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整版刊文阐述世界新军事革命在不同领域新发展

2016年03月20日04:53  来源:人民网
 

《人民日报》( 2016年03月20日05版)

当前,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各主要国家加紧推进军事转型、重塑军事力量体系,这将对国际政治军事格局产生重大影响。世界新军事革命主要体现在哪些领域、将呈现哪些新趋势?深入探讨这些问题,对于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实现强军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版几篇文章分别阐述了世界新军事革命在不同领域的发展新趋势。

——编 者

战争形态发展新趋势(大势所趋)

战争形态是指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里战争所表现出来的形状和稳定的运动状态。政治的性质、经济的状况和军事技术的水平决定着战争形态的发展变化。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国际政治博弈的加剧、世界经济的跌宕起伏、宗教文化裂痕的扩展,当代战争形态呈现许多新的特点。

信息主导作用日趋加强。信息技术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直接推动了武器装备的飞跃式发展,甚至强制性地改变着世界军队建设发展方向。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军事技术革命,引发了包括武器装备、军队编制、军事理论等方面的重大变革。信息技术成为局部战争中的主导技术,信息化武器装备成为战斗力的关键物质基础,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成为战斗力的基本形态,信息能力成为战斗力生成和释放的主导因素。如在火力打击方面,武装力量通过各种信息技术,可以实现对打击目标的精确搜索、定位、跟踪和消灭,成倍提高打击效果;在战场机动方面,信息技术为各个作战单元提供实时精准的战场态势感知能力,能够使分散的部队同时远距离攻击目标;在指挥控制方面,掌握信息优势的一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排除“战争迷雾”的干扰,大大缩短观察、判断、决策、执行周期,提高指挥控制效果。

新型作战样式将不断涌现。作战样式是战争形态的重要表现形式。随着战争要素在各个领域的深化发展以及新要素的不断涌现,在传统作战样式的基础上将会越来越多地涌现出一些新的作战样式,如无人作战、太空卫星战、网络攻防战等。在无人作战中,无人机、无人舰、机械战士、无人坦克等将会充斥战场,部分取代有人作战,战争的智能化程度大大提高。在太空卫星战中,为争夺制信息权和制天权,战争双方对卫星的攻防将会成为作战计划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卫星将是太空战中的重心。在网络攻防战中,战争双方将可能采用硬摧毁和软杀伤相结合的方式,夺取网络控制权。

战争主体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在相同的价值观、文化认同及共同利益驱动下,新的超大团体组织不断涌现,恐怖主义组织、部落、海盗、贩毒集团、黑客组织、跨国集团等都可能是战争主体,成为战争的发动者。战争将不只是国家和各种武装集团之间的冲突,而是各种主体之间冲突的聚合。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主体之间的战争、非国家行为主体之间的战争将混合在一起。此外,由于军事技术知识的日益普及和武器的泛滥,发动战争的成本越来越低。一些非国家行为主体可以比以往更方便地获得先进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比如,随着3D打印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个人拥有枪支变得轻而易举。在互联网环境中,各种行为主体也可以更方便地传播理念、招募人员、筹措资金、下达指令。

非对称现象越来越突出。在人类从机械化战争时代向信息化战争时代迈进的过程中,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平衡,各战争主体之间的技术“代差”日益拉大,不同主体间进行战争的手段与方式的差异超过以往任何时代,由此导致战争中的非对称现象愈发突出。无论对强者还是对弱者而言,非对称作战都将是未来的重要选择。在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方面,强国拥有巨大的优势,拥有陆、海、空、天、网等作战领域的主导权,能够以全维作战的方式去打击对手,而弱者则力求通过破坏性手段和装备抵消对方的技术领先优势;在军队组织形式方面,强国军队追求职业化、合成化、模块化,而非国家行为主体的武装力量则追求数量化、分散化、平民化;在战争耐心方面,强国希望战争时间越短越好,不愿长时间地陷入战争泥潭之中,而非国家行为主体则希望打持久战争,通过比拼意志获得胜利。

战争整体时间将拉长。在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内,由于经济利益的相互交织特别是核武器的强大制约,使得有核国家之间的战争成为各方默认的禁区,因此,国家行为主体之间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正式授权的、法律意义上的战争不会再是普遍现象。但是,由于政治矛盾而导致的武装冲突却会此起彼伏,未来战争将更多地表现为未被授权的、未经宣战的武装冲突,战争与和平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在大规模战争之外,一些大国积极利用多种战争手段追求自己的政治利益,代理人战争、介入内战、武装干涉、空袭、封锁等将会成为大国进行战争的主要方式,战争越来越变成“交易用的商品”,高度服从服务于政治交往。由于大国间的政治权力斗争往往具有结构性、根本性和深远性,因而由其产生的武装冲突往往会久拖不决。(作者为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

