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自己的灰烬中再生”

2019年06月24日08:50  来源:解放军报
 

中国代表团参加第三届军运会开幕式。军运会执委会供图

我军跳水选手彭勃和俄罗斯选手萨乌丁在赛后合影留念。范江怀 摄

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东部的卡塔尼亚,背靠皑皑白雪覆顶的埃特纳活火山,面向碧波粼粼的爱奥尼亚海。这里气候温和,风光秀丽,却在历史上多次被火山、地震摧毁,而后又多次重建。“我从自己的灰烬中再生”,卡塔尼亚大时钟上的铭文镌刻下这座城市的历史,也同样记录了第三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举办的不易。

第三届军运会选址一再受挫。原定由美国承办,但美国中途退出,后定于2003年9月13日至20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不过当时西班牙陷入经济衰退,军运会筹备遇到了难以解决的资金和技术问题,最后只得异地延期举行。最后在时任国际军体主席、意大利人詹尼 戈拉上校的不懈努力下,意大利卡塔尼亚出手“救场”,才让这项新兴赛事不至于刚举办了两届便黯然退场。

除了传说、古迹、宜人的气候及美味的佳肴,卡塔尼亚还有完备的体育设施。这里曾于1997年举办过第19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所以尽管筹备时间非常短,卡塔尼亚还是迅速做好了承办军运会的各项准备工作。

2003年12月4日,第三届军运会的圣火在埃特纳火山脚下的马西米诺体育场点燃。筹备仓促使这届比赛项目和参赛人数都比上届大为减少。在为期8天的赛程中,共有来自87个国家的3217名军人,参加了篮球、拳击、自行车、击剑、足球、柔道、现代五项、游泳、帆船、田径、排球11个大项、120个小项的比赛。尽管12月并非举行世界大赛的最佳月份,但许多运动员还是表现出坚韧的毅力和强大的适应能力,创造了一系列新纪录,多达51个代表团斩获奖牌。

在国际军体事业遭遇困难的严峻时刻,中国和俄罗斯等重要成员显示了足够的责任感。我军体育代表团一如既往派出了精兵强将组成强大阵容参赛,共有152名运动员出征意大利,参加8个大项的比赛,共夺得31枚金牌、16枚银牌、13枚铜牌,名列奖牌榜第二位。作为前两届军运会的金牌霸主,俄罗斯代表团派出了多名奥运冠军选手征战军运会,以33枚金牌位列榜首。

意大利本土选手在这次运动会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凭借军队中合理的军事体育系统,意军不少运动员创造了很好的运动成绩,为提高赛会整体竞赛水平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本届军运会上,我军运动员取得了不少新突破。由于时间仓促,我军派出的运动员较前两届有所减少,参赛项目数量也同样有所下降,但在多个项目中取得突破,打破了2项世界纪录、3项国际军体纪录,在世界大赛上首次获得游泳男子项目金牌和现代五项金牌,在军运会上首次获得田径项目金牌。游泳运动员程嘉茹、齐晖分别夺得7枚金牌,创造了国际军体单届个人金牌数的新纪录。

在传统强项游泳项目上,我军就派出了齐晖、周雅菲和程嘉茹等世界名将参赛。在全部36个游泳项目的争夺中,我军游泳选手囊括了女子项目全部17枚金牌,并且打破了多项世界军体纪录。其中程嘉茹和齐晖分别夺得7枚游泳金牌,创造了国际军体运动历史上的奇迹。男选手的成绩同样十分出色,赵涛在200米自由泳和200米混合泳比赛中相继夺冠,实现了我军男运动员在世界军人运动会游泳项目金牌“零”的突破。

第一次参加水上救生的国际大赛,我军选手准备充分,战术得当,表现不俗,四块金牌的含金量相当高——他们打破了水上救生4×50米混合接力、女子100米假人拖带的两项世界纪录,为本届军运会增色不少。

在跳水项目上,我军派出了名将彭勃压阵,顶住了俄罗斯名将萨乌丁的冲击,抢得3金入账,并且将国际军体的跳水竞赛水平提到了一个新高度。

31枚的金牌总数,不仅超越了上届30枚金牌的成绩,并且在军事五项和射击等优势项目缺席的情况下,以2枚金牌之差位居本届赛事金牌榜第二位,显示了我军体育在国际军体领域的强大实力和良好发展势头。

通过本次世界军人运动会,人们都看到了国际军体事业未来的希望。“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举办军体赛事对提升其国际形象的重要性。”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主席詹尼·戈拉上校这样表示。

当然,戈拉上校的乐观是有道理的。作为世界军人之间文化交流的平台,世界军人运动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逐渐提升,越来越成为各国军人欢聚一堂的盛会。(马晶 记者 仇建辉)

(责编:李方园(实习生)、陈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