在中俄联合导演部的导调下,战区与俄东部军区分别成立联合战役指挥部,分别指挥各自参演部队完成联合实兵演练行动。与以往中俄联合军演“一个帐篷内作业”“一个平台上指挥”有较大区别。这次演习是参演双方“分头指挥”“各自为战”,根据联合导演部下达的作战任务,在共同作战背景下,各自定下作战决心、拟制作战计划、组织战役协同、展开防御部署,并在各自作战区域指挥部队完成机动防御、火力打击、转入反攻等实兵行动,在同场竞技、协同作战中体现指挥艺术和指挥能力。

  实兵演练的计划性

  虽然演习规格层次高,参演军种多、兵力规模大、组织协调难,但从实兵演练总体兵力方案看,整个演练行动的计划性比较强,组织流程及实兵行动相对稳妥可控。我参演陆军、空军和陆航、炮兵部队的实兵行动及火力打击计划,严格按照俄方提供的演练计划组织实施,基本没有随机导调的科目和内容。沙场检阅阶段,受阅单位不打实弹,打实弹单位不参阅,可有效防止因任务交叉造成忙乱。演习结束后,俄方还将单独安排专门区域和时间消耗故障、开封弹药,在防范训练安全问题上有一定底数。

  机构布设的集群性

  根据俄方提供的野战兵营部署方案,军委导演部、战区联合战役指挥部、集团军战役指挥所均配置在楚戈尔训练场1号营区,布设在长约500米、宽约200米的狭长地幅内。这种部署安排,虽然有利于双方沟通联络,有利于内部整体协调,有利于一体警戒安保,但与实战化要求有一定距离。

  近日,记者深入指挥机构和演习现场,实地体验实战化演练的全过程,不时地被战场的硝烟浸染,被炮火的巨响震颤,被官兵的士气感动,被信息化战争唤醒,对“能战方能止战”的感受愈发强烈。

  (本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1日电) 

(责编:冯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