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29岁的排长并不老

2018年10月30日08:40  来源:解放军报
 

  自穿上军装的那天起,我就没想过将来有一天会因自己的前路而发愁。

  刚进军营一年多,我参加原济南军区侦察兵比武,便一举夺得了两个第一名,营长、连长见了我,脸上都笑开了花。成为士官,我更创下全营四百米障碍、五公里武装越野等多项纪录,大家看到我,都会竖起大拇指。2016年提干后重返老连队,年龄虽已27,但我压根没觉得自己有多老。能够成为干部,我更加意气风发、干劲十足。

  然而人生总是起起落落,刚干了一年的我就惨遭人生“滑铁卢”。这事儿还得从去年4月说起。部队调整改革,我随连队由侦察兵变成特种兵,本以为离梦想更近,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却在旅里8月份组织的“36人突击队”选拔中迎来了最黑暗的时刻。在负重9公里山地奔袭考核课目中,我拼尽全力,却在离终点不到10米的地方,中暑晕倒了。

  这一倒,便在医院昏迷了3天。在漫长的等待中,我变成了一堆散落的零件,积累已久的训练伤集中爆发,肩膀、腰椎、膝盖,浑身上下、从外到里都让我感到痛苦不已。医生告诉我,这次中暑让我元气大伤,以后要避免剧烈运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也许真的老了。

  回到连队,我待在寝室里不愿出门。面对比我小1岁的指导员、小3岁的副连长,他们真诚的安慰,让我唯有苦笑。“拼命三郎”拼不动了,集训比武搞不了了,我的优势和骄傲被现实打得粉碎。老伤缠身、年龄偏大、恢复困难,我该如何在部队立足?

  忧虑如同盛夏的水草,疯狂的蔓延。好在随着伤病逐渐康复,我焦躁的内心终归平静下来。面对心爱的军装,我告诉自己,既然目标选择的是远方,就应当风雨兼程。我把排长职责工工整整地抄下来,贴在镜子背面,每天照完自己发亮的脑门还不忘看上几眼;我认真研究训练规律,总结经验方法,支委会上,我提出的训练建议均被采纳;我给排里每名同志都制订了体能进阶计划,把自己带兵的经验分享给班长骨干,去年底拿到“先进排”奖牌的时候,我比当年站在全军特种兵比武的领奖台上都要激动。渐渐地,我意识到:我并没有老,因为我有一颗进取的心。

  今年,旅里承办上级的教学组训任务,我被选为教练员。全力备课,反复推演,精心施教,白天我铆在训练场,晚上还挑灯夜战,只为寻求队员能力提升“最优解”。我示范的动作要领和总结出的训练技巧,让来自多个单位的训练尖子都很佩服。按照我的方法,他们练了半个月,成绩就有了明显的提高。

  29岁,我是一名干劲不减、踏实沉稳的排长,不负初心,无问西东。虽然不在比武场上冲锋陷阵,但至少我还能做一名优秀的教练员,依然能找到自己的存在和价值。(蒋开国)

(责编:芈金、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