新领域将成为未来战争的重要战场(势所必然)

人类军事发展史表明,每一次科学技术的进步无不催生新的作战领域。当今时代,伴随着网络、太空、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等科技的蓬勃发展,新一轮世界军事革命的浪潮已惊涛拍岸,全新的作战领域以及相伴而生的战争模式也呼之欲出。作为战斗力的全新增长点,新兴领域将成为未来战争的重要战场,并直接决定战争的胜负。

网络领域将成为世界各国军力角逐的新空间。目前,美、俄、日等国军队已把网络空间作为继陆、海、空、天之后的第五维作战空间。美军2009年就开始组建网络空间司令部,并频繁举行网络战演习,加紧研制网络战装备。可以预见,未来战争完全有可能首先在网络空间爆发,交战双方围绕“制网权”展开激烈争夺,通过后门植入、病毒攻击、远程操作、定时启动等手段进行网络攻击,在短时间内便可获得“制网权”。同时,电磁脉冲武器、微波武器和声波武器将在战斗中对敌网络实施“硬摧毁”。在网络领域的交战中,军用网、国际互联网、电力网、金融服务网均有可能成为双方的角力场。通过网络领域的作战,破坏作战对象的指挥控制、情报信息和防空等军用网络系统,甚至可以悄无声息地破坏、控制敌方的商务、政务等民用网络系统,导致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全面崩溃,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的。可以说,在信息时代的战争中,谁控制了网络空间,谁就掌握了通往胜利之门的钥匙。

太空领域将成为争夺战略全局优势的新制高点。在陆、海、空、天、网五个作战维度中,谁控制了太空,谁就能占据五维作战空间的制高点,就可以实现从感知优势到认知优势再到决策优势的飞跃。从近几年美国主导的几场局部战争看,美军太空部队通过搜集情报、侦察监视、导弹预警、环境监测、卫星通信、全球定位等活动,向作战部队提供了大量的信息支援,起到了“力量倍增器”的作用。除了遂行太空支援任务外,具备直接的太空防御和太空进攻能力更为重要。美国正不断加强太空作战能力建设,对太空作战的有关条令进行修改,加速研制对地攻击和反卫星攻击武器。俄罗斯已经制定太空复兴计划,把战略性空天战役作为未来空天作战的主要样式。英国、法国、日本、印度等国也都在精心打造自己的“天军”。由此可见,太空破袭、太空突击、太空封锁……这些好莱坞大片中的片段,很可能在未来太空战场上的争夺中得到真实呈现。

心理领域将成为未来战争中夺取主动权的关键场域。近年来,随着人类对大脑的感觉、知觉、思维、记忆和潜意识等心理活动规律的研究取得新进展,心理领域作为未来战争中夺取主动权的关键场域,得到了更加广泛的关注和重视。所谓心理领域作战,是指通过对敌方人员的认知、情感、意志等进行干扰或攻击,以此掌握整个战场政治态势、心理走向的主导权,这是迄今为止人类战争的最高层面。现代战争中,战争制胜机理和元素正在悄然改变。作战手段由原来的以攻城略地、歼灭敌方有生力量为主,转变为注重对敌方心理和精神的征服。因此,以心理攻击、心理催化、心理防护为手段的心理领域作战将得到更多展现的机会。当然,心理领域的作战只有建立在强大军事实力基础之上,才能发挥攻心夺志、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极地领域将从“冰点”变为战略博弈的“热点”。极地,指地球的北极和南极地区。过去,由于位置偏远、气候恶劣、难以通航等原因,极地并没有引起各国足够的关注。但随着极地蕴藏的丰富能源逐步被探明,全球气候变暖以及冰川消融加快,使得极地丰富资源的开发成为可能。根据美国地理勘探局估算,北极地区的煤炭、石油、天然气储量分别占全世界潜在储量的25%、13%、30%。同时,极地的战略位置尤为重要,特别是地处亚、欧、北美三大洲弧顶位置的北极地区,是一个瞰制北半球的战略制高点和发动战争或实施威慑的黄金支撑点。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就在北极地区部署战略轰炸机和战略核潜艇。如今,这一世界“冰点”更有可能成为世界大国战略博弈中的“热点”。为赢得极地竞争优势,掌握极地主动权,不仅美国、俄罗斯、加拿大等极地国家纷纷根据各自国家利益制定极地战略,而且一些非极地国家和集团也积极参与极地事务,使得极地地区形势骤然变化。作为新兴战略热点,围绕极地领域尤其是北极地区的国际斗争将日趋复杂和激烈。(作者为国防大学军事思想与军事历史教研室副主任)

下一页
(责编: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