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大V”的最铁“朋友圈”

2019年01月15日08:56  来源:解放军报
 

“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回想4年多的指导员任职经历,我越来越感受到,作为一线带兵人,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带兵关。

作为基层党代表,指导员应该拥有连队最大的“朋友圈”。连队战士自发建起一个“英雄联盟”微信群,我每天都要到群里溜一溜。表情包里看心情,关注点里看兴趣,有时潜水摸思想,有时出来点个赞,发现“杂音噪音”立马纠偏引正,还经常推送一些深度好文,让连队朋友圈始终充满正能量。渐渐地,我成为连队的“大V”。我的“朋友圈”也成为官兵的知心圈、温暖圈、信任圈。

2017年春节前,我带着几名战士正在挂灯笼,下士小阮突然跑到我跟前哭着说:“指导员,我哥出了车祸,可能不行了。”我边安慰边给他请假,可临近春节一票难求。我当即发动全连官兵一起上网抢票,终于抢到一张火车票,让小阮见上了哥哥最后一面。

青年官兵入网比入伍早,网龄比兵龄长,大多是“鼠标手”“低头族”。作为导弹操作号手,仰望天疆、追随弹道的目光,不能让一个小小的屏幕给绑架了。我从战士酷爱的“王者荣耀”入题,抛出“虚拟的王者和现实的荣耀”这个话题,组织大家讨论辨析,并把全旅最年轻的一级号手杨涛请到台前“现身说法”。从那以后,战标代替了鼠标,战位代替了排位,人人争做练兵场上的“王者”,在某新型导弹操作考核中我连夺得全旅第一名。

网上得来终觉浅,解决官兵的现实问题,最终还要靠网下功夫。营部炊事班战士于富路,入伍前端过盘子、发过小广告、当过健身教练,入伍后三天两头作检讨。改革整编分流到我们连后,就一心等着退伍走人。我心想,就是走也要让他堂堂正正地走。见他体能很棒,我就让他当体能训练小教头,在全连带起一股健身热。旅里组织军体运动会,他代表连队出战“半马”比赛,趾甲盖都跑掉了仍咬牙坚持,最终获得季军。2018年8月底,他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留队转了士官。

这4年,我和连队骨干帮战士们处理过婚恋矛盾、涉法涉诉问题11起,先后为8名考学战士作辅导,也为老班长布置过婚房、当过伴郎。通过这些风雨同舟的情感积淀,战士们切身感受到了组织可靠、连队可亲、干部可信。

旁听感言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当好新时代的带兵人,带好新时代的兵,必须紧跟时代的脚步,摸准时代的脉搏。“穿上军装就是战斗员”,生性腼腆的容科新,“嘴皮子”功夫并不拿手,但爱兵至真至纯,带兵虎劲十足,不仅是网络上的连队“大V”,也是连队官兵情感上的“大V”。(杨永刚)

(责编:赵苑旨(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