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外军联合指挥机构

2018年10月09日08:38  来源:解放军报
 

面对风起云涌的新军事革命浪潮,世界主要军事强国普遍把打造现代化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作为军队建设的重点内容和动力引擎。虽然世界各国军事战略、指挥体制、作战指导、军事文化各不相同,但打造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有其共同的特征。

聚焦打仗定权责。信息化社会,关联产生价值,关联创造效益。反映在指挥体系上,就是各级指挥机构权责清晰切割、责权利相统一,以确保各级指挥机构正确行使职权,理顺相互关系,实现顺畅指挥。道理不言而喻,职责清、权限明,指挥机构就可以按职尽责、按权行事、按责协调。为此,主要军事强国都围绕战场作战来界定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职责,以明晰职责定位,集中精力深研打仗。比如,美军以《联合作战纲要》等法规形式,聚焦联合作战指挥职能,将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权责区分为作战指挥、作战控制、战术控制、作战支援4类基本职权,并辅以行政控制权、作战协调权、直接联络权加以补充完善,理顺了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运行的权责边界。俄军鉴于车臣战争经验教训,在继承苏军指挥传统、借鉴西方经验做法基础上,于2010年果断重组建立了西方、南方、中央、东方四大联合战略司令部,出台新《军区条例》,围绕联合作战的筹划准备、组织实施重新梳理界定了11项职能任务,形成了跨军种战区级联合作战指挥机构。

聚焦联合塑架构。系统论认为,结构决定功能,结构影响效率。就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变革而言,大多遵循“功能决定结构”的思路,即依职能分事务、依事务定席位、依席位定人员。新军事革命中,外军普遍把重塑战区级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内部架构作为提升指挥效率的重要抓手。美军历经多次调整,形成了从人力资源到指挥作战等9个部门标准化配置,并以系列联合出版物规范各部门内部运行和信息交互,打造了相对成熟的上下联动、运行规范、快捷高效的战区级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俄、英、日等国也都在建立健全具有本国特色的联合作战司令部。比如,2012年,英军成立联合部队司令部,下辖13个跨军种机构,有效整合各军种作战、情报、网络、训练、作战理论研究等相关部门,直接指挥海外基地部队,缩短了作战反应时间。日本自卫队于2006年设立联合参谋部,隶属防卫省,统管自卫队的联合训练和演习,同时剥夺了陆、海、空自卫队参谋部的指挥权,对下直接指挥联合任务部队,减少了指挥层级,提高了联合效率。

聚焦需求建手段。信息化联合作战的制胜机理是信息主导,突出特征是无网不联、无网不胜。这些机理具化到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上,主要是联合作战指挥手段的信息化。美军在信息化指挥手段建设上一直走在前面,在全球信息栅格基础上,着力打造C4ISR系统,同时融入了K(软硬杀伤)和T(目标获取)新要素,实现了从“看”到“打”无缝链接、战役战术模块与战略战役支援要素的全面融合,有效提升了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态势感知、作战决策和指挥控制节奏。据有关资料介绍,俄军借鉴网络中心战理论,整合“联合仪器制造”集团和“星座”企业集团力量,着力打造各军兵种情报共享、信息兼容的新型指挥自动化系统,以确保“整个战场情况就像电脑中的战略游戏一样呈现在参战人员面前,各种谋划、军力调动和作战安排更加有根据、更加协调统一”。

聚焦能力抓队伍。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战争形态的不断演变,日益改变着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运作方式,压缩着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运行周期,对联合参谋人员的素质要求越来越高。世界主要军事强国在打造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过程中,高度重视高素质联合参谋人才的选拔培养。美军历来重视新技术新理论,但在大力倡导技术变革的同时,更加注重人才培养选拔。早在2000年出台的《2020联合构想》就曾强调,联合部队的核心仍将是由具有非凡的奉献精神和才干的人组成的“全志愿兵军队”,并指出“面对各种各样的任务和技术挑战,军人的适应力、创造力、判断力、超前思维能力以及多元文化理解能力等素质,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同时,美军还广泛采取岗位轮换、实战历练、职业教育、院校培训等多种途径,打造“具备多种技能”的联合部队指挥官队伍。(李美丽 刘孝良)

(责编:芈金、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