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雷兵清理爆沟泥土差点铲爆一颗雷(图)

2016年06月08日09:12  来源:中国军网
 

  特别关注:边境扫雷

  编者按为了边关青山的安宁

  ■陈小菁

  南国边陲的雷场上,一个年轻的生命离去了。

  6月4日,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扫雷3队下士程俊辉,在执行中越边境第三次较大规模排雷任务时光荣牺牲,年仅22岁。而他只是这群默默无闻与死神共舞的扫雷勇士中的一员。

  有位军事家曾留下这么一句名言:在全球,最难清除的战争痕迹不是倒塌的楼房和毁坏的桥梁,而是地雷。扫雷,无疑是和平时期最具危险性、挑战性的一项任务。

  漫长的中越边境线,道路崎岖,山高林密。然而,青山绿水间,更多的却是标有骷髅头的雷区警示牌,令人毛骨悚然。这些战时遗留的地雷,就如同铁篱笆,竖起了一道道“死亡屏障”,严重威胁边疆群众的生命安全。险重的任务、复杂的地势,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无畏的排雷官兵。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已在中越边境组织过两次较大规模的排雷作业。随着沿边地区的开放发展,尚未排除的地雷隐患日渐凸显。去年11月,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我国在中越边境再一次实施排雷作业。云南省军区迅即组建扫雷指挥部,第一时间出征排雷战场。彻底扫除“雷患”、确保边境安全,成为新时期扫雷勇士的崇高使命和无悔担当。

  人们常把硝烟密布的雷场比作炮火连天的战场。所不同的是,这场特殊战斗中的“敌人”更具变数,也更加难以琢磨,随时都可能致人死伤。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在中越边境6个县70余平方公里的雷场上,400余名排雷官兵不惧艰险、不畏生死、不辱使命,用青春与热血在边陲雷场展现出新时期边防军人的风采,诠释了新一代革命军人的血性荣光。

  不管时间如何流逝,当排雷官兵把一座座绝对安全的青山交给边疆百姓时,他们也会和这座山一起被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

  南陲雷场展现血性荣光

  ——三组镜头透视中越边境第三次较大规模排雷行动

  用探雷器探测到地雷后,官兵迅速进行人工排除。严浩摄

  镜头一:战斗

  ——你就是家里一颗“雷”

  “炸我也就一条腿,炸你可就全没了……”电影《集结号》里,老兵谷子地冒着生命危险为踩到地雷的赵二斗排雷,最终化解了险情。电影里的这个情节,真实地发生在扫雷三队队长蒋俊峰和下士马红宝身上。

  3月17日,马红宝第一次进雷场排雷。爆破扫雷后,雷场上的土层被翻松了20多公分厚。沿着刚刚开辟的安全通道,马红宝走进了雷场。“嘀嘀嘀……”他刚把探雷器靠近地面,探雷器便不停地发出蜂鸣声。他定睛一看,一颗引信裸露的地雷距双脚不足10厘米,随时可能发生爆炸。

  一旁的蒋俊峰见状,立即命令马红宝撤至安全区域,自己用手轻刨泥土,小心翼翼地托起地雷,尔后打开后盖,去掉引信。危险最终化解,两人长吁一口气。

  同“死神”打交道,危险无处不在。3月20日,扫雷二队队长马永信带着官兵在绿春县平河镇雷场作业。爆破排雷过后,副教导员周士兵用铲子把沟里的泥土铲出去,清理爆沟。“快停下,有地雷!”就在他清理了不到50米时,身后突然有人大声喊道。周士兵抬头一看,距离他5米远的爆沟里有一枚地雷。如果不是战友及时提醒,后果不堪设想!

  雷场凶险,扫雷老兵们却从不退缩。在战士们眼里,扫雷四队队长龙泉“不怕死”是出了名的。前不久,战士们挖出三枚地雷,但由于锈蚀严重,起爆管怎么拧都无法拔除。龙泉担心年轻战士意外触爆地雷,赶紧接过“铁疙瘩”,排除了爆炸隐患。但在拆卸最后一枚地雷时,他的左手食指被铁条划破,伤口深可见骨。他让卫生员简单处理后,又继续投入作业。

  “这是我参加第二次大排雷继承的传统,越是情况危险,干部骨干和党员越是要冲锋在前。”但是龙泉的家人却总为他提心吊胆,妻子曾多次“警告”他:“你现在就是家里的一颗‘雷’。”

  在老兵的示范带动下,一批年轻官兵逐步成长为扫雷骨干。扫雷四队一班长陈清服役于第14集团军某团,曾参加过第11批赴黎巴嫩维和行动,在国外执行排雷任务。自去年调入扫雷队后,他已经手把手培养出了9名扫雷能手。

  陈清坦言,扫除“雷患”为祖国边防安全作贡献,这是一种荣誉。“但是与黎巴嫩单一型号的‘雷患’不同,中越边境雷场的爆炸物种类多样,扫除难度更大。”确保全班战友的生命安全,是他现在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下一页
(责编:邱越、闫嘉琪)