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全新亮相,联战联训提速运行

2018年09月26日08:49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全新亮相,联战联训提速运行

  9月下旬,刚刚参加完俄罗斯“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中方参演部队陆续回撤归建。在这场规模空前的跨国军演中,我军新建成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经受了硝烟检验——军委、战区两级指挥机构首次开赴境外点兵,成功组织陆空联合战役行动演练。回望演习场风云,参演的指挥员们感慨不已:随着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推进,联的壁垒已被打破,战的效能正在凸显。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在改革重塑中全新亮相

  联战联训提速运行书写时代新篇

  突破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健全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指挥机构,领导指挥体制实现历史性变革

  解放军报讯 记者蔡鹏程报道:9月下旬,刚刚参加完俄罗斯“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中方参演部队陆续回撤归建。在这场规模空前的跨国军演中,我军新建成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经受了硝烟检验——军委、战区两级指挥机构首次开赴境外点兵,成功组织陆空联合战役行动演练。回望演习场风云,参演的指挥员们感慨不已:随着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推进,联的壁垒已被打破,战的效能正在凸显。

  “这次,我们切身感受到联战联训带来的成效!”全程参与这次演习作战筹划的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联合训练局局长李红超的话,道出了不少官兵的心声。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军就开始探索联合作战指挥路子。然而,由于体制性障碍未从根本上破除,“联不起来”的问题长期制约着部队战斗力提升。

  历史,被一支如椽大笔的战略擘画改写——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亲自领导和推动我军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一体设计,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撤销七大军区,调整划设五大战区,打破大陆军体制,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实现了我军组织架构的历史性变革,我军体制、结构、面貌焕然一新。

  这是几个具有非凡意义的历史时刻——2016年2月1日,习主席为新建立的五大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同年4月20日,身着迷彩服的习主席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身份,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党的十九大闭幕后的第10天,习主席再次来到这里,就提高联合作战指挥能力作出重要指示。

  统帅千钧授,三军一念同。这些高瞻远瞩的战略擘画,给部队演兵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相对独立的不同军种部队,如今在战区的调度下常态化开展联演联训;过去军区抽组指挥机构时的商请函,如今在战区改成了指挥命令;过去难以共享的数据信息,如今源源不断在战区内诸军种部队间流转;在全军各个方向的演训场上,侦察不再“各自为战”,指挥不再“各唱各调”,火力不再“各打各的”,一个个联合铁拳在能力重塑中淬火而生……

  记者在“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方联合战役指挥部看到,这个由北部战区抽组而成的指挥机构中,身穿海军、空军迷彩服的指挥人员占了一半。目光所及,情报分析处理、筹划火力打击、联合指挥控制、综合后装保障多是军种协同。一位战区领导介绍:“以战领训,以联为纲,我军联战联训正在从过去的‘物理组合’走向‘化学反应’。”

  千军万马看指挥。军委和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常年枕戈待旦,及时稳妥处置各种重大突发情况和组织系列联合演训活动。钓鱼岛常态巡航、南海维权、反恐维稳、重大活动安保……近年来,我军在多个战场捷报频传,离不开统一高效的联合指挥。对此,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军事专家李抒音认为,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已进入提速运行的新纪元。

(责编:黄子娟、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